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党建|科教|生态|国防|国际|纵横|图书|专题|来稿|论坛|检索|

第18期

《求是》经济编辑部

中国人需要一场膳食革命

——访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这是提高全国人民健康水平的一件大事,为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指明了方向,对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支撑。借此契机,我们采访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程院王陇德院士。王院士对《纲要》和我国居民膳食结构的现状和未来做了深入解读。
王陇德精彩观点

  记者:王院士您好,我们国家现在老年人平均寿命很高,但是健康寿命只有50周岁,许多老年人甚至青年人都不健康,或者患病,或者偏瘫,而这些疾病的控制,最主要的还是要从生活方式上来调理。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这个纲要也是侧重引导人们形成科学饮食习惯。就此,您有什么自己的看法?除了像《纲要》这样的指导性文件,在国家政策上还能做哪些工作呢?

  王陇德:是的,现在有很多的疾病,可以说不是“急病”,而是“慢病”。导致这些“慢病”出现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长期形成的不正确的生活方式造成了基础病变。慢性病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因此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不是突然就出现的,而是血管经过长时间的变化,才导致疾病的产生。现在“中风”已经是国民第一位的死因。“中风”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出血,如高血压引致脑出血,所以影响脑功能,“中风”了、偏瘫了;另外一种就是缺血,血管硬化了,斑块形成了,血液过不去了,特别像颈部血管。有很多人颈动脉里边形成了斑块,通过血管造影来看,有些人的血管90%的狭窄,血流像一条线一样通过这个地方,导致脑功能不能正常运行。

  另一方面,整体来说,慢性病也是影响国民健康最大的问题。从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采取一些防控措施,比如说,控烟的问题。关于烟草的危害,国际上几十年的研究结果是非常明确的。最近美国政府又发布了关于控烟50年的一个新报告。几十年来,研究证明,吸烟不仅可以引发肺癌一类的疾病,更会引发像心脑血管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多种疾病。所以,对于中国来讲,吸烟造成的问题实在是太严重了,因为中国现在是烟草第一生产大国,吸烟率居高不下,每年因烟草引发的死亡高达100多万。同时这个趋势还在继续发展。对于控烟的问题,去年年底两办发布通知,要求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所以我们今年提出全国两会是不是应该贯彻这样一个指示。同时,我们希望在今年能够尽快制订公共场所禁烟法。在法律的规范下,控烟措施就可以有效执行了。

  “中风”是中国人的第一位的死因。而且它无论是发病率,致残率、复发率,死亡率,都非常高,所以我们叫它四高性疾病。“中风”最容易引发偏瘫,还会引发失语或者失明。“中风”给家庭和社会造成了非常重大的经济损失。而这个疾病的主要病因就是高血压。高血压的患病人数现在增长非常快。2002年,全国健康调查的时候,估算国有病人1亿6千万。去年年底卫生计生委发布2012年的疾病监测数据,上升到3亿3千万,10年翻了1倍多。高血压这种病,我们目前的控制率非常低,不到10%,90%多的病人血压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就容易引发“中风”。如果加强干预,是能够控制在一个比较好的水平的。当然,这一状况和我们的很多政策也有关系。最近,我们做了一个大人群的前瞻研究,筛查结果表明,近些年的患病率上升很快,同时农村的“中风”患病率高于城市。另外农村大部分人的医疗保险覆盖水平很低,很多人的血压并没有控制。所以在今年的两会上我提了一个建议,希望国家能够出台一个免费使用基本药物治疗高血压的政策,让农村的患者可以放心的治疗。同时我们现在的研究显示,使用规范组方去治疗控制高血压的费用是十分低廉的。一个患者用两种药联合治疗,1年花费20多块钱;如果四种药联合治疗,一年花费50块钱左右,这样一来,高血压完全可以很好地控制。如果真的能出台一个这样的政策,那么对于预防这种重大疾病,提高国民的生活质量,生命质量是有巨大帮助的。

  记者:“中风”一直以来被视为老年人的专利病。然而近年来,各大医院的“中风”病房里,20—40岁的“中风”患者越来越多见,和很多老年病一样,“年轻化”成为“中风”的新特点。可以说,慢性病预防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这主要是什么原因?对于慢性病防控,除了政策上的支持,我们是否还要进行一些知识的普及和宣传呢?

