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文化多样性与和谐世界

2010.09.07 13:37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2010/17     作者: [法] 包和帝 赵超编译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字号:【

  西方对中国的看法是比较矛盾的。有些人认为,中国人有“贫穷并非注定”的思想,以及洗刷过去耻辱的愿望。还有些人认为,从好的方面看,中国是绕不开的合作伙伴,从不好的方面看,中国是竞争者,是潜在的敌人。但事实上,离开了中国,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不论是全球问题(金融危机、气候变化等),还是地区问题(朝鲜、伊朗等)。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积极地承担国际责任,公开表明具有普世的使命感。中国关心法语地区。中国对法语国家组织(OIF)的地缘政治作用及影响力进行探讨,这对于讲法语的人和所有为法语事业做出贡献的人而言是一个真正令人满意的作法。事实上,法语地区的价值观——一种世界的视野、一个多样而团结的世界、对文化和语言多样性的眷恋,这些都与胡锦涛主席所倡导的和谐世界的思想异曲同工。可以确定的是,多样性作为法语地区地缘政治的基本原则之一,对中国而言也是一个非常熟悉的领域。对内,多样性根据国家统一的要求而变化;对外,多样性随着和谐社会的理念而变化。

  一、多样性与国家统一

  1. 民族的多样性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中华民族作为各民族的本质,不仅不与多样性互相排斥,反而是同质同体,不可分离的。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北京出台了保护文化和语言遗产的政策,并以法律为支撑。文化和语言的遗产受到法律的保护,文化扩展到了宗教领域。民族语言的教育及维护与汉语教学是相辅相成的。下面以西藏为例,来谈谈该政策的实施和关键。

  根据2009年的文件,藏语是西藏地区最重要的语言。为了使其传承下去,初等教育阶段使用双语教学。在文化领域,诸如藏族新年之类的民族传统节日都会得到庆祝;文学、戏剧和传统音乐也受到保护;宗教特别受到保护。因此,对佛经的编译和研究得到了鼓励。藏学的主要任务就是编译不同版本的西藏佛经以便加以研究。主要的寺院不仅得到了修缮,还被设立为文物保护单位。

  政策的关键主要包括政治、经济和社会三个方面。

  在政治层面上,该制度力求推进民族间的融合,这种融合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中国文明的力量在于能够吸收那些征服帝国的“蛮族”。元朝和清朝是两个由外族建立的朝代,其结果自然都有利于汉族的民族融合,这是由于汉族人数众多,文化影响力大。很显然,北京就是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处理西藏和新疆问题的。民族的融合带来领土的融合,并由此摆脱各种形式的分离主义。

  在经济层面上,经济发展和对抗贫困的斗争涉及各族人民。开放政策实行30年来,3亿多中国人脱离了贫困。此外,这个国家的传统灾害——饥荒从此被根除。这样的成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外界似乎对此认识并不充分。如果说由于经济特区的创立,经济增长首先触及了沿海地区,那么这次经济危机则使得当局将发展方向转向了内陆和外围地区。这是2009年至2010年4万亿人民币经济刺激计划的主要目的。

  西藏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一直享受特殊的经济政策,该政策旨在消除1949年以前盛行的封建农奴经济和封建社会。在新体制下,西藏的国内生产总值翻了65倍,近几年甚至以每年12%的速度不断增长。

  在社会层面上,这样的经济增长当然会对社会产生重要的积极和消极影响。从积极的方面看,生存条件的改善让人均寿命明显提高:从1959年的35.5岁增长到67岁。由于实行了鼓励生育政策,西藏人口大规模增加。与中国其他地区一般性的生育政策大相径庭,汉族必须遵守“一家只生一个”的计划生育规定,而农村地区的藏民(占藏民总人口的80%)则可以随心所欲地生育,城市地区的藏民则限制每家两个孩子。与我们之前形成的观点相反,西藏人口90%以上是由藏民组成的,汉族人只占约5%。

  然而,快速的经济增长也不是没有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对年轻人。现代化的侵入(酒吧、饭店、夜总会、手机、时尚服装等)突然改变了日常生活的风格,颠覆了习惯和社会行为,这让人感觉正在经历一种文化移入的过程。享受中国成功实现现代化所带来的消费、更好的生活、物质条件的舒适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些因素使得人类能够脱离贫困,获得尊严。挑战显而易见。如何协调传统与发展?不仅西藏面临这个问题,世界其他地区在发展过程中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2. 语言的多样性

  中国的语言问题比较独特,与非洲大陆的语言格局不无相似之处。多样性触及了作为主导语言的汉语,促成了少数民族语言和方言的多语言的使用。即使书面文字得以统一,口语仍然是多样的,几乎每个省份都保留了自己的语言和方言。

  这样的语言格局一直持续到新中国成立。1949年,毛泽东提出了语言改革。他简化了文字,以使广大不识字的农民学习起来更容易。还按照拉丁字母的形式创造了拼音,以便更好地促进语言的传播,并获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成为外国人学习汉语的高效方法,也非常便于字典查询。更为出众的一点就是口语改革引入普通话。现在,不仅有共同的书面文字,还有统一的口头语言。学校教授普通话,媒体使用普通话,普通话逐渐成为地方上主要的交流工具,但是地区性语言和方言的使用并没有消失。如今,广东话、上海话、云南话等与普通话共存。

