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历史条件下需要新型国际关系

  近日,美国和日本举行外长、防长“2+2”磋商,正式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自2013年10月两国决定再度修改指针至今,这一进程备受关注。

  美日为指针修改大造声势,宣称此举配合“变化的世界”。两国认为的世界重要变化之一是,美日的能力有所提高。双方特别强调,指针应体现出日本作用的上升。美日眼中的另一重要变化是出现了新安全威胁。两国为了应对新威胁,不但将合作范围从日本“周边”扩展到“全球”,还将合作领域从传统疆域延伸到新的疆域、从现实空间拓展到虚拟空间,写入外空和网络领域的军事合作是新版指针的特征。

  修改后的防卫合作指针确实描绘出更加紧密的美日同盟关系,反映出两国的利益关切。然而,却未能客观展现当今世界的真实面目,更不能回答新的历史条件下需要什么样的国际关系这一重要问题。

  在传统国际关系中,结盟和对抗是常态,但这种旧有模式已不适应新的历史条件。当今世界,需要建立新型国际关系。

  “新型”包括如下内涵。

  其一,追求平等。同盟关系往往围绕一个核心国家建立,在其领导下运行,内部很难实现平等。对外,同盟凭借实力和强权开展行动。同盟建立基于所谓一致的价值观,惯于强行推广某种自认为“先进”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因此,结盟有悖世界多极化的趋势,也有违世界多样性的事实。新型国际关系要求,各国相互尊重彼此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相互尊重各自选择的发展道路与价值观念。新型国际关系坚持平等相待是国家的相处之道。

  其二,维护和平。同盟关系遵循丛林法则,信奉零和博弈,动辄干涉别国内政,加剧世界不稳定,无益于和平。针对这种危险倾向,要和平不要战争、要多边不要单边、要对话不要对抗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新型国际关系重视排除军事因素对国家间关系的干扰,要求同盟关系不针对第三方;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坚持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争端;反对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新型国际关系不是为了少数国家的安全,而是致力于营造各国共享安全的新局面。

  其三,体现包容。军事同盟明显具有排他性。结盟是为了一己之私或小团体的利益,与国际道义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背道而驰。新型国际关系支持求同存异、管控分歧,推动构建大“朋友圈”,照顾尽量多国家的诉求和权益,谋求共同发展。

  “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理念也是中国对世界的重要贡献,但不是中国单独承担的任务。秉持公道,捍卫公理,伸张正义,推动国际关系公正化和民主化,服务人类发展大局,应该是各国共同努力的目标。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标 签:
  • 国际关系,历史条件,新局面,新安全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