  王陇德:我们统计了全国6万多“中风”住院病例,50%是65岁以下的。现在好多30多岁的年轻人“中风”,主要原因就是血压控制不好。很多人片面的认为血压高一点,无非就是头晕,不舒服。实际上如果长期血压控制不好,就会在血管分杈的地方,特别是脑血管分杈处,慢慢鼓起来一个包。这个包就跟孩子玩的气球一样,第一次吹不破,多吹两次就会容易出现破裂的现象。比如突然出现一次情绪激动的情况,或者血压没有控制好,很容易造成脑出血。脑出血所造成的“中风”,残疾率非常高,病死率也非常高。现在40、50岁这个年龄段的国民危险因素太多,比如说生活很不规律,膳食也不注意,平时既不活动,也不锻炼;工作压力又大,经常熬夜、吸烟、喝酒,好多危险因素聚在一个人身上,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如果照这样持续下去,估计今后20年慢性病病人会增2到3倍,后果不敢想象。目前具备“中风”高危因素的人群大量存在,所以快速增长的情况会在今后的10年出现。国家要尽早的采取措施来应对这个问题。

  知识的宣传和普及是很重要的一项基础性工作。因为要改变国民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首先要进行科学知识的普及,增强健康生活的自我意识。教育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实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学校教育。生活习惯和行为,得从小教起。俗话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学前教育之前,由于家长知识缺少,对健康生活的教育自然就缺失。等到进入幼儿园,这些基本知识老师也很少普及。对比国外的幼儿园,吃一顿饭,就会让孩子认识到这顿饭包括了那些必须的营养,我们应该吃点什么,平时生活里又应该注意些什么。对于这些基本的知识我们还是涉及的比较少,所以学校及学前教育是一个很大的短板。去年全国人大检查传染病防治法执法情况,发现全国中小学没有统一的传染病防治教材。所以,我们也给国务院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要经常性地让媒体宣传科学健康的知识。虽然各个电台、电视台都在办健康养生知识,但是很多内容并不完全正确,有些讲的也不科学。这项工作应该怎样组织管理?哪些科学的知识需要普及传播?都需要思考探讨。这次《纲要》里提出要研究确定公众营养日。营养日的确定,会对宣传工作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同时,因为宣传工作应该经常举办,所以我们非常愿意和媒体沟通,与媒体协作,通过媒体覆盖面很广的特点,达到扩大宣传的作用。把知识教给老百姓很重要,国家得重视这项工作。多年没有健康教育专项,直到前年中央财政才第一次设立。这些事就得政府管,这是政府的责任。以往一些官员认为,生活方式和行为,这是个人的事情,政府没法管,因此也没有专项资金去支持。现在这个问题逐渐被政府所认识到。但是在地方上还没有达到全面认识的程度。这么大国家,仅靠中央是不够的。所以需要开发地方的领导层,让他们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记者:之前有好多人在讨论慢性病,说是现代病,也有人说富贵病,营养过剩,这是不是说我们现在这个状况,就比之前那种吃不饱饭,或者刚吃饱饭的时候,更危急呢?

  王陇德:确实很严重。以前我们处于短缺经济的时候,肉、油都是控制的,因此那个时候慢性病就很少。现在我们提倡的这种健康生活方式,归根到底还是要控制像油、肉,这样的高热量食物摄入,提倡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生活方式。为什么最近调查农村“中风”率很高?就是因为大部分农村经济发展快,特别是发达地区城乡接合部的农村。生活条件变好,生活水平提高,但是不知道怎么去合理膳食,所以肉、油这些食物的消费量就会增加很快。再加上,以前在短缺经济的时候,没有冷藏条件,很多食品都是靠腌的,所以人们养成吃咸的习惯,然而盐过剩是和高血压的发生有密切联系的。肉、油,这些东西吃着确实比植物性食物要香,因为从基因上来说,长期以来人类就是和食物的短缺、饥饿做斗争,而像肉和油这些东西热能很高,特别耐饿,所以人类就喜欢吃这些东西。同时植物性食物的摄入越来越少。这样一个变化,促进了慢性病的快速增长。

  记者:我们小时候接受的理念是每天吃多少肉、蛋、奶,现在还提倡吗?那水果的功效是否很大呢?对慢性病的预防和控制是否有效果呢?