  二、多样性与和谐社会

  中国对多样性的理念相当熟悉。2007年1月30日,中国批准了联合国于2005年通过的《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中国的目的在于紧随美国的步伐跻身大国行列。尽管中国已经拥有了政治实力(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军事实力(核能与航天)和经济实力(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二、20国集团成员、中国——东盟特别对话10+1的一方、亚太经合组织的合作者),而文化领域仍然缺乏“影响力”。总之,中国正在制造一种“软实力”的形式。

  美国不仅依靠实力主导世界,还依靠精神统治。“美国的生活方式”和“好莱坞”也意味深长地成为了美国至高权力的一部分。在这种条件下,华盛顿如此强烈地反对文化多样性这一理念,也就丝毫不必惊讶了。因此,面对单一的语言和单一的思维,美国力求采取一切手段继续确保其绝对统治,而中国则提议构建一个“和谐世界”,这是建立在多极化、国家独立和国家主权基础上的。

  多极化包括政治、经济、文化语言三个方面的内容。

  1. 政治。多极化之于政治就像多样化之于文化。多极化的世界是多个大国共存的平衡世界,每个大国构成一极,可以防止过度偏移;多极化可以更好地尊重弱势群体,为实现真正的国际民主和政治的多样性创造有利条件。中国日益发展,世界进入了多极化时代,美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开始理解多边活动的必要性,尊重联合国等重要的国际组织,参加哥本哈根峰会等大型全球论坛。中国活跃于所有的多边机构,以努力使其关于世界的看法得以与各国分享。中国成为国际舞台的重要一极,利用双边和多边关系为其世界观服务:一个多样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每个国家都是独立自主的;一个没有干涉的世界,中国就曾因为自己的事务受到别国干涉而饱经苦难;一个尊重差异的世界;一个中国式的和谐世界。

  2. 经济。金融危机对于中国而言是一次宣传其思想观念的好机会。除迅速提出的旨在重振银行体系和刺激经济但却在20国集团内部引发激烈争论的措施外,中国还提出了美元问题,为国际货币体系走出泥潭铺路。中国认为,金融危机是华尔街的机能障碍和作为唯一国际货币的美元引发货币失调导致的结果。单一的语言、单一的思想和单一的货币,中国归根到底想要逐渐质疑的就是这个越来越受限的世界秩序观。在货币领域,中国提出设立一种世界货币,这是由几个主要国家的货币(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人民币)所组成的综合货币体系。货币的多元性可能会导致美元统治的终结,走向国家间合作战略,以便采用更好的、更符合广泛利益的货币本位。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贸易往来使用人民币结算,就是朝该方向迈出的一大步。

  3. 文化和语言。多极化是文化和语言多样性的催化剂,这是以相互尊重、接受差异为前提的。每个具有自己文化和语言的大国都必须相互尊重。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文化多样性符合各方的利益。

  三、结论

  多样化、拒绝单一化的全球秩序、尊重差异是法语地区和中国共同具有的价值观。因此,我们可以提出下面的问题:法语地区能够给中国带来什么?中国能够给法语地区带来什么?

  和业已加入法语国家组织的东欧国家一样,中国首先强调与法国进行文化交流。启蒙时期的哲学、法国大革命的理想、19世纪的文学都曾深深地影响20世纪初放眼西方以努力阻止国家衰落的中国知识分子。文化的激奋随着1919年的“五四运动”达到顶点。民族主义者和革命者抱着同样的目标——拯救中国,只是主张的方式有所不同,但是他们都对法国思想和法国文化大加赞赏。反过来,中国的哲学、诗歌和艺术也极大地吸引了法国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

  相互欣赏的镜子效应更加巩固了文化基础。尽管两国的政体并不相同,这种基础赋予中法双边关系一定的特殊性。随着1964年戴高乐的法国政府对中国的承认,这种相互欣赏达到了顶峰。无疑,这个特别的文化因素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中国在想要获得国际地位的时候对法语地区如此感兴趣。诚然,与东欧国家不同,中国不会申请加入法语国家组织,仍然位于法语地区的外围。但是,中国独自组成了一个地理文化区域,汉语世界包括数量众多的海外华人。中国已经准备好加入与法语世界的真正的文化对话。地理文化的法语地区将会不断扩大。

  显然,这并不是毫无政治考量的,因为中国的尝试也涉及确保能源和原材料安全的全球地缘战略。非洲大陆就位于这种全球视野的中心。事实上,中国是在继续其于明朝初期郑和下西洋时最早建立的联系。这种联系在毛泽东时代得以重新恢复,因为冷战期间非洲是重要的舞台之一。在经过了一段中国以经济发展作为优先考量的犹豫期后,新的中非关系随着2000年在北京召开的中非论坛正式拉开帷幕,以主权独立、互不干涉以及尊重涉及对方的语言和文化的精神作为指导。尽管注意到三年一次的峰会具有地缘战略的意义,但是我们的媒体没有很关注文化和语言的一面——峰会使用的是中文、英语和法语。但是,中国希望不仅在经济上、更在文化上接近非洲,同时还想克服与非洲大陆特别优待的重要关系必然带来的政治矛盾。中国的这些愿望是旨在维护和促进中国切身利益的全球战略的一部分。

  (作者:法国学者,曾在20世纪80年代担任法国驻华使馆文化参赞;译者单位:中共中央编译局)

 

返回顶部
分享:
留言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