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阿塞拜疆

    阿萨拜疆奉行平衡外交,由于其资源丰富,阿塞拜疆长期以来被视为欧洲解决被俄罗斯能源讹诈困境的关键国家,也正因为此,俄罗斯、美国对阿塞拜疆的争夺十分激烈。

  阿塞拜疆一词源于阿拉伯语,意为“火之国”,它位于外高加索地区东南部,国土面积8.66万平方公里。阿塞拜疆东部与里海相接,北部与俄罗斯相邻,西部与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向邻,南部邻国是伊朗和土耳其。历史上,阿塞拜疆部族形成于公元11-13世纪,之后屡遭外族入侵与瓜分,16-18世纪受到伊朗萨法维王朝统治。到18世纪中期分裂为十几个封建小国,在19世纪30年代并入沙俄。1917年11月,阿塞拜疆境内建立了苏维埃政权,1922年加入外高加索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并加入苏联。1936年12月改为直属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东剧变后,1991年2月将国名改为阿塞拜疆共和国,同年10月18日正式宣布独立。

  由于前苏联行政区域的划分,阿塞拜疆的被分为大小两块,其中“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不与阿萨拜疆其他领土相联,而被亚美尼亚、伊朗和土耳其包围,成为了一块事实上的飞地。同样也是由于前苏联的行政区域划分问题,阿萨拜疆与亚美尼亚两国的“纳卡问题”成为了地区难解的死结。总面积4400平方公里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Nagorno-Karabakh,简称“纳卡地区”),其实并不与亚美尼亚接壤,由于其18万人口中,亚美尼亚族人占绝大多数,因此亚美尼亚对其始终有领土野心。

  在1991年纳卡宣布独立之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因纳卡归属问题爆发武装冲突,纳卡地区实际上处于独立状态,其军队不仅控制着纳卡地区,也控制著阿塞拜疆西南部的许多土地。

  目前亚、阿、纳之间彼此互相占据对方领土,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局面,在很多地方甚至还处于战壕对峙的状态。

  一、阿塞拜疆的政治结构:总统制、多党制、一院制

  阿塞拜疆于1995年制定了独立后的第一部宪法。宪法规定了阿塞拜疆为世俗国家,实行总统制,总统任期五年,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与中亚地区大多数国家一样,阿塞拜疆也有强人政治的传统,即便其政治结构更加西化,且国内民主氛围比大多数国家要强得多,其总统仍然处于强势地位。阿塞拜疆现任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是老总统盖达尔·阿利耶夫之子,在国内具有较强的政治地位。他于2003年10月当选总统,并在2009年推动全民公决后取消了总统不得连任超过两次的限制,从而一直执政至今。

  阿塞拜疆议会是一院制议会,由125名议员组成,议会每届任期五年,现任议会与2010年11月产生,共有10个政党进入议会。阿塞拜疆国内注册政党41个。目前执政党为新阿塞拜疆党,该党派成立于1992年,党员人数超过60万人,是阿塞拜疆最大政党,阿塞拜疆的总统、议会议长、总理和大多数内阁成员均出自该党。2010年议会选举中该党派获得72个席位。阿塞拜疆最大的反对党为阿塞拜疆人民阵线党,该党派成立于1989年3月,曾经于1992年5月到1993年6月执政,该党派主张自由民主与私有制改革,对外政策倾向于欧洲,支持加入欧盟。此外,阿塞拜疆国内较为有影响力的政党还有穆萨瓦特党,该党派成立于1911年,苏联时期被禁止活动,独立后于1992年12月恢复活动,该党派目前有党员4万多人。

  二、阿塞拜疆的投资环境与中国经济合作前景

  阿塞拜疆油气资源极为丰富,目前已探明石油储量约20亿吨,地质储量约40亿吨,且石油埋藏浅,杂质少,易于开采和后期综合利用。天然气资源探明储量2.55万亿立方米,远景储量达到6万亿立方米,是外高三国中资源禀赋最为优越的国家。除了油气资源,阿塞拜疆毗邻里海,渔业和农业资源也较为丰富。

