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才是未来

——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述评

2012.04.10 14:12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2012/07     作者: 聂运麟 周华平 王喜满 吴国富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字号:【

  举世瞩目的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于2011年12月9日—11日在希腊的雅典举行。来自61个国家的78个共产党和工人党的100多名代表与会,其中包括执政的古巴共产党、越南共产党、朝鲜劳动党和老挝人民革命党的代表。

  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年会已经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一项重要活动。希腊共产党承办了最初的七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并创办有会议网站和会刊《国际共产主义评论》。近年会议先后在里斯本(葡萄牙)、明斯克(白俄罗斯)、圣保罗(巴西)、新德里(印度)和茨瓦尼(南非)召开。2011年的会议又回到了希腊。本次会议的主题是: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围绕着这一主题,与会各国代表就下述问题进行了认真探讨。

  一、苏联解体的原因与教训

  2011年是苏东剧变20周年,苏联解体的原因与教训自然成为会议讨论的重要议题。

  葡萄牙共产党中央书记处书记曼努埃拉·圣贝纳迪诺指出,葡共认为,苏东剧变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教训:(1)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是群众自己的事业,群众的积极参与是社会主义取得胜利必不可少的根本前提。(2)共产党的先锋作用在成功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过程中不可或缺。(3)革命不能输出和复制,这与社会发展一般性规律并不矛盾,它只是意味着社会主义的建设必须与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相适应。(4)现实正如列宁所警示的那样,建设新社会的进程将比想象中的要更长久和更复杂,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方向仍然是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

  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中央政治局委员西塔拉姆·亚秋里认为,苏联东欧的剧变有苏共后期理论上的原因,一方面是对社会主义建设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认识不足,另一方面是对资本主义具有一定的自我调整、自我更新、自我发展的能力估计不足。

  印共(马)认为,除思想认识上的偏差外,苏东国家还在实践中犯了错误:一是国家的性质与形式。无产阶级专政是绝大多数人对作为少数剥削阶级的专政,这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阶级性。然而,这种阶级统治形式需要根据不同的社会主义发展阶段进行不断改进。在资本主义的包围下,在内战时期,专政的形式是必要的。但在二战后巩固社会主义时期,当社会主义发展到需要人民更高程度和更大范围参与时,如果国家不能作相应的变革,就会窒息人民的积极性,导致人民的不满和疏远。另外,同一的国家形式并不适用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各个国家具体应采取什么形式,需要由其历史传统和现实的经济社会情况来决定。二战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采用苏维埃这种国家形式,忽视了各自国家的经济社会情况和历史传统,产生了严重的后果。二是社会主义民主。相对于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民主应该更加深刻和更加丰富。资本主义给予的是形式上的民主权利,但并没有为广大人民提供实现这些权利的条件。社会主义必须既要为人民提供广泛的民主权利,更要为人民提供实现民主权利的条件。然而,在许多国家的社会主义民主建设进程中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一是无产阶级专政被先锋队(如政党)的专政所取代。这就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即党的政治局制定的政策,却需要强制手段让公民予以执行。二是在民主集中制执行的过程中,党内民主不断削弱,而集中却不断强化,这就导致官僚主义的滋生、腐败和裙带关系的盛行、特权的制度化等。所有这些导致了党与群众关系的疏离。亚秋里指出,戈尔巴乔夫本应该纠正社会主义在专政与民主关系中的种种扭曲,但他却放弃了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和民主集中制,解散了革命性的政党,最终导致社会主义制度的解体。三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在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下,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曾经获得过快速发展,然而,为了保持经济的长期快速发展,还必须对经济管理体制进行经常性的变革。变革能够使经济跨越到新的发展水平,反之则会导致经济的停滞。但在戈尔巴乔夫领导时期,在被资产阶级神化的市场经济思想的影响下,苏联完全抛弃了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破坏了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把社会主义国家推向解体。四是思想意识形态工作。社会主义不可能在执政党的意识形态之外存在和发展,它只能在集体主义意识不断增长的前提下得以保持和发展。但苏共在其存在的最后阶段,却在公开性、民主化、自由化、多样性的旗号下,放弃了思想意识形态工作,任由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对党员和广大人  民群众的阶级意识进行不断地侵蚀,致使种种反社会主义的言行不能得到有效的抵制。

