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党建|科教|生态|国防|国际|纵横|图书|专题|来稿|论坛|检索|

第18期

《求是》经济编辑部

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的战略转变

——访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主任万宝瑞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这是提高全国人民健康水平的一件大事,为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指明了方向,对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支撑。借此契机,我们采访了国家农业部原常务副部长、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主任万宝瑞同志。万部长对《纲要》和我国食物与营养的现状和未来做了深入解读。  
万宝瑞精彩观点

  记  者:万部长您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指出近年来我国农产品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高,居民营养健康状况明显改善,食物与营养发展成效显著。但是也提到了一些问题,比如我国食物生产还不能适应营养需求,居民营养不足与过剩并存,营养与健康知识缺乏等。请您从国家食物与营养权威机构发言人的角度,对《纲要》出台的背景和意义做一个阐释。

  万宝瑞:这次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这是提高全国人民健康水平的一件大事,为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指明了方向,对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支撑。《纲要》提出到2020年要实现五大目标,包括粮食产量、食品工业发展、食物消费量、营养素摄入量和营养性疾病控制等目标。在我国耕地不断减少、资源环境约束加大、气候影响加剧的情况下,实现上述目标任务是十分艰巨的。

  近年来,我国食物供需总量基本平衡,全民营养健康状况得到明显改善。但依然普遍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一)食物生产不适应营养需求。我国优质食物品种及结构与消费需求结构很不协调,特别是安全有保障、质量有标准、产品有标识的优质食物比重低,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二)面临营养不足与过剩并存。我国城乡、区域之间的居民食物与营养消费水平存在较大差距。相当比例的贫困人口和低收入人群的膳食营养摄入不足,贫血、营养不良发病率仍然较高。近几十年,我国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提高,食物消费结构不断升级,但健康的生活习惯没有跟上,导致营养性疾病发病率不断提高。

  (三)食品质量安全问题已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当前,我国食品质量安全事件屡有发生:部分食用农产品存在农药、兽药、重金属残留超标;食品加工过程中非法使用食品添加剂、加工过程质量控制不严格;农村地区的食品质量安全监管能力薄弱等等。

  (四)不良饮食习惯较为普遍。由于我国膳食营养与健康科学知识宣传普及滞后,营养知识的知晓率和健康行为的形成率较低,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地区、教育欠发达地区和新兴城镇,这些居民的科学膳食消费意识更为淡薄。另外,由于受到不健康的饮食文化影响,大吃大喝陋习屡禁不止,既不利于健康,又造成很大浪费。

  记  者:万部长,刚才您就《纲要》出台的背景和意义做了详细的介绍,那目前我国的食物与营养状况和国民经济的发展有哪些不适应的表现呢?在未来的发展中,国民的食物与营养结构如何从战略层面得到进一步调整呢?

  万宝瑞:当前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滞后于国民经济。主要表现在三点,一是粮食、畜产品、果蔬等主要食物供需不平衡、区域不平衡等问题导致市场波动频繁;二是主要食物生产不能完全满足市场多品种、个性化需求,常常出现短缺与过剩并存;三是食物生产与居民营养需求相脱节,既造成农业资源浪费,又造成营养性疾病发病率不断上升。为此,迫切要求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要进行战略转变:

  (一)由生产决定消费、消费决定营养,向营养决定消费、消费决定生产转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高我国居民膳食营养水平,首先要改变传统的“生产什么、就吃什么”的方式。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要发挥市场在食物生产与消费结构中的决定性资源配置作用,逐步建立以营养需求为导向的现代食物产业体系。由生产决定消费、消费决定营养,向营养决定消费、消费决定生产转变,并进一步探索以营养需求为导向的现代农业发展。

  (二)由吃得饱、吃得好,向吃得饱、吃得好、吃得科学转变。实践证明,居民要防控营养缺乏、营养过剩和营养相关疾病,关键是要掌握科学的营养知识和健康的营养消费理念。我国城乡居民营养知识的知晓率和健康行为的形成率较低,主要表现三个方面:即摄入不足、膳食过量和过分追求食物的精细化与贵重化,从而造成营养性疾病高发。因此,在坚持食物数量安全、质量安全的同时,还要把科学饮食放到同等重要地位,不仅要吃得饱、吃得好,还要吃得科学。

  (三)由传统农产品生产向高端农产品生产转变。随着全社会食品质量安全意识不断增强,必须顺应居民要求和按照《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规定,大力发展安全、优质、有品牌保障的食用农产品,加快推进食用农产品标准化生产及质量安全认证进程。把无公害农产品作为市场准入的基本条件,加快发展绿色食品、地理标志农产品,适度发展有机食品。

  (四)由初级农产品销售向加工食品转变。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居民生活质量提高,生活和工作节奏也在加快,近几年,营养均衡、方便快捷的加工类食品很受青睐。对此,要增强对主食加工化营养的指导,制定米、面等主食产品加工标准,推进主食工业化、规模化发展。加快发展方便食品、速冻食品、调理食品、休闲食品等新型食品工业。

  记  者:《纲要》的颁布给我们国家的食物与营养发展提供了非常强有力的指导,对于推进我国人民养成健康的生活饮食习惯有重要的指导意义。《纲要》出台后,今后最重要的是要确保《纲要》有步骤、有重点、有秩序地推进,您对把《纲要》落到实处又有哪些建议呢?