  苏联时期,阿塞拜疆就以发达的石油加工业和机器制造业闻名于世,首都巴库被誉为“石油城”。阿塞拜疆曾是全苏联的油气中心,也是除俄罗斯外唯一不依靠中央财政补贴就能够自食其力的加盟共和国。但是独立之后由于战争影响,阿塞拜疆经济基本陷入瘫痪状态。1995年阿塞拜疆GDP相比独立前下降了58%,工业产值下降了70%。盖达尔·阿利耶夫执政后制定了石油兴国战略,有效的复苏和拉动国内经济发展。1996年阿塞拜疆经济开始止跌回升,此后十年期间,GDP年均增长10%,经济进入恢复性增长期。2005年,由于里海石油的成功开发正逢国际石油价格暴涨,阿经济出现引人瞩目的高增长,阿从此进入一个以石油为支撑的、新的快速发展期,平均GDP增幅达21%。2003-2008年成为阿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历史时期。2008-2009年,受全球金融经济危机的影响,阿塞拜疆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但2008全年仍实现了10.8%的增长,2009年经济增长率为9.3%。2010年经济增长率为5%,后金融危机时期阿塞拜疆经济进入相对低速、平稳的发展期。2014年阿GDP达756亿美元,增速仅达2.8%,远低于近11年来11.5%的平均增长,不足2013年增长率(5.8%)的一半。国际油价的大幅波动是造成阿塞拜疆经济增长率减缓的主要原因。

  从产业结构看,阿塞拜疆高度依赖工业和能源出口市场,油气领域占到GDP总量的43.4%。2013年产业结构情况为,农业占GDP的5.3%,工业占46.3%,服务业占30.2%,建筑业和产品税收分别占11.8%和6.3%。石油工业是阿塞拜疆的支柱产业。现阶段,阿塞拜疆油气资源开采的主要来源是境内里海水域的两块油气田,根据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的数据,“阿泽利-齐拉克-居涅什里”油田的可开采量由5.11亿吨提高到了9亿吨以上。目前阿塞拜疆境内国家石油公司共有两家炼油厂,总产能达到2200万吨/年,并且在巴库附近有信件石化综合体的计划,总投资预计为150亿美元,预计年加工能力为1000万吨原油、100亿立方米天然气和90万吨石化产品。2013年阿塞拜疆国内的石油加工总量为650万吨,天然气38亿立方米,石油出口占比高达84.44%。2014年累计开采石油4190万吨,同比下降2.9%,油气出口继续维持高占比,在出口总额中的占比达91.97%。其中,石油在出口总额中的占比84.32%、石油产品6.25%、天然气1.4%。

  在基础设施领域,阿塞拜疆拥有里海最大的港口(巴库港)与外高地区最大的机场,国内基础设施条件相对较好。公路方面,总里程59141公里,其中干线公路4577公里,主干线分别为贯通南北和东西的两条公路。南北向干线长521公里,连接俄罗斯与伊朗,东西向长约503公里,与格鲁吉亚边境相连,是TRACECA国际运输走廊的重要部分。铁路方面,使用里程为2068.1公里,电气化1300公里,主要铁路运输方向是格鲁吉亚,巴库发往格鲁吉亚的货运量约占到铁路货运量的七成。从巴库还有跨越里海到土库曼与哈萨克的铁路轮渡与油轮。阿塞拜疆参与规划了“巴库-第比利斯-卡尔斯”国际铁路,并依托该铁路计划启动了新巴库港的建设。油气管道方面,阿塞拜疆境内有三条原油管道和一条天然气管道。2013年石油管道输送量为4350万吨,其中四分之三经由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输往欧洲。目前阿塞拜疆同里海国家开展石油过境运输合作,并与土耳其达成实施“跨阿纳托尼亚”天然气运输管道项目。

  在对外贸易方面,2014年阿对外贸易总额310亿美元,同比下降10.58%。其中,出口218亿美元,同比下降8.95%;进口92亿美元,同比下降14.22%。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油价下跌,进口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国内市场供给能力增强。2014年阿前十大贸易伙伴为意大利(50.8亿美元)、德国(26.3亿美元)、印度尼西亚(20.5亿美元)、俄罗斯(19.5亿美元)、以色列(17.9亿美元)、土耳其(17.8亿美元)、法国(16.8亿美元)、美国(13亿美元)、英国(11亿美元)、泰国(8.7亿美元)。意大利为阿第一大出口目的国,俄罗斯为阿第一大进口来源国。