  二、西方的周期性危机、结构性危机及文明的危机

  与此前三次国际会议一样,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也是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特别关注的问题。会议的《最后声明》在谈到当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发展的态势时指出:“在当前国际形势下,深入持久的资本主义危机在继续蔓延。”与会代表普遍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一种天生就带着危机运行的制度。所以,没有一种金融改革可以把资本主义世界从这种危机中拯救出来。尽管许多国家发出了“危机的最坏阶段已经离我们远去”的勇敢宣示,但是第二天的实际生活就拆穿了这种宣示的浅薄和无知。

  关于这次经济危机的性质问题,会议的《最后声明》再次强调:“这次危机是一场制度性的危机。并不是由于资本主义体制的问题,而正是由于其根本制度本身存在缺陷,从而才导致经常性和周期性的危机。这也是由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不断尖锐化所造成的,而不是由于缺少系统性的治理政策,或者是由于对贪婪的银行家和资本家缺乏有效监管导致的结果。”因此,会议认为,这次危机突出了资本主义存在的历史阶段性,也证明了反对垄断资本主义斗争和推翻资本主义革命的必要性。

  美国共产党主席萨姆·韦博对危机的发展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美国的经济危机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再是周期性的危机而是结构性危机。造成结构性危机的原因是:第一,由于大量制造业的迁出及工作岗位的减少,致使工人工资下降或长期失业,导致社会购买力低下和税收减少,从而在美国的各个层面引发危机。第二,美国政府的政策在过去30多年都是由右翼保守势力推进的,这导致了经济监管的制度性缺失,并使垄断公司及企业能够为所欲为,投机、欺骗和腐败盛行,从而引发危机。第三,过去30多年的新自由政策催生了寄生的金融资本主导性地位的提升,它们通过兼并重组并购企业,使越来越集中的资本进行金融风险的投资,从而衍生出各种形态的泡沫经济,引发了各方面的危机。

  南非共产党代表认为,从本质上讲,这场经济危机是“三管齐下”的危机。首先,这是一场周期性的危机,是一次典型而特别严重的“繁荣——萧条”式循环的危机。其次,这是一场结构性的危机,是20世纪资本主义积累中心的决定性转移,即从北美、日本和欧洲向东南亚的转移。第三,这是一场文明的危机。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正在导致自然资源(水、渔类、耕地)的批量灭绝,导致南方国家小规模农业的破产(从而造成乡村的城市化),导致气候条件恶化,从而给非洲和低地岛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资本主义是一种基于利润需求,而不是基于社会及环境需要的制度,这就使其无意去解决环境危机。

  2011年的经济危机还突出表现为主权债务危机的新特点。印共(马)代表指出,资本主义的逻辑是,政府通过建立自己的债务来拯救那些企业巨头,而不是承担起满足人民不断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这就使自己陷入了债台高筑的漩涡当中。因此,企业破产而导致的危机,如今呈现出来的是主权债务破产而导致的危机,正是这种主权债务破产威胁导致滚雪球般地加深了危机。

  三、西方福利国家制度的衰落

  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特别讨论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条件下垄断资本对工人阶级的进攻,以及由此产生的资本主义国家福利制度正在走向衰落的重大问题。

  据保守估计,过去三年,资产阶级政府的救市计划花了超过10万亿美元的资金。这些钱均出自纳税人之手,如今纳税人还要承担政府破产的后果。负债累累的政府为逃脱破产的命运,不得不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欧盟中央银行的资助,其条件就是大力紧缩政府开支和急速减少政府财政赤字。为此,资产阶级政府首先和主要的措施就是削减数额巨大的社会福利开支,向劳动人民的生存权利展开进攻。在此情况下,20世纪下半叶被吹上了天的“福利国家制度”正在走向衰落,“福利国家”的神话正面临破产。

  瑞典是典型的“福利国家”,那里的情况怎样呢?瑞典共产党代表谢尔·白格登在会上指出:“当1991年苏联解体时,瑞典的资本力量也开始拆除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方面的进步成就。这些进步成就是全体人民以苏联为榜样,通过艰苦斗争才取得的。”他接着指出,目前瑞典的16—24岁青年当中存在着高达25%的失业率。自1991年以来,瑞典至少已丧失了35万个工作岗位,其中一半属于公共部门。医院正在私有化,只有付钱才能享受其服务。这使瑞典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卫生保健体系,变成仅仅进行“紧急救助机构”了。

