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思危、坚定信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程似锦

2014.02.25 14:56
来源: 《红旗文稿》     期号: 2014/04     作者: 李慎明
字号:【

  抓住机遇、应对挑战有两条很重要:一是决不能把问题看得过于严重,对前途丧失信心,甚至否定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和正确方向。必须坚持继续解放思想,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任何倒退都是没有出路的。二是一定要居安思危,决不能看不到存在的问题,盲目乐观,拒绝与时俱进。

  

  从全党全国的角度看,必须抓好以下几个问题。

  1.坚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和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取得一切成绩和进步的根本原因,也是我们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谱写人民美好生活新篇章的根本保证。理论非常重要。理论正确,党就坚强,政策就正确,思想就统一,经济就发展,社会就稳定。反之,党便涣散,政策便失误,思想便混乱,经济便停滞甚至倒退,社会便动荡。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从另一角度来说,错误的理论必然产生错误的行动。从一定意义上讲,我们正在干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干过的事业。我们党从来没有领导过市场经济,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与国际资本直接、全面地打交道。我们这艘社会主义的巨轮驶向了波涛汹涌、暗流旋动的经济全球化的大海。除了马克思主义,别的任何理论都无法解决我们当代面临的问题。没有自己的理论,就必然会成为别人的俘虏。因此,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紧密结合当今时代的特征和中国的实际,坚持创新符合中国实际、国情、道路和利益的理论,我们才能一直走在阳光灿烂的大道上。

  2. 以改革创新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

  一是“五位一体建设”与党的建设的关系。现在,都在讲要搞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这“五位一体建设”,但是,我们应该切记,领导这“五位一体建设”的是中国共产党。因此,我们要搞好“五位一体建设”,就必然首先用改革创新精神把党建设好,在“五位一体建设”中把党建设好。这是我们搞好“五位一体建设”的根本政治保证和根本政治前提。不重视党的纯洁性和先进性建设,“五位一体建设”就断然搞不好。

  二是“大党建”与“小党建”的关系。“大党建”主要是指党的理论、性质、宗旨、纲领的先进性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策略的正确性。“小党建”主要是指理论学习、组织工作、思想政治工作、作风建设、反腐倡廉等具体党务。党的各级组织特别是省委以上领导班子,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更应该关注一下“大党建”这一更为重要的问题。在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配备中,不能仅配备懂经济特别是要防止配备仅会抓GDP增长的干部,一定要注意适当配备一些对“大党建”关心并懂行的干部。

  三是党的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的清正廉洁与理论素养的关系。作为高级领导干部,仅清正廉洁还不够,更重要的还应有较高的理论素养。清正廉洁的并不一定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则一定是一位清正廉洁的好干部。较高的理论素养是涵盖清正廉洁的更高要求。因此,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一定要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关键领导岗位,必须掌握在忠诚于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手中。

  四是制度建设与把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掌握在忠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手中的关系。人是生产力中最革命、最活跃的因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的总和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制度是上层建筑的组成。所以,从根本上说,人决定制度。当然,制度对生产力和人则有反作用,在一定条件下,这种反作用则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我们也要高度重视搞好制度建设。我们要把制度建设与人的培养、教育与选拔高度统一起来。但从人是最革命、最活跃的因素来讲,人的培养、教育和选拔更具根本性。

  3. 必须始终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社会主义革命是在帝国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首先突破并获得成功的,这是社会主义革命不同于其他社会革命的显著不同之点。社会主义国家在一个相当长的发展时期内,不可避免地落后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就决定了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把追赶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现现代化作为自己的战略目标。在相对和平的历史时期,国家要发展,社会要前进,而经济建设始终是国家各项建设的基础、大局和首要任务。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党、国家生存发展的立国之本和政治基石,我们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下去。在四项基本原则中,十分重要的是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党的领导属于上层建筑范畴,社会主义道路首先体现在经济基础范畴。按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则更具根本性,更具有特殊的意义和重要性。从一定意义上讲,我们必须深化改革开放,但也必须坚持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改革开放的方向正不正确,首要和根本的是看能否在改革开放中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只重视解决经济增长和社会就业,不逐步解决所有制和分配中的问题,也就是说不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经济增长和较高的社会就业率就不可能维持长久,社会最终也不会稳定。所有制与分配,才是衡量我们党和国家的性质、宗旨的最根本的原则。这就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这一十分通俗而又深刻的道理。