  目前,中国与阿塞拜疆的双边经济合作规模相对不大,贸易商品种类较为单一。据中方统计,2014年两国双边贸易额达9.4亿美元,同比下降16%。中方出口6.4亿美元、进口3亿美元,分别同比下降25.8%和增长3.9%;据阿方统计,双边贸易额达7.6亿美元,同比下降14.3%,中国为阿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五大进口来源国。据中方统计,中方的进口商品仍以矿物燃料、塑料及其制品等能源、原材料为主,占比达80%以上,出口商品仍以机械设备、纺织品为主,占比达50%以上。截至2014年底中国对阿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3.88亿美元。2014年中国在阿实施的大型经济技术合作项目较少,重点集中在油气、工程承包等领域,主要是中石油、中国建材、中材建设、四川机械、沈阳远大幕墙等公司承建的K&K油田开采、水泥厂、电解铝厂、巴库新月宫幕墙等项目。

  从经贸关系的发展看,阿塞拜疆目前鼓励外资向非石油行业进入,并给进入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外资提供主权担保。此外,阿塞拜疆规划了“苏姆盖特化学工业园”等经济开发区,该园区位于巴库以北31公里,以石油加工产业为主导,并结合汽车制造业和电子通讯业,重点引进高科技和产品出口型项目。企业进驻园区之后享受一定的税收优惠和贷款优惠,对于重大项目采取“一事一议”的协调方式进一步给予特定优惠政策。目前尚无中国企业入驻该园区。

  三、阿塞拜疆的政治风险

  阿萨拜疆奉行平衡外交,在某种意义上成为美俄两国在外高加索地区的缓冲区。由于其资源丰富,阿塞拜疆长期以来被视为欧洲解决被俄罗斯能源讹诈困境的关键国家,也正因为此,俄罗斯、美国对阿塞拜疆的争夺十分激烈。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纳卡问题久拖不决,其实质就是俄美两国有意制造的可控混乱。目前而言,阿塞拜疆的政治风险主要存在于两个方面:

  其一,是与亚美尼亚的“纳卡”冲突问题。由于历史原因,阿塞拜疆的纳卡地区主要为亚美尼亚人。1988年2月,纳卡当局在亚美尼亚支持下宣布脱阿入亚。1989年6月宣布独立,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两族爆发冲突,苏联解体后冲突演变为战争,亚美尼亚占领纳卡及其附近地区。虽然欧安会、美国、俄罗斯一直居中调解,但是亚、阿两国立场相差甚大,至今让纳卡问题悬而不决。由于两国国力在近年来显著失衡,阿塞拜疆已经在经济、武力上都处于绝对优势,因此武力收复纳卡地区,已经成为阿塞拜疆政府的上下共识,然而问题在于亚美尼亚是集体安全组织成员,拥有俄罗斯的武力保护,因此一旦阿塞拜疆决心以武力收复失地,很有可能会面临集体安全组织的武装干预。

  其二,是与俄罗斯的关系问题。阿塞拜疆尽管奉行平衡外交,但由于其在纳卡地区的惨痛教训,以及保持经济、政治独立的意愿,阿塞拜疆与西方的联系始终处于不断加强之中。

  为了避免俄罗斯对自身石油资源的控制,阿塞拜疆与土耳其、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等国合作修建了绕开俄罗斯的巴库—第比利斯—杰汉伊(BTC)石油管道,从根本上打破了俄罗斯对中亚石油资源的垄断。

  自2006年该管线开通以来,阿塞拜疆逐渐以此通道向欧洲出口石油,年出口量已经达到5000万吨以上,使得巴库—新罗西斯克这条经俄罗斯出口的管道形同虚设。在2011年,欧盟为了解决俄罗斯的天然气讹诈,进一步强化了与阿塞拜疆的合作,提出了南方天然气走廊计划。希望通过建设从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奥地利的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希腊-阿尔巴尼亚-意大利的TAP跨亚德里亚海天然气管道、格鲁吉亚-乌克兰的白溪管道、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的ITGI管道。

  该计划一旦实施,将对俄罗斯的能源霸权构成毁灭性的打击,也引起了俄罗斯的强烈反应,并耗费巨资、针锋相对地提出了南流计划。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南方天然气走廊管线体系已经初步形成,俄罗斯在外高加索地区能源竞争中将逐步处于被边缘化的状态。也正因为此,普京政权将会以何种方式惩罚阿塞拜疆,已经成为了令人关注的问题。尽管,阿塞拜疆政府在近期通过参与莫斯科阅兵等方式频繁对俄罗斯示好,但从长远来看,阿塞拜疆在油、气、电上导向西方已经不可避免。有观点认为,阿塞拜疆或迟或早将完全依赖于西方的军事保护,甚至成为北约的一员。

 

标 签:
  • 阿塞拜疆,萨法维王朝,政治结构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