  英国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福利国家的另一个橱窗。英国新共产党总书记安迪·布鲁克斯在论述到英国的社会福利制度时指出:“英国保守党领导的联合政府的削减计划是全面攻击公共部门的计划,其设计的目的就是将资本主义的危机强加在工人阶级的肩上,削减养老金计划的目的是通过增加28亿英镑来偿付政府财政赤字及填平公共部门遗留的股价下跌沟壑。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人在将来退休后得到的养老金比他们在第一次被雇佣时签约的工薪还要少得多。目前,英国新增加的失业人口达257万,还不包括原先已经登记的失业者,在业工人工作的时间更长,得到的工薪更少,而教育和卫生福利正在被削减,但富人阶层却能继续过着寄生虫般的安逸生活和享受着他们一直都在享受的快乐。”这种情况不仅存在于英国,北美也在削减社会福利,而富人们却毫发无损。

  对于福利国家制度的上述发展趋势,与会代表作了自己的评价。澳大利亚共产党代表安娜·费哈指出:“一些工业化国家的资本主义政府已经公开承认他们不再准备像过去一样提供社会保障,不论这些保障是失业、教育、医疗、住房、交通津贴还是养老津贴。福利国家已不复存在,个人只能依靠自己。”西班牙人民共产党的代表指出:“资本主义所谓的‘福利国家’已经在资本家为保持利润率所施加的压力下被挤得粉碎。”

  福利国家制度的衰退,表明资本主义已经陷入治理的困境。正如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代表所指出:“今天,当资本主义危机刺痛了资本家的时候,才使他们清醒地意识到,赞同社会民主党的‘福利国家’政策对恢复资本扩大再生产的周期并没有作用,他们已经迅速走向另一个更加坚韧、更加激烈的发展模式和管理模式,这对资产阶级民主也构成威胁。”

  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最终声明》进一步指出,在美国、日本、欧盟,各种形式的资产阶级的治理困境正在显现。“这种困境表现为:一方面,资产阶级政府的政治路线导致长期的和严重的经济衰退;另一方面,一揽子国家支持计划把大规模资金投向了跨国垄断集团、金融资本和银行,这种政治性治理加剧了通货膨胀并导致公共债务的增加,并使公司破产变换为主权破产。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却没有办法来解决危机带来的生产力和资源的大规模破坏、大量失业、工资下降、社会保障的缺失、贫困的大幅度增加等一系列问题了。”资本主义治理的困境,是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体现,是它自身无法解决的。

  四、工人阶级斗争的加强

  2011年是苏东剧变以来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反对垄断资本的斗争广泛发展的一年。正如会议发表的《最后声明》所指出:“为争取全世界工人的社会权利、劳动权利和社会保障权利而发起的反对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剥削和压迫的群众斗争在不断高涨。”发生在雅典、伦敦、华盛顿、巴黎、罗马的反抗运动唤醒了广大人民群众,振动了整个世界。20年来工人阶级和群众运动的沉寂局面终于被打破了。

  与会代表认为,当前工人阶级的斗争与以往的斗争有所不同,它具有自己的具体内容和特点。这就是,全球的资本家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夺回了一个世纪以来工人和人民群众通过斗争所获得的社会成果,这是引发这场斗争的直接原因。因此,目前我们正面临着一种反对工人阶级的持久战争状态,即资本家试图将经济危机的后果转嫁到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身上的一场世界战争。

  这场斗争同工人阶级以前进行的以反对帝国主义为中心的斗争是不一样的。在澳大利亚,人们称这场斗争为“最后的斗争”。

  在反对垄断资本转嫁经济危机的斗争中,希腊工人阶级走在运动的前列,起到了突击队的作用。希腊共产党和希腊全体工人战斗阵线在反对垄断资本的斗争中起到了“导向性的领导作用”,在整个危机期间,希腊总共发动了23次总罢工,这使反人民的措施难以通过和推行。为此,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专门通过了支持希腊工人阶级斗争并向希腊共产党和工人阶级致敬的决议。

  英国工人运动在斗争中也有突出的表现。英国新共产党总书记安迪·布鲁克斯指出:“英国及整个欧洲反对统治阶级的攻势正在增长。”这场斗争起源于希腊工人反对紧缩计划的斗争,罢工浪潮已扩展到整个欧洲大陆。2011年11月,英国公共部门成千上万的工人被动员起来举行了规模巨大的罢工,特别是在11月30日的英国工会联盟行动日,参加罢工的20多个工会组织(包括庞大的教育、行政、卫生、地方政府工会和学生的代表)动员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人走出来反对政府削减养老金的举措。英共认为,这次罢工“比历史上著名的1926年英国工人大罢工还要大”,因而称其为“英国工人运动史上规模最大的全国总罢工。”