  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是“成套设备”,不可把它们分割开来。必须坚持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四项基本原则、改革开放这两个基本点统一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从而真正做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4. 紧紧依靠最广大人民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始终坚持不变的价值观;“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亿万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是我们党始终坚持不变的真理观;“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是我们党始终坚持不变的动力观。我们党是立场、观点和方法的有机统一论者,是价值观、真理观和动力观的有机统一论者。立场、观点、方法、价值观、真理观、动力观,全部有机统一到人民群众这一主体上。我们党深知,离开群众,任何人、任何集团和政党,必然一无所成。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把马克思主义的词句挂在嘴上,经常背诵大段语录,形式上看好似“坚持”,但实际上言行不一,谋的是一己之私利,这是广大人民群众最为憎恨的作风。群众中的个体是一滴水,一滴水很容易干涸,但一滴滴水汇聚在一起,便成溪成河,成江成海。对于各种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歪风邪气和错误潮流,群众在一定条件下、一段时间内可能会无能为力,显得风平浪静,但在特定条件下,就有可能掀起巨浪,翻江倒海。正所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永久站立在人民这块大地上,我们党才能永久成为力大无比的英雄安泰。

  5. 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始终坚定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

  一是遵循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恪守国际法和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始终不渝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全面发展同各国的友好合作。

  二是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决不会屈服于任何外来压力,与此同时,决不干涉别国内政,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

  三是秉持公道,伸张正义,反对各种形式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积极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坚决维护世界和平稳定。

  四是建立捍卫祖国神圣领土和主权的强大的国防。这是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可靠保障。

  

  从党员和党员领导干部角度看,必须提高五个方面修养。

  1. 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2012年11月17日,习近平同志在政治局学习会上明确指出:“形象地说,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

  这些年来,在我们党内,人们常常提良心或讲良知,而不提党性了。这是一种历史的倒退。什么是正确的理想信念?从一定意义上讲,共产党的党性就是正确的理想信念。正确的理想信仰绝不是一种空洞的说教和理论。它是被一种理论所征服,并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依然自觉自愿、斗志昂扬、一往无前、义无反顾地去为之奋斗。泰戈尔曾说,鸟在黎明的黑暗时,感觉到光明唱出的歌。我们所说的正确的理想信念,主要还不单是指在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蓬勃兴盛时,更要在其十分困难时,看到其顽强的生命力和它必然的发展趋势和光明的前途。

  千万不要认为理想、信念、主义、道路虚无缥缈,与我们离得很远或没有一点关系。2003年在伏尔加格勒大学与一位30多岁的年轻女教师交谈时,我问她苏联解体的经验教训在哪里?她低下头半天不语。我很纳闷,等她再抬起头时,我发现她的眼眶里充满泪水。她说:“您问的这个问题平时我们都在回避,这是我们心灵上的疮疤。平时不想,心里还好过一点。你这一问,又把我心上的疮疤揭开了。我的心正在流血。30多岁的俄罗斯人对苏联解体前后的社会发展状况都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和对比。苏联解体后,绝大部分普通民众的实际生活水平突降了一半,吃到嘴里的东西整整减少一半;伏尔加格勒州男性人均预期寿命整整减少了10岁,女性减少了5岁。过去我总认为,‘理想、信念、主义、道路’这些东西虚无缥缈,与我相距甚远甚至没有任何关系。我的理想一是有个好工作,二是有个好家庭。但俄罗斯近十几年社会发展实践的惨痛教训告诉我,那些似乎虚无缥缈的‘理想、信念、主义、道路’,实际上与国家民族的命运乃至于我们每个人和每个家庭的命运都息息相关的。”

