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也要打假

——关于普世价值问题的思考

2009.06.24 16:28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作者: 朱穆之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字号:【
                     
  什么都有假,都要打。现在打假打的一般都是物质方面的,如假钞、假药、假发票、假文凭等等,这些都害人不浅,的确该打。精神方面的假,其实也相当普遍,如假笑、假哭、虚情假意,笑里藏刀等等,这些比物质方面的假,害人可能更深。值得注意的是,道理也有假,假小道理会让人碰壁,假大道理则可能危及整个社会、一个国家,乃至世界。但是,假道理的危害还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没有像对物质方面的假那么齐声叫打。 
  假道理常常被说得头头是道,有根有据。但是他们根据的事实往往是片面的,理是歪的,如有一点好,一时好,就全面肯定,有一点坏,一时坏,就全面否定。这有时的确很唬人。比如对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内国外一些人,就采取这种手法,一笔抹黑,根本否定。他们列举我们党过去犯了多少错误,造成多少灾害,现在又多么糟糕,“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人们多么不满,只盼“变天”。他们根本真假不分,主次不分,丝毫不讲比之过去,现在中国的情况如何,人民的生活如何,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又如何,不讲广大人民坚决拥护的、取得中国今天成就的正确道路。
  打假一方面要堵,不让其流通流传,另一方面要发动大家来堵。对于假东西,仅靠行政命令和少数人来堵不行,不发动群众、发动大家来堵,那将堵不胜堵。要大家来堵,就要让大家知道真与假的区别。而对假道理更要着重让大家知道真假的区别所在。
   要大家知道真假,只讲什么是真,不讲什么是假,那还不能解决问题。因为许多假,伪装得可以乱真,一般人不容易区分。比如假人民币就是如此。如果仅是要人仔细看真人民币,不告诉他假人民币假在哪里,那么一般人可能还是分不清。对于假道理,更是如此。假道理常常说得天花乱坠,似乎真有理,如果只是正面讲真道理如何如何,不批假道理假在哪里,许多人可能还是辨别不了真伪,容易受骗。比如对于那些把中国革命和建设污蔑为连绵的大灾难,主张必须抛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照搬西方道路的谬论,除了必须正面宣传我们革命和建设的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给中国带来的比之过去有如天壤之别的变化,还要旗帜鲜明地摆事实,讲道理,狠批其谬误所在。
   对于假的东西,只是堵,不讲明必须堵的道理,也会有副作用。例如对于假钞,如果只是没收,不指明它的危害,人们可能反而会产生疑惑甚至不满。对于假道理,除了触犯法律的可以采取法律手段,依法取缔禁止外,其他的必须揭露批判它假在哪里,危害在哪里。批判完全是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不搞过去那种以势压人的运动。否则,不揭露批判,只是取缔禁止,就可能不仅不能服众,反而使那些鼓吹这些谬论的人有了借口,攻击这是不民主,压制言论自由,正好证明他们的那一套谬论正确。
   对于假道理要旗帜鲜明地批,有人可能会顾虑反而扩大了它的影响。确实,对于那些没有什么迷惑力或者没有多少人会注意的假道理,没有必要去理睬。但是,对于那些涉及原则和大局的有迷惑力的假道理,如果不加以揭露批判,那就是放任它散布扩大影响,后果严重。鼓吹这些假道理就是在制造混乱,不揭露批判将更加混乱。揭露批判正是为了制止混乱,保持稳定。改革开放30年来之所以有今天的大好局面,正是在不断批“左”的假道理和批右的假道理的斗争中取得的。
                     
