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GDP的新思路

2013.07.24 17:07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2013/14     作者: 石建平
字号:【

    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必须调整和完善经济核算体系和干部政绩考核体系。绿色GDP的研究已经开展一段时间,但要付诸实践仍遇到很多困难,这就有必要提出绿色GDP的新思路。

  一、对现行GDP核算体系的认识

  GDP是按市场价格计算的一个国家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它综合反映了一个国家国民经济发展的总量规模、增长速度与结构状况,它以市场交易为基础,物品和服务都是以其交易的货币价值进行核算的。应该说,目前GDP指标是较好反映一个区域经济总量规模的指标,除此之外还没有一个指标能综合反映区域发展的总体经济成果,因此,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对GDP的修正是完善而不是摒弃,是优化而不应淡化。

  我们讲不要挥舞GDP的指挥棒,是指不要片面追求GDP,把GDP作为衡量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和考核干部政绩的唯一指标,调整完善政绩考核体系,认识到现行GDP考核指标的不足。现行以GDP为主要指标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没有反映自然资源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和生态资源的巨大经济价值;没有反映生态环境恶化带来的经济损失;没有反映自然资源的耗减与折旧等。GDP把各部门投入到环境整治的费用计入部门总产值及增加值中,把灾毁修复投入也计入GDP,这就导致了一定程度的虚增长。以此作为考核指标,就容易产生片面追求发展速度、忽略发展效益,片面追求自然的产出、忽视对环境回报的倾向,不利于促进转变发展方式、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因此,必须研究改进GDP核算方式,改变经济增长的导向。

  二、绿色GDP核算的探索

  20世纪70年代以来,经济发展难以持续的严峻形势迫使人们对以前高消耗的经济增长方式进行反思,也开始考虑对现行GDP核算体系进行调整,研究成果提出,将环境成本和能源消耗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由此出现了“绿色GDP”即绿色国内生产总值的概念。

  20世纪90年代以后,对绿色GDP的探索更加深入。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的《21世纪议程》,在第一部分第八章“为可持续发展制定政策”中指出:应在所有国家中建立环境与经济一体化的核算体系。应发掘更好的办法用来计算自然资源的价值,以及由环境提供的其他贡献的价值。国民收入和产值核算应予扩充,以适应环境与经济一体化的核算体系,从而补充传统的国民收入和产值核算方法的不足。纵观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环境与资源核算体系的研究,主要从三个方面展开:一是建立实物量形式的环境核算体系,以实物量表示的环境因素指标作为制定经济、环境政策的参考依据;二是对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将环境核算以价值量形式完全纳入SNA的各方面,彻底改革SNA;三是通过建立卫星账户以附属体系形式将用实物量和价值量表示的环境因素纳入SNA之中,形成SEEA(联合国2012年颁布的《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指标体系。

  近年来,我国一些部门和研究机构,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国家环保总局、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社科院等,都对绿色GDP核算理论进行了深入研究,开展了大量有效的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国家统计局与挪威统计局合作,编制了 1987年、1995年、1997年中国能源生产与使用账户,并在黑龙江省、重庆市、 海南省分别进行了森林、水、环境保护支出等项目的绿色核算试点。为了适应我国经济工作重点转到“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提高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上来,在2003年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国家发改委曾提出研究绿色GDP的工作安排,2005年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开展了绿色国民经济核算和污染损失调查评估试点工作。2006年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了《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这成为中国第一份环境污染调整的GDP核算研究报告。由于绿色GDP核算体系的调整涉及面广、难度大,目前仍处于研究试点阶段。

  三、绿色GDP的简化计算及其运用

  按照SEEA的原理以及绿色GDP的概念,要建立起绿色GDP的完整体系,需要专门机构组织、专门人员操作,并经统计部门认可,技术难度和工作复杂程度都非常大。一是对资源环境损耗的定量化难度很大,自然资源损失的价值量估算尚未统一标准,环境价值和生态价值的损耗也很难估值;二是对资源环境破坏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计算相对容易,对间接经济损失计算难度较大;三是统计基础资料和台帐建立很薄弱,资源环境方面的统计制度不完善,涉及部门多,统筹难度大;四是绿色GDP数据的公开使用将受到限制,在基础工作不到位的情况下,绿色GDP只是研究性成果,不能作为官方数据,而统计数据的公布使用需要由《统计法》来规范,目前尚不具备公开发布使用的条件。

  既然目前全国还没有比较令人信服又获统计部门认可推广的绿色GDP指标体系,而要等到国家正式启用绿色GDP又需要时间。这种情况下,并不排除进行绿色GDP简化研究的可能。绿色GDP简化值虽然不是真正意义和全部意义的绿色GDP,但它是立足于绿色核算原理而研究计算得出的框架指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资源环境损耗的GDP修正,可在一些省份或地区先行试点。

  绿色GDP的简化计算是从经济社会的负面影响和正面成果两个方面展开的。一是计算经济社会活动的负面成本,即遵循1993年SNA核算原则,对有关环境、资源核算的项目及其分类进行归并和简化;对环境质量的降级成本,重点计算环境污染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和部分间接经济损失;核算环境污染直接经济损失采取恢复费用法,即使各种环境要素质量恢复到正常状态所需的全部费用,可以一个地区环保和生态重大项目的投入来估量这部分价值量,在此基础上加上当年重大环境污染事件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环境污染的间接经济损失主要以空气、水等污染造成疾病增发增加的医疗费用来衡量。对主要自然资源如土地、森林、水、矿产等自然资源的损耗采取存量变化价值化,变资源的实物量为价值量,得出资源环境的总损失从GDP中扣除,同时对一个地区年度发生的主要自然灾害的直接经济损失从GDP中扣除。二是计算经济社会活动的正面成果,资源再生产业既处理了废弃物,又产生了新产品,应将成果价值化,并对其进行放大处理,在GDP中增加这部分价值。目前,国内外研究绿色GDP主要计算资源环境的损耗价值,把资源及环境的损耗从GDP中扣除,没有计算正面成果。这显然还不够,可将资源循环的利用、废弃物资源化成果价值量化并作倍增处理,在GDP中增加这块产值。由于绿色GDP的新思路考虑了循环经济发展和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成果,其导向作用将更加明显。

  因数据处理与历史资料积累不足的缘故,简化计算得出的绿色GDP没有包含全部的资源环境损失,而是对一些可以价值量化的资源和环境损失先行评估,对主要的资源环境损耗侧重于直接经济损失的估算。暂不宜公开发布,但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简化值,在一定范围内运用,作为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开展政绩考核的重要参考。在当前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的实践中,亟需这样一个可以运用的指标,改进纯GDP的考核导向。

  计算绿色GDP的思路还有很多,重要的是落实绿色GDP的理念,在实际工作中加强资源环境的保护,减少资源浪费,发展循环经济,使GDP的核算真正披上“绿装”,助推生态文明建设。

  (作者: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打印】 【纠错】 【求是论坛】 【网站声明】   网站编辑: 张盼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