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建设

2012.02.09 13:52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2012/03     作者: 梅荣政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字号:【

  一、研究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必须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

  长期以来,关于人类文明及其发展史的界定多种多样。从理论基础和思想路线看,有历史唯物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两种基本观点。历史唯心主义关于文明解读的具体表述有多种,但基本理论立场是把文明限于观念形态的文化,把人类文明史仅仅限于观念形态的文化史,割断它与物质的社会关系的联系。如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以历史唯心论为基础,把世界上不同类型的文明视为不同层次的文化区别。与此相反,历史唯物主义则是从人类长期艰苦劳动实践的产物、从人类实践活动的创造成果意义上解读文明的。认为文明出现、发展的最深根源在于人们谋求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2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文明和文明史离开它赖以生存的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就会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研究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必须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基本观点。

  马克思恩格斯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高度,从人和自然的关系,民族、地域和国家的差别等角度制定出文明范畴,并且着重论述了古希腊、罗马时期的古代文明和从文艺复兴以来的资本主义文明。继而,马克思恩格斯的战友、学生和后继者从多角度论述过人类文明。概括他们的思想,大致有如下基本方面。

  1. 文明指人类改造世界的物质和精神成果的总和,是社会进步和人类开化状态的标志。人类文明不同于文明时代。人类文明与人俱来,自从人类脱离了动物界就有了人类文明。文明时代则是“人类经过蒙昧时代和野蛮时代达到”开端的,它“是学会对天然产物进一步加工的时期,是真正的工业和艺术的时期”。(《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第38页,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2. 文明一经取得便成为一种历史的存在,它又进一步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人类创造了文明又享受着文明再创造的成果。

  3. 随着人类物质生产的发展,社会生活范围的扩大,人类文明不断得到演化和丰富。这种演化和丰富,按时代分,可分为古代文明、近代文明、现代文明。按领域分,可分为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按社会形态分,可分为萌芽状态的原始社会文明、奴隶制文明、封建制文明、资本主义文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文明。

  4. 人类文明发展阶段同人类历史发展阶段的一致性。马克思恩格斯曾把人类历史发展划分为几个阶段:“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3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而“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同上,第1卷第294页)与此相应,人类文明从原始社会的文明萌芽状态跨入“文明时代”后,“依次地由奴隶制文明发展到封建制文明,再发展到资本主义文明。这一阶段社会的多种文明的发展是一个历史的进步过程,但是它一直是建立在剥削阶级对广大劳动人民实行野蛮统治和残酷剥削的基础上的。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文明才摆脱了剥削阶级的支配和垄断,文明的成果归属于创造它的劳动人民,社会及其成员的全面发展才能成为可能,人类历史从此进入真正的高度文明的时代。”(《中国大百科全书》 哲学2,第924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7年版)这表明,人类社会发展史,从来就是物质文明史(人类生命繁衍、财富创造)和精神文明史(人类文化积累、文明传承)的统一。历史中的人类史包括人类社会发展史(即人类社会发展过程)和人类文明史(即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两个统一的方面。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是人类文明不断进步和开化的一个阶梯。胡锦涛同志说:“人类历史发展的过程,就是各种文明不断交流、融合、创新的过程。”(《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第431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这个论断是很深刻的。它从历史深处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与人类文明发展的统一关系。

  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属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文明,它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特别是在新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根据唯物辩证法的共性和个性、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原理,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形态文明发展的共同性和中华文明发展的特殊性结合起来的,坚持改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统一,以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为最深根源,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灵魂,以社会主义制度(根本的经济、政治、文化制度)为基础,同中华民族的物质基础、生态环境、优良民族传统等民族特点相结合,创造出来的物质成果和精神成果的总和。它是中华文明发展的崭新阶段。

  二、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是中华文明发展的新阶段

  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在时空上包括中国整个社会主义发展阶段,不限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其“文明成果”包括业已取得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建设成果(其中含经过批判改造过的中国古典文明的内在精神及基本内容),也包括将要创造的文明建设成果。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是一个全面性概念,又是一个历史性概念。

  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作为中华文明发展的新阶段,具有标志性的特征。

  第一,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胜利成果。

  它首先是近160多年来中国人民在前仆后继、不屈不挠、波澜壮阔的斗争中赢得的人类进步成果。胡锦涛同志曾深刻指出:“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160多年间,中国人民为摆脱积贫积弱的境遇,实现民族复兴,前仆后继,顽强斗争,使中华民族的命运发生了深刻变化。95年前,中国人民通过辛亥革命推翻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为中国的进步打开了闸门。57年前,中国人民经过长期浴血奋斗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28年前,中国人民开始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历史进程,经过艰苦创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回顾这160多年来中国发生的沧桑巨变,可以说,中国人民经过艰苦探索和顽强奋斗,既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推动了人类进步事业。”这是对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形成史的最好描述。

  第二,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是根据现时代中国人民创造社会主义新生活的需要,把中华文明中的精华提炼、上升到新高度的成果。

  2006年胡锦涛主席在美国耶鲁大学讲话中曾指出中华文明四个方面的精华(或说中国独具特色的文化传统):“中华文明历来注重以民为本,尊重人的尊严和价值”;“中华文明历来注重自强不息,不断革故鼎新”;“中华文明历来注重社会和谐,强调团结互助”;“中华文明历来注重亲仁善邻,讲求和睦相处”。这些精华在今天得到提升和发扬光大,突显出四个方面的时代精神:一是坚持以人为本。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是中国的首要任务。大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依法保障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人权,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使13亿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二是改革开放中的进取精神。建设国家中的创造热情,克服前进道路上各种困难的顽强毅力等自强不息的精神。三是构建和谐社会。建设一个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实现物质和精神、民主和法治、公平和效率、活力和秩序的有机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至高无上的使命。一切有利于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行为,都会得到中国人民真诚的欢迎和拥护。一切有损于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举动,都会遭到中国人民强烈的反对和抗争。四是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来发展自己,又通过自身的发展来促进世界和平。中国坚持实施互利共赢的对外开放战略,真诚愿意同各国广泛开展合作,真诚愿意兼收并蓄、博采各种文明之长,以合作谋和平、以合作促发展,推动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

