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迎来历史性机遇

  “亚洲命运共同体”是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的关键词。3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深刻阐述了命运共同体的丰富内涵。在为期4天的会议中,来自各国政府、工商界、学界、媒体界的2000多位代表脑力激荡,共同探讨亚洲融合新未来。为将亚洲命运共同体的讨论引向深入,记者采访了部分学者。

  命运共同体是大国外交新旗帜

  在主旨演讲中,习近平主席首度阐释了命运共同体的四大内涵。习近平指出,迈向命运共同体,必须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必须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

  “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的新型大国外交的理论与实践。”长期研究世界秩序问题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庞中英认为,命运共同体超越了相对简单的贸易投资等驱动的利益共同体,还包括在政治、安全、社会、价值等更深层次上的密切国际合作。

  诚如庞中英所言,命运共同体已成为新时期中国外交理论和实践创新的关键词。继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后,中国领导人多次在不同场合阐释命运共同体理念。2013年,我国史无前例就周边外交工作召开会议,提出要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

  庞中英认为,中国倡导命运共同体恰逢其时,体现了对全球和亚洲形势的深刻洞见。“世界和地区秩序是近年来国际学界的热门议题,包括基辛格等著名学者都在深入讨论世界秩序演变中存在的巨大挑战和问题。”庞中英表示,当前国际和地区秩序确实正在加速调整,这是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复杂的世界秩序转变,出现了激烈的秩序之争。各方纷纷提出了未来世界秩序的不同方案。中国的命运共同体范式与政策不仅有助于塑造新型的国际关系,而且有助于强化世界迫切需要的全球治理。

  打造亚洲命运共同体条件日益成熟

  倡导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不仅是基于中国自身发展作出的战略选择,更符合亚洲国家的共同愿望,顺应了世界和地区的发展潮流。

  毋庸讳言,打造亚洲命运共同体面临着诸多历史和现实的障碍。亚洲各国发展水平、政治制度、社会文化、宗教信仰的巨大差异延缓了地区一体化的进程;而地区局势的不确定因素、域外大国的影响、冷战积怨也增加了地区一体化的难度。但在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王存刚看来,困难和障碍更说明了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只有加快推进区域融合,亚洲才能在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才有可能成为世界战略全局中稳定的一极。一个分裂的亚洲,无论对本地区来说,还是对处于转型之中的国际秩序来说,都是有害无益的。”

  王存刚对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前景充满信心。他说,亚洲地区虽然具有丰富的多样性,但域内国家其实不乏一致性和相通之处,亚洲国家有相似的历史遭遇,有追求发展的共同诉求,有文化交流互鉴的成功案例。“我们不要因一时的挫折而悲观,要相信亚洲人有智慧、也有能力打造高水平的一体化平台。”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赵江林认为,打造亚洲命运共同体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现实基础。20世纪50年代,亚洲国家率先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同非洲国家一道,在万隆会议上提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十项原则,这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供了政治条件。亚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明显加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5年间,亚洲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达三分之二。经济实力的增长带来了对区域合作、互联互通的巨大需求。亚洲国家不仅签署的双边自贸区协定激增,多边自贸区安排谈判也在加速推进。

  “2015年是推进亚洲区域融合的关键一年。”赵江林表示,今年是东盟共同体建成之年,历经十多轮谈判的中韩高水平自贸协定在今年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也有望在今年内结束。“虽然在亚洲要建成单一大市场还有很远的距离,但其雏形已现。”

  中国是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力量

  多位受访学者认为,中国崛起是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加速推进的巨大动力。中国发挥带头和示范作用,以实实在在的举措努力促进地区国家牢固树立命运共同体意识。

  中国提出的一系列促进地区共同发展的重要倡议正在一步步从纸面走进现实——

  3月28日,各方期待已久的“一带一路”建设的愿景与行动文件正式在博鳌亚洲论坛发布。文件介绍了“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原则、框架思想、合作重点与机制、中国各地方开放态势,号召积极行动共创美好未来。