   关于普世价值,议论纷纷,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有赞成的,有反对的。普世价值是一个非常概念性的东西,抽象来讲,并不容易一下子说清楚。具体一点来讲,或许比较容易了解。
   所谓普世价值,具体来说,有哪些?主张的人一般会指出如民主、人权、自由、市场经济,等等。
   以民主来说,人人都要民主,没有人会反对。这可以说是普世价值。但是要再进一步问,这种民主是什么样的呢?看法就很不相同了。事实是,自古希腊的民主到现在,所谓民主,无论从内容到形式不知发生了多少变化。从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高举民主旗帜以来,民主又发生了多大变化。以最早发展资本主义的英国来说,现在还有君主。以发表“独立宣言”高唱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来说,到上个世纪妇女才取得选举权,至今种族歧视还相当厉害。至于中国实行的社会主义民主,和西方的资产阶级民主又根本不同。那么,具有普世价值的民主是哪种呢?
   关于人权也一样。人人都要有人权,没有人会不要。这具有普世价值。但是人们究竟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权?这就大不同了。有多数人、全国人民的人权,有少数人的人权。在剥削阶级统治的社会,只有剥削阶级有人权,被剥削的阶级实际并没有什么人权。在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掌握着生产资料,就掌握了无产阶级的命运。只有到社会主义社会,不受剥削的人民才真正享有人权。那么,哪种人权具有普世价值呢?
  自由也一样,人人要自由,“不自由毋宁死”。但是也有不同的自由。以言论自由来说,有人认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才是言论自由。但实际上不行。比如“文化大革命”时期就可以贴大字报,爱说什么都可以,只要把别人搞臭。不仅对个人,对一个国家也可以这样,歪曲诽谤,造谣污蔑,妖魔化,只要把你搞倒。这样的自由行吗?在资本主义世界,有钱就有言论自由,没有钱就没有言论自由,钱多言论自由就多,钱少言论自由就少。这算言论自由吗?另一种主张,言论必须有益和无害人民、社会和世界,否则就不能允许。那么,哪种言论自由具有普世价值呢?
   有人认为市场经济具有普世价值,中国所以经济发展正是因为实行了市场经济。确实,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实行市场经济,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也实行市场经济。而且邓小平说过:“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36页)市场经济似乎的确具有普世价值。但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实际并不是一回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经济完全私有化,并主张完全由市场来决定一切,反对政府干预。而中国搞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却是坚定不移地发展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和其他所有制形式经济,政府要领导和管理经济。最近发生了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美国政府决定出资收购大银行、大金融机构,于是就有人说布什开始实行社会主义,美国和中国实行“两国一制”的讽刺话。这就说明,这个市场经济不是那个市场经济。究竟哪个市场经济具有普世价值呢?  
  因此,问题在于什么确实具有普世价值。现在一些人所讲的如上述的普世价值的东西,一旦具体化,看法就很不相同。要说哪个具有普世价值,看来还要靠实践来做最后的检验。
   那么,现在一些人振振有词要大家都奉行的那些具有普世价值的什么民主、人权、自由、市场经济等,又是什么样的呢?值得警惕的是,有那么一些人,反对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根本否定我国实行的社会主义民主,把中国说得没有人权,没有自由,一团漆黑。他们打着普世价值的旗号,实际上贩运西方的主张。大肆叫喊谁要民主、人权、自由、市场经济,等等,就只有实行西方的那一套。谁不实行,就是不要民主、人权、自由、市场经济,等等。
                      
