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出自己的声音

——美国金融危机和新自由主义在拉美的命运

2009.06.24 10:35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作者: 马 也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字号:【
  在美国金融危机由美国而西欧而第三世界,在全球蔓延开来,搅得世界不安的时候,第三世界的两块地方,多少显示出一些特殊性,虽然同样不能完全避免金融危机的劫难,危害却没有严重到大难临头的地步。这就是非洲和拉丁美洲。用西方主流媒体的解释,非洲“尚未全球化”。那么拉美呢?
                     
  自撒切尔夫人和里根上台,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敲起征服全球的锣鼓。新自由主义别名种种。比如在东欧和苏联的“休克疗法”,在非洲的“经济结构调整”,在拉美的“华盛顿共识”。那真是它们战果辉煌的年代。这个已经划入它的“后院”的地方,现在成为推行新自由主义的试验场。它在这里连续制造“奇迹”——“智利奇迹”、“墨西哥奇迹”、“巴西奇迹”、“阿根廷奇迹”。每一次“奇迹”,都伴随闪亮的GDP数据和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奇迹”的同时或之后,就是此起彼伏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拉美以其勤劳智慧而价格低廉的劳动力、丰饶的自然资源,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又在新自由主义喧闹——特别是私有化和削弱国家独立、民族主权、剥夺人民历史创造主动精神的喧闹中,成为世界贫富两极分化的冠军。
  “华盛顿共识”给华盛顿带来巨大的收益,而拉美人民却为此陷入失业、贫困、疾病、死亡。2007年起,美国由次级贷款危机走向今天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过程愈演愈烈,“新自由主义沉没”、“新自由主义寿终正寝”、“新自由主义终结”,也已经不再是专属左翼的声音,而是出现于西方主流报刊。“华盛顿共识”死亡,成为世界性的主题词和绝大多数人的共识。但是历史永远记载着拉美人民的功勋。世界抗击新自由主义,正是从受害最深的拉美开始的。
  1994年1月1日,墨西哥和美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就是这一天,在墨西哥贫困的恰帕斯州,一支名称为萨帕塔民族解放军的印第安人武装,突然占领若干城镇。他们的《第一丛林宣言》说:“我们是500年斗争历史的产物”。一本记述它的“副司令马科斯”活动的书《蒙面骑士》,记载了他们对新自由主义的看法:“大灾难的灾难性政治治理”、“经济无序的无序理论”、“社会性愚昧的愚昧普及”、“建筑在谎言基础上”、“折磨全人类的瘟疫”。它曾经在自己的丛林基地,举行“第一届保卫人类对抗新自由主义国际聚会”。
  它的口号“受够了就是受够了”,首先传遍拉美。因为创立“世界体系论”获得学术盛名的美国学者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说:“萨帕塔运动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恰帕斯甚至墨西哥的狭小范围。他们成为世界各地其它运动的榜样。”
  在拉美人民抗击新自由主义、努力摆脱它的樊篱的顽强而艰难的斗争中,到处可以听到萨帕塔运动的脚步。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成为拉美人民“失去的10年”、“又一个失去的10年”。至于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则已经成为拉美人民抛弃新自由主义和进行新的探索、新的创造的10年。
  2008年4月15—16日,世界经济论坛拉美分会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第三届会议。这个16日,正好有因为曾经预言美国次贷危机而获得巨大声誉的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努里尔·鲁比尼,在巴基斯坦《每日新闻报》发表《美国衰退的形状》。文章说,美国经济将陷入时间更长、程度更深的“U”型衰退。一旦美国紧缩和全球经济放缓影响商品价格,新兴市场将遭受重创。但是在坎昆的会议上,美洲对话组织主席哈金却认为:“当前拉美形势很好。经济已保持连续多年高速增长,政治稳定得到了保障。”另有美国《外交杂志》主编纳伊姆分析拉美形势,“惊讶”之一就是:拉美处于1492年哥伦布进入美洲大陆以来最好的时期。
  告别新自由主义,正在明显地增强着拉美抵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能力,导致一个新拉美的产生。
                   
