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不会因“大国太多”而失控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底的一次讲话中提出,要以创新思维办好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笔者理解,办好亚投行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秉承开放、包容、多元的理念,创新国际通行的高标准投资规则,为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创造新型长期融资机制,促进亚洲长期可持续发展。

  亚投行筹建之初,大国中只有印度积极响应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倡议。转机发生在今年3月12日,英国作为第一个西方大国正式提出申请作为意向创始国加入亚投行。随后,德国、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纷纷申请加入。俄罗斯、巴西、韩国等也提交了申请。截至目前,亚投行已收到50多个申请,远超中国和国际社会预期。

  英国作为西方大国第一个申请加入亚投行有其特殊意义。一是英国在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特殊地位决定其影响力。英国作为美国现代化的“老师”,全球性国际金融中心,它的积极参与有利于提升亚投行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其作用不言自明。二是英国等西方大国的积极参与有利于促进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与亚投行为代表的国际新型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之间的相互合作、相互补充和相互促进。这标志着国际金融新秩序正在开放合作的基础上产生。三是英国等欧洲大国的加入有利于推进贯穿亚欧非大陆的“一带一路”建设,形成亚欧非经济体共同为“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融资的合作新局面。

  但随着西方国家的涌入,有人担心亚投行是否会“失控”,重新回到西方主导有条件贷款的传统老路,其实这是多虑了。首先,亚投行的投票机制很符合本地化的发展大势。根据现有章程,亚洲地区投票权占75%,将通过GDP和人口等指标来确定;非亚洲地区占25%。这表明,亚投行不采取出资占股比例确定投票权的传统做法,而是让亚洲人决定自己的事务,同时欢迎非亚洲地区积极参与并公平分享其发展成果。

  其次,亚投行的决策机制很符合东方人的价值观念。亚投行的总部设在北京。筹建负责人金立群已表态,中国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不是特权,而是责任和担当。中国不以老大自居,尽量以达成一致的方式决策。和而不同、求同存异将是亚投行合作的基本理念。

  再次,亚投行的投资重点很符合亚洲的发展需求。我们常说,要想富,先修路。亚投行以基础设施建设为融投资重点,不同于现有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以减贫为宗旨。它的设立无疑将大大增强亚洲基础设施全方位互联互通的融资能力,进而显著增进亚洲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

  美国态度无疑是影响亚投行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美国之所以在亚投行筹建过程中百般干扰,一是怀疑中国设立亚投行的动机。事实上,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就一直建议加快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改革,但因美国国会的阻挠,改革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另外,2014年中国GDP是日本的两倍多,但日本在亚开行的投票权几乎是中国的两倍,并且行长连续9届是日本高官担任。这些都迫使中国不得不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设立亚投行来为亚洲基础设施发展融资。

  二是美国担心中国的全球治理能力。美国近年来推动TPP、BIT、TISA,都是打着高标准旗号,并担心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会另搞一套。然而,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西方大国、俄罗斯、印度、印尼、巴西等新兴大国的积极参与,充分表明国际社会对亚投行的治理能力和高标准的信心。

  三是美国不愿接受“发展”主题的大国责任。“发展”主要涉及从不发达到发达的经济社会制度和结构变迁过程。如WTO的多哈回合被称为发展回合,其达成的协议要有利于发展。但美国不愿意承担其相应的责任,最终使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困境。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投行以及“一带一路”建设,重点就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经济发展,这是中美在全球治理方向上最大的不同。中国会始终坚持推动亚洲乃至世界平衡性发展、可持续发展、包容性发展模式,中国的倡议将获得更多的支持。

    (作者是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标 签:
  • 投行,大国责任,失控,发展,一带一路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