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有能力和平解决领土争端

  纪念二战结束70周年,回顾亚洲国家战后发展的历程,对于理解中国面临的来自于一些周边小国的领土领海纠纷的挑战,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亚洲被殖民国家纷纷独立。随后,这些国家进行了两种尝试,一种是寻找适合本国的发展模式,试图尽快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另一种是尝试恢复和重建本国、本民族历史的演进历程,实现民族复兴。在这些国家独立之前,这一进程被西方以残酷的殖民掠夺、控制的方式打断。

  这两种尝试并非一帆风顺。冷战时期,亚洲大多数国家不得不在对立的两极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它们的独立进程受到冷战的左右。

  冷战结束后,这两种尝试才有了更多推进的可能。在全球化大背景下,亚洲新兴国家有了从未有过的崛起环境与条件。两种尝试也由此开始加速,这也是为什么亚洲国家能够普遍发展较快,地区活力不断增进的原因所在。这两种尝试确定着亚洲新兴国家在世界和地区的定位,并将影响地区和全球秩序的重构。

  但是,独立的、民族国家的重建与主权意识的突起往往是互相推进的。维护国家主权,维护民族尊严成为这些民族国家独立进程中的必然。这为领土领海纠纷埋下了危机的种子。由于原有的边界划分、民族问题是殖民地时期宗主国行使其殖民权的产物,同时也是宗主国控制亚洲国家的产物。因此,有没有清晰的边界划分,被很多亚洲新兴国家视为是不是一个够格的独立民族国家的关键所在。亚洲新兴国家的发展、社会稳定,以及国家的凝聚力和民心相背,也和“我们的边界应当在哪里”联系在一起。这是中国在南海与一些国家产生纠纷的根本原因。

  美国插手南海问题,当然有美国的战略考虑。但换一个角度看,恰恰是因为南海周边国家民族意识的觉醒,给美国提供了实现其战略目标的条件。

  今天亚洲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领海领土划界之争,与当年西方和日本的帝国主义侵略扩张有着根本的不同。第三帝国与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是由帝国利益与瓜分世界的欲望所驱动的,因此必然引发战争。而亚洲新兴国家间的边界问题是由于主权和民族意识的觉醒而引发的,是亚洲民族国家完成独立进程中需要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

  亚洲出现的包括南海争端在内的问题,因此完全有可能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实际上,这就是亚洲最后彻底清除殖民主义残余影响要做的事情。

  解决这些问题当然需要与在亚洲有利益存在的区域外大国协调,但更多的还是要靠亚洲国家自己找到协调解决的路径。亚洲能不能独立解决好这一问题,决定着亚洲能不能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发展新路。

    (作者是人民日报高级记者)

标 签:
  • 领土争端,和平方式,和平解决,亚洲国家,民族国家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