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亚洲幻想威胁有失风度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的新书名为《如何与中国打交道》。这个书名透露出至少两个信息:一,中国是个值得重视的国家。二,美国还没有找到与其交往之道。

  总结起来,这本书的两个关键信息就是“中国既让人担忧,又同样让人敬畏”。

  理性之举,美国的对华政策应是国家间的正常之道,而不是赤裸裸的咄咄逼人。然而,美国在亚洲近几周上演的一连串外交和安全攻势证明,后者占据了上风。

  美日防卫指针的修订升级了它们的防卫同盟,这使得日本可以随后肆无忌惮地在南海与越南和菲律宾举行海上联合军演。

  国务卿克里访华之际,五角大楼透露正在考虑在南海争议地区以海上巡逻和侦察飞机形式采取有限军事行动,以强化它对中方行动的反对。

  美国众议院刚刚通过的2016国防预算案,包括邀请台湾地区参与环太平洋军演的修正案……

  保尔森的描述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美国的政客的想法:中国越来越好胜,不仅在全球市场上,还在与邻国激烈的领土争端中展示自己新长出的“肌肉”,不断谋求挑战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以及全球治理体系的某些部分。

  事实上,这种威胁源自美国的臆想,源自其对世界领导地位的狭隘理解。美国人看这个世界,都是无穷无尽的威胁:俄罗斯对美国怀着不共戴天的敌意;伊朗对盟友造成威胁;拉美的领导人反美;恐怖分子正占领地盘并发动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

  昔日盟友纷纷加入亚投行的举动刺激着美国让这种臆想发展为一种病态。大力宣传一个危机四伏、敌人遍地的世界给人带来的是一种“安全神经焦虑症”。

  《纽约客》3月份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对美国权势和影响力的真正威胁来自美国自身。具体地讲,是来自其日益运转不良的政治制度。政治瘫痪和政治演戏变成制度化并逐渐扩展,最后会掏空一个国家的活力。

  其他国家与美国经济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还会受到更加巨大的挑战。但以任何一种标准衡量,美国仍然是老大。不过,为了维持这个地位,运用乔治·凯南的遏制理论此时并不合时宜。

  美国要保持其领导地位,其主要责任和贡献不应是做首席空想家,而应是做最有影响力的现实主义者。必须用其独特地位,推动各国在多极经济秩序下合作。前提是它需要认识到:一,新世界秩序中的国家不再相信开发行动必须传播西方政治和经济价值观。二,它必须相应拓宽对世界领导地位的理解。

 

标 签:
  • 美国经济,美国众议院,肌肉,联合军演,如何与中国打交道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