  亚投行筹建工作也在近段时间取得实质性进展。随着俄罗斯、巴西、荷兰等国家3月28日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亚投行的“朋友圈”再次扩容。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周方银认为,“一带一路”提供的是一个多元化的合作平台,在合作方式、具体规则上不搞一刀切,具有很强的灵活性,这适应了亚洲国家在经济水平、政治制度、社会条件上的巨大差异。而亚投行可以有针对性地帮助亚洲很多国家解决基础设施落后、基础设施建设存在巨大资金缺口的问题。“未来一个时期,推进‘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建设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亚洲区域经济合作的面貌,使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更为均衡,把亚洲国家的命运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中国不仅以自身发展促进亚洲共同发展,还注重以安全合作维护亚洲和平稳定。“经济共同体和安全共同体是命运共同体建设的两大基石。”周方银表示,中国与东盟的海洋合作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安全合作的核心内容,同时也是一个面临较大挑战的合作领域。

  在涉及海洋权益争端问题上,中国坚守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也历来从大局出发,以最大的诚意和耐心,坚持通过友好协商妥善处理矛盾和分歧。3月28日,中国—东盟海洋合作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启动。以此为契机,海洋经济、环保、灾害管理、渔业等各领域海上合作有望得到大力推进。“以合作淡化分歧,以更具创造性的思路来处理和推进中国与东盟的海洋合作,对于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周方银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赵江林认为,打造亚洲命运共同体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现实基础。20世纪50年代,亚洲国家率先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同非洲国家一道,在万隆会议上提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十项原则,这为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提供了政治条件。亚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明显加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5年间,亚洲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达三分之二。经济实力的增长带来了对区域合作、互联互通的巨大需求。亚洲国家不仅签署的双边自贸区协定激增,多边自贸区安排谈判也在加速推进。

  “2015年是推进亚洲区域融合的关键一年。”赵江林表示,今年是东盟共同体建成之年,历经十多轮谈判的中韩高水平自贸协定在今年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也有望在今年内结束。“虽然在亚洲要建成单一大市场还有很远的距离,但其雏形已现。”

  中国是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力量

  多位受访学者认为,中国崛起是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加速推进的巨大动力。中国发挥带头和示范作用,以实实在在的举措努力促进地区国家牢固树立命运共同体意识。

  中国提出的一系列促进地区共同发展的重要倡议正在一步步从纸面走进现实——

  3月28日,各方期待已久的“一带一路”建设的愿景与行动文件正式在博鳌亚洲论坛发布。文件介绍了“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原则、框架思想、合作重点与机制、中国各地方开放态势,号召积极行动共创美好未来。

  亚投行筹建工作也在近段时间取得实质性进展。随着俄罗斯、巴西、荷兰等国家3月28日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亚投行的“朋友圈”再次扩容。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周方银认为,“一带一路”提供的是一个多元化的合作平台,在合作方式、具体规则上不搞一刀切,具有很强的灵活性,这适应了亚洲国家在经济水平、政治制度、社会条件上的巨大差异。而亚投行可以有针对性地帮助亚洲很多国家解决基础设施落后、基础设施建设存在巨大资金缺口的问题。“未来一个时期,推进‘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建设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亚洲区域经济合作的面貌,使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更为均衡,把亚洲国家的命运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中国不仅以自身发展促进亚洲共同发展,还注重以安全合作维护亚洲和平稳定。“经济共同体和安全共同体是命运共同体建设的两大基石。”周方银表示,中国与东盟的海洋合作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安全合作的核心内容,同时也是一个面临较大挑战的合作领域。

  在涉及海洋权益争端问题上,中国坚守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也历来从大局出发,以最大的诚意和耐心,坚持通过友好协商妥善处理矛盾和分歧。3月28日,中国—东盟海洋合作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启动。以此为契机,海洋经济、环保、灾害管理、渔业等各领域海上合作有望得到大力推进。“以合作淡化分歧,以更具创造性的思路来处理和推进中国与东盟的海洋合作,对于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周方银说。

 

标 签:
  • 共同体意识,亚洲各国,亚洲国家,秩序之争,一带一路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