  可以说,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既包含中华民族在漫长历史发展中形成的独具特色的中华文明的深厚根基,又反映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综合了当今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创造性成果。

  第三,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是海纳百川、集八方精义创造出的全新的文明形态。

  马克思主义历来认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两个前后相继的社会形态。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最直接的历史前提,社会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创造的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没有资本主义创造的文明基础就不可能有科学社会主义的产生。承继资本主义时代一切有利于社会主义自身发展的文明成果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发展的基础。正是这样,中国共产党以丰富的政治智慧和高超的艺术将西方的和非西方的先进经验、传统的和近现代的文明成果引入社会主义中国的文明发展之中,使中华文明发生质的飞跃,进入到新的阶段,形成了一种新兴的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人类文明形态。

  这种新兴的人类文明摆脱了资本发展的链条,跳出了世界帝国主义的文明体系,获得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对近代以来一直居于支配地位的资本主义文明的统治地位和多方面的垄断权给以重创。同时,它也突破、超越了原来以过分的高度集中为主要特征的社会主义苏联模式,完全是根据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中国国情和时代特征找到的适合本国国情、又反映人类文明发展一般规律、特别是社会主义文明发展一般规律的文明发展道路、发展方式。

  这种新兴的人类文明,在经济上把市场和社会主义有机结合起来,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种体制,在所有制结构上,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形式共同发展;在收入分配制度上,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并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日益充分和广泛地实现社会公平;在宏观调控上,运用计划和市场相结合的方法,保障国民经济的健康运行,做到全国一盘棋,即全国各地区、各产业、各部门、各行业都能保持合理均衡、持续协调地发展。同时国家采用经济的、行政的、法律的手段,保证重点项目建设的完成,保证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符合国民经济发展的总体要求。在政治上建立起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相适应,同西方多党制和议会政治根本不同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这是一种本质上全新的政治文明。在思想文化上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灵魂,坚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方针,既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又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促进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大繁荣大发展,与西方以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价值观为核心的资本主义文明根本不同,努力建立人类历史上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在社会建设上一切以有利于民生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努力构建惠及广大劳动人民的和谐的新型社会关系。与西方以资本进行掠夺根本相反。在对外关系上既坚决拒绝外来干预,又主动扩大开放,积极学习世界上所有的先进经验,促进世界的进步事业与和平发展。

  这种新兴的人类文明找到了实现人类某些共同追求的具体道路。人类在解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个大主题方面有某些共同点、共同追求。如:关注人的价值、权益和自由,关注人的生活质量、发展潜能和幸福指数,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追求天人和谐、人际和谐、身心和谐,向往“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的理想社会;解决能源、疾病、环境等全球性问题,等等。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从理论指导、根本制度、发展目标、发展道路和发展方式等多方面为日益深刻地逐渐解决这些共同性问题提供了现实可能和保证。

  三、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在多层面上推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

  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是中国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人类文明的伟大创造,它又在多个层面上推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为人类文明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第一,在中华文明史上,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坚持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立足于现时代,根据中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维系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统一的优良思想(如讲仁义、倡忠勇、敬孝悌、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合和、求大同等)、宏大抱负(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壮烈情怀(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国家利益至上的精神( 如“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不辱使命的责任感(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等赋予社会主义的内容,推进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第二,在社会主义文明史上,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验证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一切民族走向社会主义文明的不可避免性和具体道路的差异性的理论、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统一性和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发展形式的多样性的理论。它汲取了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经验教训,突破了苏联模式,以理论和实践双重探索的丰硕成果,回答了苏联模式未能回答的经济文化落后国家率先进入社会主义以后如何建设、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问题,把社会主义文明推进到能够应对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发展趋势的新阶段。

  第三,在世界文明史上,中国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创造的奇迹,丰富和发展了人类文明发展道路及其理念,特别是为大多数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走向现代化提供了经验和启示;中国对国际社会的支援、对国际事务的参与和负责任的态度直接推动了当今世界文明的发展。这不仅有利于发展中国家,而且有利于西方发达国家。

  事实证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不仅继承了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而且为全面深化和推进人类文明提供了多方面条件和保证。

  事实还证明,多样性是世界文明的一个基本特征,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动力。所谓“西方文明中心论”,是不符合人类文明发展趋势的。

  在人类文明史上,一些有远大历史眼光的卓越的思想家,曾高度评价过中国古代文明对人类文明史的贡献。如法国启蒙运动领袖伏尔泰在《哲学词典》“光荣”条文中宣称:“世界的历史始于中国”。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也说:“历史必须从中华帝国说起”。今天,人类已进入21世纪,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社会主义道路上,中国人民创造的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尽管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水平,但是,它已经展示了伟大的前途。中国人民将进一步总结经验,加强社会主义社会全面建设,不断丰富发展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以肩负起历史赋予的推动世界社会主义复兴、促进人类历史发展总趋势不断向前的重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与人类文明史研究》,批准号11azd042项目阶段性成果)

  (作者:武汉大学教授)

返回顶部
分享:
留言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