  美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对世界举足轻重。美国共产党主席萨姆·韦博介绍了本国工人运动的发展情况。在美国,“我们已经看到劳工运动的浪潮波涛汹涌”,2011年秋天,占领华尔街运动让全国乃至全世界震惊,“99%与1%鲜明对比的主题重重地拨动了阶级斗争的和弦,表达了我国不断增长的阶级愤怒”。他特别强调了美国共产党在运动中所起的作用,指出美共“支持并加入了占领运动,党的几个领导人及一些积极分子由于参加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而被拘捕,其中包括美共全国委员会委员约翰·巴赫泰尔和美共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的妻子美共党员罗伯特·伍德”。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一个成就是,在很多地区,占领运动的积极分子、劳工、左翼以及共产主义者正在建立重要的联系。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另一个成就是唤起了工人运动。在占领华尔街运动后的几个星期,美国中西部的威斯康星州的工人也发动了长达几周的和平占领运动,他们为捍卫工会和工人的权益反对极端保守主义的共和党。在俄亥俄州,共和党抛出了限制工会运动的法律,但是11月份工人和选民以压倒性的票数颠覆了该法案。

  五、当前工人阶级的任务

  尽管2011年各国工人运动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运动本身却存在着自己的弱点和不足,例如运动的方向不明确、组织分散和缺乏有力的领导、没有成熟的斗争策略等。因此,与会代表提出了当前工人阶级的任务。

  首先,要明确工人阶级和共产党人的任务。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代表指出:“我们要争取的是,恢复福利国家那样的陈旧模式并告诉工人阶级他们能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实行更好的管理?还是要告诉工人阶级,他们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不可能有体面的生活,并带领他们为推翻垂死的资本主义而斗争?”简要地说就是,“我们是要维持资本专政,还是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其次,要制定新的战略。南非共产党认为,共产党有必要从这一时期的斗争中吸取一些经验和教训,制定新的战略。新战略的内容主要是:建立广泛的联盟、在动员群众的基础上争取选举斗争的胜利、在左翼力量进入政府的条件下有效地使用国家权力。这是一种基于多党制选举基础的斗争战略,是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战略。尽管多党民主选举为精英阶层和富豪所青睐,但如今对于左翼力量来说,已经出现了探索利用多党选举制的必要性。

  第三,要考虑运用一切可能的斗争形式。巴西共产党代表认为,应该很好地进行议会斗争,但是,共产党人不应该沉溺于议会斗争和各州地盘的占领,要克服“议会主义”,将议会内的斗争与议会外的斗争结合起来,要从实际出发采取各种可能的斗争形式。同时,也要清楚地表明,我们不会放弃人民武装对抗反革命暴力的权利。因为,在任何情况下,这都是面临资本主义暴力时战胜资本主义暴力的唯一方式,人们只有用自己的力量来保卫自己。

  第四,要开展意识形态的斗争。会议的《最后声明》认为,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意识形态斗争在维护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击退当代的反共浪潮、对抗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以及战胜放弃阶级斗争的机会主义潮流等至关重要。共产主义运动要求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说明阶级解放与社会解放的一致性,促进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的斗争。

  第五,组建工人和共产主义的国际政治联盟。巴西共产党认为,为了提高世界范围内工人和共产主义领导者的潜能,组建一个政治联盟是必须而迫切的。葡萄牙共产党认为,共产党之间的合作需要考虑双方的权利平等,尊重彼此的差异,不干涉内部事务,保持策略的灵活性,以此来寻求最广泛联合的可能性。对于共产党人而言,团结和联合行动并不意味着政治的同一化或者人为地去构建共产主义运动,而是意味着聚集和交流不同的社会变革经验,并向着共同目标努力。

  第六,建立反帝国际阵线。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重提了前几次会议曾经提出的创建反帝国际阵线的问题。会议的《最后声明》指出,帝国主义的侵略加剧了,许多地区已经出现紧张局势和战争热点,军国主义化在增长,爆发地区战争的风险在增大。因此,为争取和平而开展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斗争,扩大和增强反帝国主义阵线就成为必须而迫切的任务。反帝国际阵线应该包括那些在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自决、追求和平、保护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支持维护工人社会权益、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反对法西斯主义的个人和政治力量。

  第十三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最后声明》强调,资本主义危机及其后果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已经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创造出各种根除战争、失业、饥饿、贫困、文盲的条件,才能根除亿万人民的迷茫,才能根除对环境的破坏。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为工人创造出他们所需要的各种发展条件。社会主义才是未来。”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

返回顶部
分享:
留言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