培育实体经济 发展良好环境

  我国是个制造业大国,30多年来经济高速发展的态势与制造业的蓬勃发展紧密相关。但我国还不是个制造业强国,现阶段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相当差距。中国工业制成品的进出口额占中国总出口比重的90%以上,但只占世界工业制成品的10%左右,竞争力仍有待提高。

  一方面,我国制造业的发展方式仍以粗放为主,竞争力很大程度上依靠易受外部环境冲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随着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环保压力逐年加大,制造业企业的运营压力与日俱增,同时一些地方对虚拟经济和服务业片面追求,经济走向“脱实向虚”;另一方面,近年来,我国与欧美国家贸易摩擦急剧上升,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外部市场均受到挤压。

  在我国制造业面临内外双重压力的同时,世界上很多国家将目光重新聚焦到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上。几年前,美国政府就提出出口倍增计划、制造业促进法案等。西欧各国也纷纷出台再工业化计划和政策,英国政府公布新的振兴国家制造业的战略计划;法国政府在“新产业政策”中明确将工业置于国家发展的核心位置;西班牙也制定了再工业化援助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通过法案或计划的形式促进制造业发展,同时以多层次、多方位政策部署进行系统性配合。首先是强化贸易保护措施。一些国家所使用的贸易救济手段不断变化,涉及产品范围也不断扩大。比如,加强反倾销及“双反”调查力度;加强技术性和知识产权贸易救济措施;通过修改国际竞争规则或建立新机构来实施贸易保护等。其次,用优惠政策吸引企业回归本土,主要利用税收或补贴等扶持方式。比如,美国取消了把业务转移到海外的美国公司所享的税务优惠,同时为回巢及高端制造企业提供税收优惠。再次,加大高科技技术创新投入。欧美政府持续增加创新投入,并鼓励企业增加高端研发投入。

  目前,我国也把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中之重,积极推进。其中,激发出企业的活力和潜力,培育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良好环境非常重要。

  从企业层面来看,应积极应对国际制造业发展的新形势和新趋势,借助新的信息技术,实现向中高端制造业的升级。一方面,围绕高新技术产业化重点发展领域,开展关键技术的突破;另一方面,要提高企业管理水平和能力,树立企业品牌意识,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

  同时,市场政策决策和制定者的导向尤为关键,应该注重培育适合企业健康发展的环境,以及能实现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高效市场。首先,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强化制造业在工业经济和国民经济中的中心和主导定位。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要放弃短期利益,放眼长远,从根本上改变自身和投映于市场的激励机制,提高治理能力,加强监管能力,挤压企业在虚拟经济投机的行为空间,促使经济“脱虚向实”。

  其次,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要切实下功夫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尤其是一些额外成本和制度性交易成本。进一步加大公开、公平力度,改善企业运营的整体政务环境,以法律为准绳,使行政政策和手段受到应有的约束和监督,实现宏观稳定和一致性,达到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

  最后,夯实发展的基础条件。加大对制造业技术创新的财力投入,通过完善制度使制造业技术创新的融资变得更容易;重视职业教育,整合高校教育资源,强化职业工人的素质教育和实践培训;建立完善的信息交流平台,加快信息交流;整合政府部门、企业、大学和科研机构资源,共同研究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等重大战略问题,探索积极、有效、长效的合作模式。

  (作者: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

标 签:
  • 实体经济,良好环境,制造业发展,高校教育,虚拟经济
( 网站编辑:李悦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