  现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无疑在全球范围内仍处于低潮。在世界社会主义低潮之时,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显得更为重要、更可珍贵。在低潮之时,每一名真正的共产党人,都应该有着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

  2. 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基本观点,都在直接或间接地讲述着人类历史发展的根本规律。这些基本原理和基本观点讲述的往往都是几百甚至上千上万年的事,决不能仅凭以十或数十为单位的短暂时间来评判其正确与否和功过是非。

  我们决不能把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学习当成自己的分外事,当成自己“政绩”以外的事,上级也不应把这一根本性的学习和掌握当成干部“政绩”以外的事。如果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功底不足,就不能自觉贯彻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一系列重大战略部署。因此,应该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水平作为我们考察、使用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根本标准之一。

  3. 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增强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读书是学习,在实践和群众中不断体悟,则是更为重要的学习。只有深入实际、深入群众,理论联系实际,才能真正增长才干,为党、国家、民族做贡献。

  当前,我们党深入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关于要不断增加与人民群众血肉联系的思想。每个党员特别是各级党员领导干部自觉投入这一活动,并在今后工作中坚持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培养一代又一代可靠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就有了根本的保证。

  4. 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认真关注、深入思考重大问题。作为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一是要忧党、忧国、忧民。这是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情怀。我们应该超越范仲淹。二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小写的人,关注小人生。你看,电视剧、小品、相声、文学作品等,不少生活剧确实也写得很好,赚得不少人的眼泪。但是,反映党、国家和民族命运的重大题材和坚定正确理想信念的作品却比较少,其中政治与艺术高度统一的则更是凤毛麟角。我对我国著名的书画家吴冠中先生这样一段话感到震撼,艺术只有两条路:小路,娱己娱人;大路,震撼人心。100个齐白石抵不了一个鲁迅。你看,齐白石画花鸟鱼虫,发扬光大了中华民族的优秀国画传统,值得人们尊敬。但在吴冠中先生的眼里,这是人生小路。而鲁迅特行独立,那么多人骂他,他却仍然坚持为国家、民族呐喊,他走的是人生大路。鲁迅是民族的脊梁,中华民族会世世代代记住鲁迅。真正的共产党人,应有革命的大功利主义。这就要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关心党、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关心国内外宏观、战略、前瞻性的一系列重大问题。

  在当今中国,要关注研究的重大问题很多。我个人认为,未来三至五乃至十年内,我国将面临“五大安全”问题。一是经济特别是金融安全。二是社会特别是就业与分配安全,背后是所有制安全,实质也是社会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安全”,即《宪法》总纲中所说的社会主义这一根本制度的安全。三是周边安全。四是中华民族的基因安全。五是以互联网霸权领衔为背景和工具的意识形态安全。从一定意义上讲,以上五个安全中,意识形态安全最重要。意识形态安全了,在思想、理论和政治上真正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四个安全都好应对。真正要做好以上“五个安全”,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关键在人”。全面深化改革,也是关键在人。人的关键中,一是没私心,即一心为公;二是有较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

  资本主义民主是少数人为多数人负责,而社会主义民主是人人起来负责。这是二者的根本和本质的区别。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大家看,不要靠从来就没有的救世主和神仙皇帝,人人起来负责,全靠我们自己,才能最终创造包括自己在内的全人类的幸福。这才是彻底的历史唯物主义。按照资产阶级政治学的观点看,我们处以上干部都是所谓的“精英”了。因此,我们决不能把自己混同于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在抓住大好机遇和应对严峻挑战中,应尽更多更大的心力。

  5. 认真改造世界观。我们坚决反对“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那套“左”的做法,但也要旗帜鲜明地大力提倡改造世界观。

  革命理想高于天。制度重要,决不能忽视制度的建设、改革与完善。但从整个党和国家来看,“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从根本上说,思想政治路线决定制度。从党员个人角度来说,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遵循、执行一定制度的根本前提。这就是内因是决定因素,外因仅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