   近来有人发表了一篇讲普世价值是一个时代性重大课题的文章,作者用心良苦,文章值得细细推敲。
   文章说: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在政治、文化、社会诸领域,却仍然坚持计划经济时代的意识形态,严重地阻碍了改革的全面深入发展。
   这和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一些指责相似,认为中国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事实上,经济能孤立地改革吗?我们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从以阶级斗争为纲改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是最大的政治改革,有了这一改革,才有经济改革,并取得了巨大成就。
   文章说:中国改革不能全面而深入的发展,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找对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没有找准改革开放的前进方向,就是没有在指导思想上确立普世价值的观念。
   这就是说,作为改革开放指导思想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是错误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向也是错误的,只有普世价值才是正确的指导思想和方向。那么,我们经济上的巨大成就是怎么来的呢?不就是实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结果吗!文章说,阻碍改革全面深入发展的原因是因为在政治、文化、社会等方面仍然坚持计划经济时代的意识形态,真是如此,那也应该是像经济方面一样,切实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加以改革,怎么能因此而改弦易辙,改旗易帜,根本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呢?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国家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文化和社会上,无论是在综合国力,人民生活上,还是在国际地位和影响上,比之新中国成立前,比之改革开放前,都有了巨大的提高和改善。现在也正在继续向前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实践证明,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和方向是正确的。改革的确还须全面深入发展,那应该是坚持原来的指导思想和方向,克服新困难,解决新问题,继续前进。抛弃已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指导思想和方向,那不是要中国又回到改革开放前?
   文章说:30年来的改革开放,是100多年前由洋务运动肇始的民主革命的继续。
   这真是异想天开。30年来明明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么成了是继续由清王朝洋务肇始的民主改革了呢?按照文章的说法,30年来政治上完全停留在过去计划经济的意识形态,那更不是什么继续百多年前由洋务运动肇始的民主革命。奇怪的逻辑!
   文章说:辛亥革命、北伐战争和解放战争这三次以暴力斗争为主要形式的民主革命,在取得革命胜利以后,都出现了专制势力的复辟。
   这和西方反对中国的舆论完全一致,认为现在中国实行的是专制。但是,实行专制,中国居然有今天这样长期持续快速的发展,西方的一些舆论也认为难以解释。事实是,中国实行社会主义民主,按照民主的本意,人民当家作主,真正遵照并逐步实现人民的愿望和要求。人民为实现自己的愿望和要求,有着无比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因此取得今天的成果。只是一些人偏偏认为只有资产阶级民主才是民主,从而否认社会主义民主,并把它说成是专制。
   文章说:改革开放就是要摆脱专制主义的羁绊,回到民主革命的道路上来。
   这是文章的中心思想:改革开放就是要从社会主义民主,改革为资产阶级民主。
   文章还引用一位教授的话说,我们在90年代做的工作大体上是继续做光绪皇帝和宣统皇帝的未竟事业。
   这又是惊人之笔,新中国成立60年和经过30年改革开放后,只落得退回到一百多年前的西太后时期。而继续做光绪皇帝和宣统皇帝的未竟事业,那不就是实行君主立宪吗?
   文章说:否定普世价值,拒绝民主自由,实质上就是否定改革的民主性质,否定民主革命。
   这表明,文章所说的确立普世价值,就是要中国退回到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文章说: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的无产阶级统治的民主制的重要措施,在资产阶级统治的资本主义世界,有些已成为事实。这说明,现代民主制已经突破了原有的资产阶级民主制的藩篱,使民主日益成为普适性的政治制度。
   这就是说,资产阶级统治的资本主义世界已经连马克思主义主张的民主制也实现了,要实行民主应该就是实行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治制度。
   文章说:有人往往用当代某些民主国家的不足之处来批驳民主的普遍性。他们不了解普世价值的实现是受一定历史条件的限制的。
  这就是说,资本主义世界的“民主国家”往往被批驳为只是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有民主权利,无产阶级实际并没有什么民主权利,但这不过是某些“民主国家”的不足,并不是资本主义世界普遍的根本的问题。而且作为普世价值的资产阶级民主,“受一定历史条件的限制”,也只能如此,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文章说:让每个劳动者都占有生产资料所有权,……这是实现自由民主权利的经济基础。
   这就是说,为什么资产阶级统治的资本主义世界,可以“使民主日益成为普适性的政治制度”,因为虽然资本主义世界存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但资本主义却承认每个人都可以占有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这使它成为能够实现自由民主人权的经济基础。因此要实行民主,就要私有化。
   文章说:现在有人把劳动者毫无所有权的国家经济,说成是社会主义公有经济,……它已经成为建立民主政治、实现普世价值的基础性障碍。文章还赞成某教授的“每个公民都应享有一定的产权;实行‘耕者有其田’,把土地还给农民”。
   这就是说,应该把所谓公有经济的“劳动者毫无所有权的国有经济”产权,分给个人所有,把国有和集体所有的土地,也分给农民个人所有。也就是全面实行私有制。这就破除了实现资本主义世界已经实现的普世价值的民主的基础性障碍,并有了实现民主的经济基础。
   文章说:普世价值的基础是人类共同的人性。由于当时亚非两大陆的文明还十分落后,普世价值只有在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三大革命洗礼的欧洲和后来的北美大陆,才有可能由观念的普世价值发展为实然的普世价值。
   这就是说,欧洲和北美比之亚非首先确立了以人性为基础的普世价值,最具人性。但是历史事实却是欧洲和北美洲大发“人性和兽性共同存于一个主体之中”的兽性,大肆对亚非进行侵略,还主要在相互之间发动了惨绝人寰的两次世界大战。而中国则深受自鸦片战争起到1945年日本侵华战争死亡几千万人的旷古浩劫。 
   文章说: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苦苦寻求发扬人性抑制兽性的良药,如中国古代的仁爱、诚信……基督教在人人都有原罪和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前提下建立的平等价值观,民主革命的思想家培根、卢梭、潘恩等人通过自然秩序论,申述以自然法则为基础的天赋权利,……于是有了自由、民主、平等、个性、人权等等观念形态的普世价值。
   但是千百年来的历史,尽管多少先哲寻求发扬人性的良药,兽性却占据着主要地位。爱是最具人性的,最具普世价值,这也没有制住兽性。先哲费尔巴哈是倡导爱的。而文章中曾不断被援引过的恩格斯却说,“可是爱啊!——真的,在费尔巴哈那里,爱随时随地都是一个创造奇迹的神,可以帮助克服实际生活中的一切困难,——而且这是在一个分裂为利益直接对立的阶级的社会里。这样一来,他的哲学中的最后一点革命性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个老调子:彼此相爱吧!不分性别、不分等级地互相拥抱吧!——大家都陶醉在和解中了!”(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40页)
   文章说:马克思主义是否包括普世价值观?我认为答复应该是肯定的。马克思、恩格斯所追求的未来的人类社会,正是实现了普世价值的社会。
   文章很明确,马克思主义不仅与普世价值不矛盾,而且普世价值就包括在马克思主义之中,马克思主义所追求的社会又正是实现了普世价值的社会。既然如此,大家不是应该高举马克思主义,并以此为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为什么反而要反对改革开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而必须以普世价值为指导思想呢?文章中曾一再引用马克思、恩格斯,这里更大赞马克思主义,这是不是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来掩遮一下反马克思主义的真实用意呢?
   文章旁征博引,洋洋洒洒,其实就是一句话:反对中国实施社会主义民主,实行社会主义,中国必须实施资产阶级民主,实行资本主义。
返回顶部
分享:
相关文章
留言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