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道路 两种前景

2013.01.10 10:19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2013/01     作者: 汝信
字号:【

  两种制度、两种道路的博弈决定世界未来的前途

  当今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期,新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形成。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沉重打击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削弱了国际垄断资本主宰世界经济发展的能力,社会主义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实力增强,国际力量对比进一步发生积极变化,朝着世界多极化的方向发展。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总体经济实力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越来越大,2010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达60%左右,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美国虽然仍是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堡垒和“唯一超级大国”,但其霸主地位明显衰落,它在世界经济中所占比重不断下降,2008年已降至23%,呈现走下坡路的趋势。目前,西方许多人都在谈论和预测什么时候社会主义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以及某些新兴国家何时将赶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们已经对美国引领世界发展的能力和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产生怀疑,失去了对资本主义制度的自信。

  如果我们回顾前一二十年的情况,当时由于苏东剧变而发生的世界局势突如其来的变化,西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欣喜若狂,趾高气扬。福山抛出的“历史终结论”是具有典型的,他宣称,历史已告终结,资本主义最终战胜共产主义,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已成为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由之路”。历史已无情地驳斥了这种谬论,现在连他本人也不得不对此作出修改。此外,有些西方学者(其中也有左翼学者)鉴于全球化语境下西方垄断资本势力的扩张和加强,提出关于全球化时代世界新秩序的理论,即“新帝国论”。他们认为,世界历史经历了一次“后现代转型”,帝国主义时代业已过去,民族国家行将消亡,新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已经形成,其重要标志就是新型“帝国”的出现,实质上是断言资本帝国已确立对世界的全面统治。历史的发展证明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帝国主义并未退出历史舞台,仍在世界各地兴风作浪,但资本帝国的全球统治只是某些人的幻想,无论是他们心目中美国主导的“美利坚帝国”,或是以欧盟为蓝图的“欧洲帝国”,都是无法实现的反动的乌托邦。铁的事实是,当今世界上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基本社会制度,即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种制度、两条道路的矛盾是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之一,它们之间的较量和博弈将决定世界未来的前途。

  金融危机沉重打击了资本主义制度,可能成为垄断资本统治由盛而衰的转折点

  2008年爆发的震撼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金融危机,至今尚未结束,经济发展的前景中充满着不确定性风险。这次金融危机延续的时间长,影响范围广,几乎遍及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包括美国、欧盟和日本,其严重的影响和后果,可以说已成为危及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社会危机。以前面提到的妄图以金融资本统治世界的新帝国(美国和欧盟)的情况来说,都仍在经济危机的泥沼中苦苦挣扎。美国奥巴马连任总统后首先面对的是“财政悬崖”这个难题,美国政府连续多年靠赤字财政多印美钞吃饭,每年赤字超10000亿美元,国债累计高达天文数字,以此来维持美国的世界霸权,显然是难以为继的。美国虽自称已走出金融危机,但经济复苏乏力,特别是失业率居高不下,一直在8%左右徘徊,造成社会动荡不安,引发“占领华尔街”那样的群众抗议活动。欧盟的形势更差,主权债务危机凸显,有些国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甚至危及欧元和欧盟的存亡。失业问题尤其严重,欧元区失业率已达创纪录的11.6%,有的国家甚至超过25%,特别是适龄劳动青年失业率竟高达50%。在那些国家,大规模罢工和群众抗议活动已成常态。现在许多著名经济学家都对资本主义世界今后经济发展抱悲观估计,同时进行反思,探讨造成这场危机的原因。有的反思针对政策和管理技术(如加强金融监管之类)的层面,有的则深入探究其制度根源。现在大家把新自由主义作为造成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而加以批判,这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应提高到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批判,必须深刻揭露它和现代垄断资本主义的内在必然联系,在经济全球化加速进行的条件下,新自由主义成为主流并非偶然,因它最有利于国际垄断资本的全球扩张,利用优势力量到世界各地剥削剩余价值,攫取最大利润。因此,新自由主义代表着现代垄断资本主义的本质要求,新自由主义的破产也是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表现之一。此次金融危机很可能成为垄断资本主义的统治开始走向衰落的转折点。在世界历史上,资本主义制度曾起过巨大进步作用,目前也仍掌握着发达的生产力和先进的科技,可是它已丧失了推动社会发展前进的原动力,而日益沦为阻挠社会进步的障碍。从长远看,它必将让位于更高级的社会主义制度,这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当然,我们不应低估资本主义为了克服危机而进行自身调整,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复苏和发展的可能,迄今为止,它在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方面在全球仍然占优势,但是,现代资本主义已走上盛极而衰的道路,它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美好时光已一去不复返了。

  社会主义代表历史前进的方向,但仍需经过长期、艰苦和复杂的斗争

  金融帝国的衰落已显端倪,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会很快瓦解,现代资本主义被更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所代替更非一朝一夕之功。从世界历史上看,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取代业已过时的旧制度往往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有曲折、反复甚至倒退,经历痛苦、挫折才能完成。古代奴隶制度退出历史舞台和罗马帝国的衰亡,近代新兴资产阶级推翻封建制的斗争,前后都经历了好几个世纪,而作为一种新的社会制度的社会主义的出现还不足百年,这说明在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尚需进行长期、艰苦和复杂的斗争。

  一国人民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并不取决于个人的主观愿望,也不是仅仅由单纯的经济因素决定的自然发生的过程,而是国际与国内、客观与主观、阶级力量对比、社会矛盾性质以及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各种因素错综复杂地相互作用的结果。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在展望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前景时,不可能去具体预测社会主义何时将有怎样的发展,而只能从当代世界的现实出发,客观地分析社会发展趋势,提出一个在现实条件下可能实现的目标作为全力争取完成的任务罢了。纵观当代世界形势,垄断资本主义正陷于深刻的危机,呈衰落趋势,证明资本主义并非天然合理、永世长存的好制度;另一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的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向全世界充分展示了新兴的社会主义制度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从世界形势来说,这将为社会主义运动的进展提供新机遇,展示新可能,开辟新视野。

  在展望世界社会主义的未来时,有必要重温列宁的一系列有关重大战略思想和理论观点,世界虽然已经发生了巨变,但列宁的这些思想观点在今天仍有发人深思的指导意义。

  列宁认为,由于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的规律,社会主义变革将首先在帝国主义体系的薄弱环节取得成功,这薄弱环节并非作为体系核心的资产阶级统治强大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是处于体系边缘的资本统治较弱而又阶级矛盾尖锐、经济文化相对落后但革命主观力量又相对强大的国家。因此,未来社会主义的新进展最可能发生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地区。

  列宁指出,一切民族都将走向社会主义,但走法却不完全一样,要承认多样性。究竟具体怎样走,要由千百万群众在实践中用实际经验来表明。因此,走社会主义道路必须根据各国不同的具体条件,马克思主义必须与各国实际相结合,并无统一模式。

  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斗争的结局归根结底取决于构成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有赖于他们争取自身解放的斗争。因此,列宁认为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是完全有保证的。

  历史将证明列宁的正确,我对此深信不疑。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

【打印】 【纠错】 【求是论坛】 【网站声明】   网站编辑: 乔雪
分享: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