  2012年5月3日,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在一个研讨会上说:我们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昔日和珅今安在?和珅为官20余载,贪污的钱物折算下来超过了11亿两白银,相当于当时清朝15年的财政总收入。和珅以自己这样的赫赫有名的“辉煌政绩”,成为了历史上贪官的代名词。

  过去,我认为“汉奸”这只是今后词典中的一个名词了。但现在确实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这让人长见识。这印证了我的老领导王震所说:“汉奸和抗日英雄都不会断子绝孙”的先见之明。现在,有人贪赃弄权甚至不惜作叛徒、汉奸、卖国贼从而“享受人生”,并误认为这些劣绩和罪过将会随着自己的逝去和时间的风尘而变成雪泥鸿爪甚至永远无从知晓。我们承认,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人世的沧桑,一些历史细节将可能会被永远湮没甚至是被歪曲篡改。但殊不知,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观其大略,常常无须繁多琐碎的历史细节,其所作所为在历史中所起的作用将无任何办法逃遁历史对其的审视,越是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的功过是非,人民和历史会最终将其辨析并记载得清清楚楚。

  干什么都需要一个好的世界观。血只能从血管中流出,从水管里流出的只能是水。要有一点人格追求。我们是一元论者;我们所说的政治信仰与人格追求是从内在到外在完全一致的统一体。现在社会上有的人,实质上是政治信仰与内心人格的相分离,这样的人口头上也讲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但内心世界为的是一己、一家的私利。这就出现“为穷人说话,为富人办事”的现象。我们国家的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迟迟得不到有效的转变,从根本上说,与一些干部的不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有着根本的关联。我们的党和广大共产党员与人民群众应该是鱼水关系,不应该是油水关系;也不应该是蛙水关系,需要时跳到水里游游,不需要时跳到岸上享受自己的安乐窝;更不应该是火水关系,如果是水火关系,那么这个党就离寿终正寝不远了。

  在历史的长河中,万千客观事物及其规律是自在的,不管人们承认与否,高兴与否,它恰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毛泽东说“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里讲的是真理观,如同康德所说的敬畏星空;毛泽东又说“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这里讲的是价值观,如同康德所说的敬畏心中的道德律。真理观与价值观有所不同,但在真正的共产党人那里,二者则在更高层次上统一起来。二者相加,则是人民和历史衡量任何政党和各级领导干部对错、功过的天平。我们决不反对谋取合理、合法的个人利益,但我们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我们党的领导干部,想问题、做决策都要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推动社会进步这一根本立场出发。如果在做决策时掺杂私心,就往往会出问题。领导干部今天的所作所为,必将接受明天历史和人民的评说。宋太祖怕史官的道理,应该是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以及专家学者明白的道理。这也就是说,任何有良知的领导干部及专家学者,都应该具备这一起码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责任心,这也就是说,都应该敬畏历史和人民。

  在分析苏联亡党亡国的原因时,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说:“由于对要求入党者审批的放宽,什么人都可以入党,其结果就是怀着各种私利的人混入党内。鱼烂是先从头上烂起的。从赫鲁晓夫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党的领导层就开始了腐烂。这些混进党内并企图不断高升的人入党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入党后,就意味着可以到非洲去狩猎,把自己的儿、孙子辈安排好,把自己的家庭安排好。共产党的蜕化变质和最终解体,实际上是在家庭这个最基础的层面就发生了。”应该说,这十分深刻。

  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绝不仅仅是个人和家庭的私事,共产党人特别是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世界观涉及党和国家变不变质、老百姓受不受苦的天大的事。党的高级领导干部队伍中若多几个亿万富翁,我们的党、国家和民族就必然少几个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特别是思想家,极而言之,还可能导致我们党的这座大厦最终的轰然倒塌。