  王陇德:一般来讲,对肉、蛋类主要限制数量。像鸡蛋,每天都应该吃,不吃是不对的。但是每天一般不要超过1个。最多不要超过两个,年轻人也是。中年人最好就是一个鸡蛋。蛋黄是胆固醇比较高的食物。而一个鸡蛋,是在一天的胆固醇推荐限量之内。像油脂,一天不能超过25克。但是现在全国人均一般都是在40多50克。超出推荐量的1倍。像盐推荐就是6克,而全国人均12克。

  另外,水果应该作为每天每顿饭的必备食品,而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水果里所含的维生素,抗氧化剂,可以维持细胞的正常分化。另外还有可溶性植物纤维果胶等对身体有益的成份,可以预防很多疾病。经常吃水果的人,患心脑血管病、肿瘤的概率比不常吃水果的人患病率要低30%、40%以上。因此,这样对健康非常有好处的食品,我们要经常吃。

  记者:您说的就是我们需要一场膳食革命么?

  王陇德:对。我为什么提到革命。因为我们的问题太多,不是小打小闹,调节一两种食物就可以解决的。比如仅仅膳食就包含很多方面,像膳食的成分、膳食的结构、膳食的数量、膳食的顺序等等,都是影响健康的重要的因素。大部分人对于膳食结构还不会合理安排,比如刚才提到的鸡蛋的问题,水果的问题,还有乳饮料的问题。提到乳饮料,我们常常分不清楚乳饮料和酸奶。乳饮料相当于饮料,里面含的糖分比较高,蛋白含量比较少,和酸奶是有差别的。但是大部分人不了解这些区别。另外很多人也不清楚吃东西的顺序。比如喝酸奶,有人选择空腹饮用,这样一来酸奶补益生菌的作用就没有了。因为益生菌应该是定植于人体肠道内的,然而空腹喝胃酸很浓,直接把益生菌杀死在胃里,无法到达肠道。但是如果吃些食物再饮用酸奶,所吃食物会把胃酸吸收,益生菌就会起作用了。有人也提到红薯是最好的食物。我认为无所谓最好的食物。食物讲究的就是合理搭配,就像我们身体的各种组织成分,皮肤、肌肉、骨骼、神经都需要不同的物质基础。因此,食物的摄入还是需要科学搭配,没有单纯说哪一种食物就是最好的。需要根据身体的营养需要,各类食物都适量摄入,这样才均衡。人们对合理膳食知识缺乏现象的出现,一是由于我们的宣传教育工作不到位,二是没有重视宣传教育的相关政策,所以会造成现在的这些问题。因此,我们急需需要一场比较深刻,比较广泛的一定程度的革命,才能把它调整过来。

  记者:有人把中国称为“糖尿病民族”,意指咱们国家糖尿病在世界上比较典型,像您说这个1亿4千多前期的患者,如果采取有效手段,可以控制吗?涨幅真的像所说的那样大吗?

  王陇德:涨幅是非常大的。2002年,我们在进行营养和健康调查的时候,估算全国约有2000万糖尿病人。到2010年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分会做了一个全国调查,全国糖尿病人高达9200万人。另外,有糖尿病前期的患者1亿4820万,加上确诊糖尿病患者约2个多亿。这个数据是十分庞大的。另外,糖尿病是引发“中风”的一个危险因素。糖尿病引发的“中风”和其他情况引起的“中风”还不太一样。它不像动脉硬化,往往是一些重点部位的动脉堵塞所造成的问题,比如颈部动脉里长出斑块,把颈动脉堵了,造成部分脑组织供应不上血。这种情况引发的“中风”可以通过手术或者是药物进行治疗。但糖尿病造成的是弥漫性的血管病变。就是血管长期泡在糖水里,血管内皮会发生病理变化,治疗难度就会加大。所以将来中国糖尿病的问题,是个非常大的难题。

  另一方面,糖尿病前期病人一大部分是可以逆转的。李光伟教授在大庆做过一个国际糖尿病界非常知名的研究,这是国际上第一个糖尿病前期的干预实验。简单来说,实验过程是把糖尿病前期的病人随机分成四个组,一个组做对照,另外三个组分别进行饮食、运动、饮食加运动的干预,时间是6年。最后结果显示,这三个干预组,患糖尿病的风险降低了36%到58%,其中三分之一的人血糖回到正常,而对照组中68%的人发展为二型糖尿病人。道理很简单,如果加强运动锻炼、合理调整饮食,糖尿病前期是可以逆转的。我们从摄入方面控制数量,吃进去的糖份,通过运动就可以燃烧消耗,那血糖还会高吗?这个研究结果更加表明了生活方式调整的重要性。世界卫生组织也曾有结论,影响慢性病发生和寿命长短的因素,60%是因为生活方式和行为。

  记者:您还担任预防医学会的会长,那预防医学会,在国民的营养知识普及、慢病防控宣传、推动相关的政策方面起到哪些作用呢?

