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主权债务风险需要机制到位

  对希腊而言,史上最大援助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由于严重缺乏资金,该国仍在拖欠债务,并继续同欧洲央行进行痛苦的交涉。实际上,如何对待那些还不起债的国家,以及如何防止它们陷入困境,全球的决策者还做得太少。随着美元升值,不少发展中国家将面临偿还大量债务的考验,新的风险也在酝酿中。

  主权债务是一个复杂的金融和政治问题。目前尚没有适用于主权国家破产的国际法,主权债务仍由私法管辖。不像个人或公司债务人可以借用破产保护为自身债务负担划一个底线,负债国的公民将为国家债务承担无限期责任。即使这些国家的汇率濒临崩溃,它们所支付的债务价值明显高于借贷时价值,仍需为此支付。

  自上世纪60年代起,国际资本市场管制逐渐放松,公共和私人部门发生大规模跨境借贷,导致主权债务危机时有发生。近年来,一些国家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本原因是,在现有国际金融体系下,缺乏对汇率以及跨境资本流动的有效管理。这些不受约束、不受管制、追求短期投机的跨境资金鼓励了过度借贷、非理性放贷和风险偏好,随着监管日益收紧,金融危机一触即发。

  目前,一些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加大了国际经济和金融的不稳定性:希腊主权债务问题揭示了欧盟内部的分歧正在加深;乌克兰债务问题则可能引发西方国家和俄罗斯的更大隔阂;阿根廷的债务问题则凸显了制度的缺失。本世纪初,阿根廷出现债务违约后,政府与90%的债权人达成了债务削减协议,而剩下10%的债权人,其中包括一些专门低价收购违约债券的秃鹫基金,则拒绝与阿根廷政府达成重组协议,这些秃鹫基金将阿政府告上美国法庭。由于债券在美国发行,最终美国法院选择让阿根廷民众承担债务。并且,该判决利用涉外法权要求阿根廷政府在全额偿还秃鹫基金债权之前,不得向其他债权人进行支付。可见,这是一个政治色彩非常强的不公平判决。

  由于国际破产法规的缺失,导致不计风险的跨境借贷频繁发生。与此同时,这一法律空白也导致缺少对主权债务借贷双方都公平有效的解决机制。近年来,中国和七十七国集团一直呼吁建立公平有效的主权债务解决机制。2014年9月,由七十七国集团提议、获绝大多数支持的“推动为主权债务重组进程建立多边法律框架”决议在联大表决通过。会议认为秃鹫基金对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重组进程都构成一定威胁。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项决议也遭到了11票反对,并且主要来自西方国家,可见建立一个独立公平的法律机制仍需不断地努力。

  如果未来国际金融体系拥有适度监管,主权国家债务重组有明确的国际法律框架,主权债务危机的发生概率将大大降低,国际金融市场也将更加稳定和公平。

  (作者为英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所研究员)

标 签:
  • 主权国家,债务危机,风险偏好,债务风险,主权债务重组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