  国内外,不少人特别是一些经济学信奉人的本质是自私的这一理论。大家知道,这理论来源于资产阶级经济学的老祖宗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和“经济人”假设,有人却崇拜得五体投地,并极力主张用这一理论来指导我国的经济改革。其实,“经济人”假说中的“人”,并不是虚拟的。这个“人”,本质上就是社会人。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制定经济政策,可以充分考虑每个个人的私利,以最大限度调动绝大多数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更好、更快地发展我国经济。但是,决不能把“经济人”假说泛化到政治、社会甚至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这样就必然带来“贿赂公行,卖官鬻爵,奸恶诈伪,上下相蒙”。人的本质是自私的观点,实质是私有制观念的产物,应该说同时也是维护私有制的根本的理论基础。有的经济学家主张把国有资产量化到个人,说只有这样才能调动个人的积极性,才能推动社会的进步。那么,我们可以反问,为何不能把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资产量化给广大打工者呢?我们决不赞成人的本质都是自私的观点。如果这种观点成立,至少你无法解释伟大的母爱。伟大的母爱和父爱,往往为了自己子女的生命,会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生命。一些人会说,这是因为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真正的共产党人往往会把我们党、国家民族当成自己的“大家庭”。为了自己这一“大家庭”的全局、根本和长远的利益,他们也会心甘情愿地艰辛奋斗和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为了中国革命的成功和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的几千万革命先烈不是已经这么做了吗?夏虫不可语冰。只有持资产阶级的一己私利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者,才根本无法理解我们真正的共产党人大公无私和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人之初,性本善不是性本恶,争论了很多年。人的生理指标可以遗传,但善恶观念不会遗传。所以,人本质是自私的观点并不成立。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的本质是自私的理论,是对伟大母爱和千百万革命先烈英勇无私行为和精神的亵渎。如果用这种观点解释资本主义,也无法论证资本主义的万古长青。因为人数占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绝不会长期忍受对他们冷酷而又残酷的剥削。他们最终都会明白要彻底解放自己,就必须首先解放全人类。真正全人类公平、正义和主张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才必然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归宿。决不要小看人的本质是自私的观点,正是这一观点,正在强烈地腐蚀部分干部群众;也就是这一观点,把我们的一些人甚至党的高级领导干部送进了监狱。改革开放以来,有500多名省部级以上干部犯了错误,受到了处理,其中一些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从一定意义上说,就是人的本质是自私的观点害了他们。我们知道,在传统经济体制下,在强调集体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同时,确实有严重忽略个人利益的现象。但我们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决不能重蹈西方极端个人主义和拜金主义的覆辙,而是要切实加强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在尊重个人利益和个人选择的基础上,使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国家利益有机地协调起来。

  让我们姑且承认人的本质是自私的这一理论。即使从这个理论出发,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长治久安、幸福和谐的中国,我们也决不能走苏联亡党亡国之路。如果走苏联亡党亡国之路,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领导亿万人民奋斗和几千万先烈用鲜血换来的新中国就会改变颜色,我们就会重新步入1840年鸦片战争始直到1949年止这长达109年的动乱、内战甚至饱受外敌入侵、蹂躏、盘剥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旧中国。苏联人口少而资源丰厚,而我国则完全相反,人口多而资源不足。如果我国重踏苏联最终之覆辙,其后果则一定会比当年的苏联悲惨得多。几代中国人英勇奋斗了长达109年,终于结束了动荡、内乱、内战甚至外敌入侵统治蹂躏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十分惨痛的生活。我们这一代人决不能成为历史的罪人,让这一悲惨的历史重演。

  有一个好的世界观,是一个人毕生的巨大财富。我们并不一味反对考虑个人利益,但切不可过分。辛弃疾词曰:“千年田换八百主,一人口插几张勺?”钱财聚敛太多,有什么用处?私心太重了,也缺少朋友;患得患失,就可能整天惴惴不安;尤其是做了点违规违法的事,更会时时提心吊胆,担心东窗事发。贪官往往是短命的。仅从个人私利角度讲,月朗风清之时,无诈无愧,也有利于自己身心娱乐、健康多寿。让我们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努力奋斗!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

【打印】 【纠错】 【求是论坛】 【网站声明】   网站编辑: 张盼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理论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求是》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英才 | 投稿《求是》 | 投稿本网 | 意见反馈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English

ICP备案编号:05083839 |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873号

求是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2 qstheor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