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在文化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

    核心提示:在所谓文化繁荣的盛景中,不能不洞察文化外向度的繁盛与文化内向度的萎缩所蕴含的危机。危而及之的不是文化产品数量的匮乏,而是文化原创性的不足。克服危机的有效举措之一,就是要充分重视文学在文化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

    当下,是媒体文化流行、景观文化盛行的时代,是一个制造、传播和消费文化符号的时代。“文化消费”、“大众娱乐”等成了观察社会现状的主题词,“码洋”“票房”、“收视率”、“点击率”成了评价文化业绩的量化指标。应该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在一定区域、范围、方式上有其合理性,一定程度上合乎时代潮流。但在所谓文化繁荣的盛景中,不能不洞察文化外向度的繁盛与文化内向度的萎缩所蕴含的危机。在“2011中国版权年会”上,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表示,目前国内很多文艺作品创造力不够,90%的文艺作品属于模仿和复制。可见,危而及之的不是文化产品数量的匮乏,而是文化原创性的不足。克服危机的有效举措之一,就是要充分重视文学在文化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

    如今看电视和浏览网络的人要数倍于阅读的人,一个不可阻挡的视觉时代正在到来。影视、网络作为强势媒体,不但影响着整个社会的欣赏趣味和需求,也在改变着文学的表现方式。景观崇拜、视听崇拜、票房崇拜、点击率崇拜、收视率崇拜等,催生了文化泡沫式的繁荣。在豪华的文化景观面前,需要用一颗平常心来洞悉文化的里子;在影视奇观中要多强调影视产品的文化品格和文学精神,影视作品要用朝圣的心情来面对观众,对文艺保持敬畏之心,这样才会有温暖人性的力量。当代影视剧之所以缺乏文学支撑、缺少人性内涵、缺失对人的精神引领,与剧作家文学修养不高、剧作家文学地位下降有关。在数字化时代,文学在某种程度上依赖影视、网络的传播而发展,同时,影视产品质的提高,也离不开文学的想象力和文学精神的指引。

    歌德倡导作家要紧紧抓住时代精神。一个作家,一旦与时代脱节,就失去了时代精神,就必然追逐生活表象和细枝末流,成为时潮浮光掠影的注脚和流行风的爬虫,就会在时代精神的外围打转转。当下的某些文学越来越缺乏对时代境况的把握和深刻理解,甚至缺乏批判性认知,缺乏一种使命的担当感。于是,没有思想的文学在技术和娱乐的名利场上嬉戏追逐、流连忘返,成就了一种现时代“娱乐至上”的文学奇观。作为时代文化内核的文学尚且如此,更遑论文化产品了。当各种打着“文化产业”旗号以其产品争先恐后地满足人对“物”的追逐、窥视和占有欲望,通过直接指向现实的“物”而赢得票房、收视率、上座率和码洋时,我们已然处于物化的文化状态。在现代技术的强势遮蔽下,人的物化已由外在趋向了内在,原本是虚灵状态的文艺也以物化和量化形态呈现了,连文艺符号表意系统的象征性或表征性也被实物化了或直指现实中的物或实物。文艺作为文化的核心形态之一,本来是要超越人类的自然或实物层面而提升到精神高度,但现在却反过来把人重新拉回到自然或物的层面。这样,作为市场经济时代的文化产业,一些文艺作品凭借商品、技术、身体等手段日益凸显“物”的诱惑力,从而越来越蜕变为与“物”相交融的经济、产业、技术等行为。处于被“物”的包围中,人将何以堪?

    一定意义上讲,文学处于一切文化产业的基础性地位,特别是影视产业的源头。当下的一些影视作品包括戏剧演出,往往讲不好一个有趣的有见识的故事,缺乏文学对人性的敬畏和人生的思考。一些影视作品一味追求大制作,缺乏对剧作内容、叙事方式、思想内涵的深入开掘,缺少文学的亲切感,而着意于刺激大众的感官。缺失文学性支撑的产品只能玩技巧和花样,或者靠“三俗”迎合市场口味。这样的影视产品不仅远离了文学,也远离了人。在文化消费的“井喷效应”下,只会败坏大众的胃口,破坏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根基。实践表明,文学的多样化才会带来剧本的繁荣,而剧本的繁荣才能促进影视业的繁荣。

    文化需要大气、力透纸背,文化需要精致、赏心悦目。文化需要文学作为其底色以增加丰富性和斑斓的色彩,这使得文学越来越成为文化的内核和基础,并逐渐渗透到一切艺术形式和文化业态中,因此,要重视文学在文化生产中的基础性地位。像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就不单纯是文学领域的事,而是文化发展中的重要事件,它关乎文化的质地与灵韵,更关乎良性的文化生态环境和引导机制的建立。要尊重文学,更要使优秀文学作品占据高端市场,满足消费者的文学需求。

    当下,文化的繁荣越来越离不开文学的基础性作用,文学虽然不再是中心,但它却逐渐渗透到一切艺术形式和文化业态中,文学作为艺术之母,处于整个产业链的上游,它是源头是本。譬如,英国女作家J·K·罗琳创作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被翻译成70多种文字,在全球200多个国家累计销量达到3至5亿册,成为当今最畅销的出版物,通过内容开发,已衍生出庞大的价值产业链,以影响力占据着文化市场的高端,展示了英国文化的实力。这再次表明文化产业的大发展,离不开文学的基础性地位,和文学的产业效应的充分释放。只有在源头上推出文学精品,使文学名家大家享有民族精英的荣誉和尊严,才能带动下游文化产业的大发展。

    文化产品既要“大众化”抚慰其身心,也要以审美趣味的提升去“化大众”,在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化消费中,以文学的力量培育消费高雅文化的品位。没有高雅的文化产品引领市场,流俗的东西就会成为时尚。在文化产品满足多元化的消费需求中,注入积极健康的内容和情趣,只有市场提供更多的高雅文化产品,才会在文化消费中提升大众的审美情趣。

标 签:
  • 大众化,审美趣味,文化产品
( 网站编辑:钱坤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