  美国金融危机对拉美的影响,大体表现在六个方面。第一,金融市场动荡。2008年10月6日至12日的一周,成为拉美股市的“黑色一周”,跌至30年来的最低点。2007年底,拉美百强企业的总市值达到1.56万亿美元,截至2008年10月底,锐减到8962亿美元,蒸发近半。第二,经济增长率下降,预计2009年将达不到原定的4%。第三,依赖原材料出口的国家外汇收入减少。第四,外国投资减少,外资流出增加。第五,一些国家的货币出现不同程度的贬值。第六,实体经济受到侵害。世界最大铁矿石生产商之一巴西淡水河谷公司11月起减产一成。由于全球汽车滞销,西方跨国公司在拉美的汽车制造业陷入减产或停产。
  拉美流传着一句话:我们的不幸在于,“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
  就最近美国金融危机对拉美国家的冲击来说,可以看出一种能够显示大概趋势的曲线:继续接受新自由主义,在政治上、经济上依赖美国的程度,同危机的伤害程度成正比例;走向抛弃新自由主义,在政治上、经济上对美国表现自己国家、民族的独立性的程度,同危机的伤害程度成反比例。
  曲线的一端,受到伤害最大的例子,是当前拉美国家中政治经济和美国的关系都最为密切的墨西哥。这个国家和美国相邻,对美出口占出口总额的80%以上。因美国减少进口,北部地区的出口型工业企业已经大量停产或倒闭。国内第三大零售商2008年10月9日申请破产保护。世界第三大水泥生产企业墨西哥水泥公司10月间宣布裁员10%。坎昆、卡门、蒂华那等旅游城市一派萧条。大约200万到300万在美侨民,正在回国谋求就业,加大国内的就业压力。美国《华盛顿日报》10月23日文章《金融危机烧向拉美》就说:“从墨西哥比索到油价,几乎所有东西都在贬值”。
  曲线的另一端,受到伤害最小的例子是古巴。美国封锁加剧,粮食因自然灾害歉收且价格上涨,飓风“古斯塔夫”和“艾克”造成93亿美元的损失,旅游业滑坡,成为对古巴的新的挑战。但是古巴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拉赫11月3日说,2008年古巴的经济增长率,仍将保证达到4%。
  在墨西哥和古巴之间,可以看到智利、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这样一些国家。
  在智利,由于美国扶持皮诺切特发动军事政变颠覆左翼总统阿连德,长期执行自由主义政策,曾经成为美国树立起来的拉美样板。今天的智利,抛弃皮诺切特,却继续同美国保持温文尔雅的关系。美国金融危机造成智利金融市场相当剧烈的动荡,2008年10月6日至12日,圣地亚哥主要股指暴跌19.5%,美元对比索汇率升值12%。
  阿根廷的情况多少有点特殊。新自由主义制造的2001年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几乎使这个曾经被誉为“世界粮仓肉库”的国家陷于覆灭。人民看穿了骗局。以“断路者运动”为代表的工人和农民的斗争,迫使当局走向逐步离开新自由主义的道路,在政治上经济上对美国也有所疏远。这使国家终于得以存活,而且经济能够连续6年增长。但是一方面它离开彻底挣脱新自由主义枷锁,尚有相当的路程,另一方面2006年初动用外汇储备提前偿还拖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部债务,拒绝这一国际金融机构对其宏观经济和相关政策进行评估和干预,多少获得制定经济政策的独立性,却也进一步结怨于美国当局。2007年底,阿根廷再度爆发金融危机。美国等西方国家和金融机构听任阿根廷危机恶化置之不理,国际私有资金停止输入,而且加快抽逃速度。在这样的情况下,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阿根廷政府采取了加强进口限制、确保汇率稳定、私人养老基金国有化等措施。西方主流媒体对私人养老金国有化大为诟病,指其直接引发国内金融市场动荡,渲染势必导致损害整个拉美的“探戈效应”。这很滑稽:在被危机逼得抓耳挠腮、方寸大乱的时候,西方国家由政府出手救助银行,现在阿根廷私人养老基金国有化,何以触犯它的天条呢?
  美国金融危机首先引发巴西的股市震荡,直接伤害到矿业、石油生产和汽车制造业。也是上面说到的那家美国报纸,为巴西开出这样的药方:“通过国际社会的援助逃离崩溃”。但是在坎昆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拉美分会第三届会议上,巴西石油公司总裁加布里埃利,却如此赞扬巴西的经济形势:“巴西的经济增长不再依赖于美国经济形势的好坏。换言之,巴西经济与美国经济实现了‘脱钩’,因为巴西对其它南美国家的出口多于对美国的出口”。
  巴西经济是否与美国经济“脱钩”和“脱钩”到何种程度又当别论,不过也许正是减少对美依赖的愿望和举措,成为把它列为西方主流媒体“唱衰”对象的主要原因。英国《独立报》10月19日发表《谁是下一个滑落的国家?》,预测下一个冰岛,开出16个国家。还有欧美金融研究机构开出10个国家。两种名单,拉美国家中都包括阿根廷和巴西。这难免使人生疑:这种信号的目的,是不是怀有期望这些国家经济进一步动荡的别样考虑呢?
  查韦斯出任总统以来,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在拉美一直名列前茅。2007年相比于1997年,贫困率由67%下降到21%,失业率由15%下降到7%。石油是它的主要经济支柱。当前既有美国金融危机,又出现石油价格回落。美国有一种声音:“查韦斯的好日子到头了”。但是经济数字没有提供这种“到头”的依据。委内瑞拉会受到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也还有美国的舆论攻讦、谣言围剿和中央情报局的鸡鸣狗盗行径。最新的消息是,委内瑞拉11月5日表示,作为查韦斯社会主义计划的一部分,将把境内最大金矿收归国有。
                   
  应该看到,恰恰是近在美国身旁、长期被美国严密控制的拉丁美洲,在新自由主义全球猖獗的最近的30年里,灾难最为深重,觉醒和反抗最为普遍,历史的探索和创造也最为生动丰富。
  拉美处于这样一个十字路口:可能成为美国转嫁金融危机的首选对象,被置于比之新自由主义猖獗时期更为凶险的环境,也可能在坎坷的奋斗中彻底挣脱美国的控制,真正走上自己开拓自己历史的新的道路。对于某一个拉美国家来说是如此,对于整个拉美来说也是如此。
  当世界为陷入美国金融危机茫无所措的时候,10月29日,拉美社首先发出报道《美国正在将金融危机转嫁他国》,强调“南方国家应当懂得维护自己的利益,学会从自身角度来分析危机,并实行摆脱新自由主义模式的政策,创建一个多极化的世界”。
  查韦斯说,这场危机表明,“新自由主义金融体系在沉没,资本主义在动摇”。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说,“在玻利维亚,我们对石油实行国有化,使人民有钱;而在美国,他们对富人的债务和危机实行国有化”。厄瓜多尔总统克雷亚说,应该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扔进历史垃圾箱”。巴西总统卢拉说:“我们依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时代结束了”,“拉丁美洲没有自己声音的时代结束了”。
  拉美是拉美人民的拉美。它不再甘心充当附庸,而是正在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将成为拉美在世界历史进程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的决定性因素。
返回顶部
分享: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