  王陇德:预防医学会的主要工作就是疾病的预防。一个方面是给国家的政策拟定提供一些技术支撑,同时提出一些建议。比如,今年两办发出的控烟通知,就是采纳了我们的建议。如果没有这个控烟通知的出台,控烟是很难实施的。控烟已经开展10多年了,但是在公共场所依旧会看到许多领导干部吸烟。所以要有效控烟一定要先从干部入手,从这个角度来推动中国的控烟进程。

  对于控烟立法,我们组织了几家学会、协会,提出了控烟立法的议案。今年,我们给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建议,希望“两会”开成“无烟两会”,希望全国人大、政协能够带头实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里面明确规定不仅仅是室内,包括室外行人经常通过的通道上,是不能设置吸烟区的。另外我们发起成立了中国健康促进联盟,包括20家群众团体,像教育学会、广播电影电视学会、体育总会、工会、妇联、医疗保险等。我们已经发布了关于控烟和减盐的两条建议,我们还会陆续给国民发出建议,引导国民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

  记者:我是觉得大家从非典之后,对于传染病控制有了高度重视,开始关心,但是现在还没有注意到慢病防控。虽然现在有一些老年人开始注重养生,但是我觉得还远远没有过渡到年轻人,更没有到小孩。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王陇德:疾控机构是我们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一个组成部分。疾控机构以往主要是应对传染病的传播。我们国家的医疗体制,工作体系沿用了原来苏联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医院只负责临床、看病;疾控就是搞预防,不看病。这两部分明确分开。这样的体系,在传染病居多的时候曾起了积极的作用,因为应对传染病是以群体控制为主要手段。但是,到了现在以慢性病为主影响国民健康的年代,仅仅靠疾控机构不行。比如,如果检查一个人是否患高血压,疾控机构能做的就是量血压,并不能筛查出其他的隐患因素和如何干预治疗,如颈动脉是否狭窄,血糖怎么检查,血压怎么控制。这些项目疾控机构都做不了,必须靠医院。但是我们的医疗机构,以往的工作模式就是坐等病人上门,有什么问题治疗什么问题。这样的工作模式现在来看是非常不适应慢病防控要求的。近几年,我组织实施了“中风”的危险因素筛查和防控的项目,在全国发起组织一个体系。现在已有306家省市级医院参与到“中风”危险因素筛查和干预工作中。另外,国家也安排了专门的医改项目——社区的筛查。医生走出来,到社区里进行危险因素筛查。在筛查清楚个人的危险因素的同时,有针对性的控制。比如房颤,许多人因为房颤发生“中风”,这就需要抗凝治疗,就是不要让血液发生凝块。我们国家房颤病人抗凝治疗率不到2%,所以有大量的房颤病人发生“中风”。我们的医务人员一定要筛查清楚,讲清楚,让他们采取抗凝治疗。

  这些研究和探索,是希望建立一个体系。就是我国的慢性病防控体系该怎么建设?医疗机构应承担哪些任务,大医院有什么责任,基层社区卫生中心、乡镇卫生院各发挥什么作用。国家现在十分重视民生问题,我们也在为解决民生问题努力,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老百姓过得更健康,活得更好。

王陇德

访谈嘉宾:王陇德

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访谈主持:郭斐然 张利英 赵雁

《求是》杂志记者

王陇德,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国家卫生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现还担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健康促进联盟主席等职。 [详细]

2014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14—2020)》,这是提高全国人民健康水平的一件大事,为我国食物与营养发展指明了方向,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支撑。近年来,我国农产品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高,食物供需基本平衡,食品安全状况总体稳定向好,居民营养健康状况明显改善,食物与营养发展成效显著。但是,我国食物生产还不能适应营养需求,居民营养不足与过剩并存,营养与健康知识缺乏,引起了中央高度重视。

这是我国发布的第三个食物与营养纲要,前两个分别是《九十年代食物结构改革与发展纲要》、《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01-2010年)》。这也是我们几代食物与营养专家共同努力奋斗的成果。三个《纲要》都是以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的专家们承担的国家有关重点项目多年研究工作为科学基础,都是由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的专家提出建议,经过国务院三任主要领导批准,由主管的部委组织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的专家起草,经过政府部门主管领导、科技专家、企业家广泛讨论,最后由国务院及其有关主管部门颁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