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不移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

  当前,国际形势风云变幻,贸易保护主义思潮抬头,多边贸易机制建设阻力重重,区域经济合作和全球治理机制碎片化加剧,民粹主义、孤立主义盛行,诸多国家宣扬政策“自主”和对外“筑墙”,“逆全球化”潮流涌动,经济全球化面临倒退风险。在这一重要的历史时点,中国把握历史脉搏,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牢牢把握了经济发展的主动权。

  目前,我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实践已取得显著成效。

  ——自贸试验区试水全面开放,硕果累累。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贸试验区挂牌,试行对企业“法无禁止皆可为”、对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制定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和政府管理的“权利清单”。经过三年多持续努力,负面清单限制措施条目数由最初的190条减为目前的122条。自贸试验区数量增加至11个,实现了东、中、西、东北地域全覆盖。对《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进行不断修订调整,2016年修订版首次引入负面清单模式,限制性措施削减至62条。政府简政放权表现出“壮士断腕”般的勇气,2015年、2016年两批共取消214项行政审批,2014年至2016年六批共取消433项国务院部门职业资格认定,市场透明性、可预期性得到显著改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水平显著提升。

  ——“一带一路”进展超预期,打开新局面。“一带一路”提出三年多来,我国坚持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合作理念,积极沟通,务实推进。各国对“一带一路”的认识和理解不断深化,感兴趣的国家越来越多,一些胸怀成见、心有戒备的国家也逐渐改变看法,变抵触为接受,变消极为积极。目前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表示愿积极参与,有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我签署了合作协议。一大批项目实施落地,有些已建成交付使用,开始造福当地人民,彰显出中国这一倡议的吸引力。2016年年底,联合国193个会员一致赞同“一带一路”倡议写入联大决议。在孤立主义、民粹主义盛行的“逆全球化”背景下,诸多国际合作倡议和机制建设举步维艰,“一带一路”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国际产能合作扎实推进,展现新名片。内部看,我国产能过剩及比较优势的变化,导致产业需在更大范围内布局。外部看,无论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加大了对发展工业的重视。依赖农矿油气等初级产品出口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长期陷于贸易逆差之困,又经上轮油气、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冲击,深刻认识到经济结构多元化的重要性;一些发达国家需要拓展外部市场,也欲重振制造业根基。我国深刻洞察国际形势和国际分工趋势,抓住供求衔接的关键着力点,精准发力,收到良好效果。目前,已有哈萨克斯坦、埃及、柬埔寨等20多个发展中国家与我国签署了机制化产能合作协议,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多个发达国家同我国建立了共同拓展第三方市场的合作机制。一批重大项目如亚吉铁路、孟加拉国“中国水厂”、“华龙一号”核电出口等已建成交付,中国技术、中国标准、中国装备成为新时期对外经贸合作的“重头戏”。

  ——积极参与国际和全球合作机制建设,取得新突破。2013年以来,我国自贸区网络建设取得较大进展,签署了中国-冰岛、中国-瑞士、中国-韩国、中国-澳大利亚等自贸协定,完成了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签署的自贸协定总数达14个,涉及22个国家和地区。目前正加快推进RCEP、中国-海合会、中国-巴基斯坦等自贸区谈判,不止地域扩展、覆盖的国家数量增多,而且涉及领域变广,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提升,覆盖货物、服务和投资等诸多领域,涵盖环境、知识产权、产业政策等议题。当前,中国实现了由全球治理参与者、被动接受者的身份向坚定支持者、维护者甚至引领者的身份转换。中国推动APEC贸易部长会议发布了《关于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的声明》,力促亚太自贸区建设正式进入议程,引领制定了《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2015—2025)》。在去年举办的G20杭州峰会上,中国倡导设置贸易和投资工作组,推动了G20贸易部长会议机制化,力促达成《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填补了多边投资缺乏统一规则的制度空白。此外,中国在《环境产品协定》谈判、《信息技术产品协议》扩围谈判,以及《巴黎气候变化协议》签署等诸边和全球事务中的表现也都可圈可点。

  当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推动新一轮对外高水平开放需要持续发力。全面建设高水平开放型经济体系是一项长期事业,每一阶段都有不同的内容和任务,也会面临不同的环境和形势,需要我们坚定不移,积极进取,持之以恒,加力推进。

  要保持战略定力。对外开放很难一帆风顺,内部涉及利益调整,外部涉及国际关系处理,需克服重重阻力,战胜各种困难挫折。尤其是在“逆全球化”潮流涌动的今天,面临的困难阻力更大,质疑反对的声音更高,尤其需要我们把握历史脉搏,看清大势,排除干扰,保持足够战略定力,坚持对外开放不动摇。

  要维持创新魄力。新一轮对外开放不仅面临环境的深刻变化,开放的难度明显增大。过去较长时期的对外开放,我们走的是“摸着石头过河”、先易后难的渐进路径。时至今日,改革进入深水区,开放也进入了攻坚期,触及的往往都是困难地区、敏感领域,既需要创新思维,也需要我们有敢于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的非凡魄力,并且要持之以恒,不是猛冲猛打的“三板斧”。

  要提升监管能力。新一轮对外开放广度、深度、敏感度、交织度都有很大提升,事前审批减少,监管重心后移,而且当前正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国际新秩序构造期及全球规则重塑期,各方面情况异常复杂。步稳方能致远,在复杂形势下,更要提高监管能力,确保开放有序。行政服务和市场监管部门要坚持学习新政策、新规则、新理论,不断提高适应开放环境、驾驭国际规则的能力和水平。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

标 签:
  • 新局面,新秩序,新时期,一带一路,新突破
( 网站编辑:李悦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