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为何选择性失聪?

  《纽约时报》被认为是美国严肃媒体的代表,与那些花花草草的小报不同,这份报纸由于风格古典高贵,被称为“灰贵妇”。《纽约时报》之所以采取双重标准区别对待国内外新闻报道,反映的是“新闻自由不能逾越美国国家利益” 的理念。

  中国日报网1月6日电 纽约时报》被认为是美国严肃媒体的代表,与那些花花草草的小报不同,这份报纸由于风格古典高贵,被称为“灰贵妇”。然而,近年来,这位“灰贵妇”却常常选择性失聪。

  一方面,《纽约时报》对发生在美国以外的抗议活动抱有极大的兴趣。例如,香港“占中”运动以来,《纽约时报》将其贴上中国版“颜色革命”的标签,兴致盎然地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报道,竭力为非法“占中”活动涂脂抹粉,称“香港呼吁民主的抗议活动具有普世的吸引力”。当香港媒体揭露美国情报人员盖瑞特出现在“占领区”时,《纽约时报》派出记者对他进行专访,称盖瑞特现在的身份是香港城市大学研究生。如此明火执仗地为美国情报人员的身份打掩护、做粉饰,不禁令人侧目。

  另一方面,“灰贵妇”对发生在自家门口的抗议活动却选择性失聪。美国爆发“占领华尔街”运动后,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美国主流媒体集体失语,在运动初期采取鸵鸟策略,对这场运动不予报道。在运动愈演愈烈之后,《纽约时报》又把这场运动描述为“无可识别的领袖、无明确诉求的乌合之众”,立场坚定地站在民主党政府一边,对 “运动”中涉及的政府、警察、党派等问题一概采取保守、温和的报道策略,着力塑造美国政府亲民、维护民众言论自由权利的高大形象。

  《纽约时报》对国内外事务采取双重标准的例子数不胜数。例如,2013年4月波士顿爆炸案发生后,《纽约时报》立即将其定性为恐怖袭击,并迅速为“恐怖分子”贴上“车臣移民”、“信仰穆斯林”等标签。2014年3月,中国云南昆明发生重大暴力恐怖事件,国际社会一致谴责这起恐怖行为,但《纽约时报》却拒绝使用“恐怖分子”的说法,仅把恐怖分子描述成“持刀袭击者”,借机大肆渲染所谓的“民族矛盾”。

  《纽约时报》之所以采取双重标准区别对待国内外新闻报道,反映的是“新闻自由不能逾越美国国家利益” 的理念。对于《纽约时报》而言,新闻自由是资本的自由,是美国对外输出革命、颠覆他国政权、肆意践踏他国主权的自由,其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护美国在全球的国家利益,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地位。

  美国媒体绝大多数是被资本财团所控制的,这从根本上决定了美国媒体实际上是资本财团的耳目喉舌。《纽约时报》长期以来都是索尔兹伯格家族财产,旗下还拥有《国际先驱论坛报》等主流媒体。《华尔街日报》和《今日美国》隶属于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洛杉矶时报》属“时报-镜报公司”,财政上受控于美洲银行财团,与摩根财团也有关系。美国媒体的声音,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的是美国大财团的诉求。换言之,美国各媒体当初对“占领华尔街”前期运动的冷淡态度,其实就是各大财团的态度。

  深入探究西方各大媒体的股权分布和管理层构成,还可以发现,美国各大媒体与财团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被通用电气收购,后者则被摩根财团控制;美国有线电视公司(CNN)的后台老板是传媒巨头时代华纳,而时代华纳的13位董事会成员中,有10位都是投资公司、跨国企业、知名媒体的高管和前政府高官;拥有美国广播公司(ABC)等媒体的另一传媒巨头迪斯尼集团,其董事会成员包括了波音、宝洁、维萨、谷歌、星巴克等多家知名企业的前任或现任高管。

  因此,尽管美国主流媒体宣称追求新闻自由和新闻专业主义,然而其核心价值标准却是高度一致的:维护资本集团的利益及其合法性,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这已成为美国媒体“政治正确”的标准,是不可触碰的“红线”,而其它国家的核心利益则根本不在考虑之列,由此选择性失聪也就不足为奇了。

 

标 签:
  • 纽约时报,谷歌,新闻专业主义,失聪,恐怖分子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