  万宝瑞:俗话说:民以食为天。确保十几亿人口的食物供给和营养改善,是新时期我国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一件大事。《纲要》的颁布将对我国食物生产、居民营养健康起到重要作用,必须要把纲要提出的要求落到实处。对此,我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把食物安全与营养改善提到地方各级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地方各级政府应把食物与营养工作作为关心群众、改善民生的大事,按照《纲要》确立的目标、任务和重点,结合本地实际,制定当地食物与营养发展实施计划。一方面要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稳定提高食物数量供给和质量安全保障能力。另一方面,加快推进食物发展与营养改善项目的实施,逐步形成以营养需求为导向的现代食物产业体系,促进食物生产消费与居民营养健康协调发展。

  (二)依靠科技着力提升农业和食品加工业综合发展能力。农业和食品加工业是安全优质食物供给的源头。首先,在当前我国农业资源环境约束加大的情况下,必须依靠科技,加快提升单产水平和资源综合利用水平;其次,通过加工装备的改造,新工艺、新设备的开发,逐步提升食品加工业的综合产能水平;最后,通过构建食物供应链管理、物流配送、市场营销、安全监管等服务体系,提高食物加工配送能力和质量安全保障水平。

  (三)加快构建膳食营养改善体系提高居民健康水平。营养改善关系到每一个人的身体健康和生活幸福,它是食物与营养发展的根本出发点。我国应加快构建“定期监测、分类指导、引导消费”的膳食营养改善体系,把营养改善工作纳入公共卫生范围。通过实施食物与营养监测管理制度,对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实施营养干预等措施,解决微量营养素缺乏、部分人群油脂摄入过多等问题,控制营养性疾病增长,基本消除营养不良现象。

  (四)加快普及食物与营养的科学知识。通过政府主导和倡导,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科学普及活动,引导居民平衡膳食、合理营养、适量运动等,大力提高全民健康饮食意识和生活方式。研究设立公众“营养日”,发布适宜不同人群特点的膳食指南、营养手册,倡导科学营养理念和膳食模式,推动健康饮食文化发展。要发挥权威媒体对食物与营养知识宣传的主渠道作用。加强对各类媒体的监督管理,对有关营养健康的出版物和宣传品,建议实行专家审核制。

  记  者: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作为落实《纲要》的主要执行机构,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来保障完成落实工作?

  万宝瑞: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将按照《纲要》提出的要求,做好以下六方面的工作。一是履行好《纲要》赋予的议事咨询职责,及时向政府提供决策咨询意见;二是继续跟踪《纲要》的实施推进情况,推动社会力量对《纲要》进行贯彻落实;三是加强对膳食营养和健康知识的科学普及和宣传,倡导健康生活方式;四是开展对不同行业、不同人群、不同地区的培训指导;五是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开展重大课题研究和典型调研;六是对地方食物与营养咨询机构的工作给予指导,为振兴我国食物与营养事业发挥应有的作用。

万宝瑞

访谈嘉宾:万宝瑞

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主任

访谈主持:郭斐然 张利英 赵雁

《求是》杂志记者

万宝瑞,男,1940年9月生,辽宁海城人。国家农业部原常务副部长、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现任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 [详细]

2014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14—2020)》,这是提高全国人民健康水平的一件大事,为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指明了方向,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支撑。近年来,我国农产品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高,食物供需基本平衡,食品安全状况总体稳定向好,居民营养健康状况明显改善,食物与营养发展成效显著。但是,我国食物生产还不能适应营养需求,居民营养不足与过剩并存,营养与健康知识缺乏,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这是我国发布的第三个食物与营养纲要,前两个分别是《九十年代食物结构改革与发展纲要》、《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01-2010年)》。这也是我们几代食物与营养专家共同努力奋斗的成果。三个《纲要》都是以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的专家们承担的国家有关重点项目多年研究工作为科学基础,都是由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的专家提出建议,经过国务院三任主要领导批准,由主管的部委组织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的专家起草,经过政府部门主管领导、科技专家、企业家广泛讨论,最后由国务院及其有关主管部门颁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