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核协议后孤独的以色列

    尽管海湾国家也对于协议批评不已,但是以色列是反对者中“声音最大的”。当国际主流社会开始接纳伊朗时候,当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已经成果斐然时候,以色列的反对,会那么有用吗?

  如果时间倒推到2015年的3月,在以色列大选开始之前,时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前往美国国会发表演讲,其中主要的目的就是敦促美国不要同伊朗签署核协议。用内塔尼亚胡的话说,就是“同伊朗签订核协议,意味着伊朗将会最终获得核武器,并且打破地区平衡,威胁地区国家和全世界的安全”。

  然而随着伊朗核协议的签订,内塔尼亚胡似乎将自己和以色列推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如果承认核协议的有效性,那么内塔尼亚胡之前的言论,甚至是以色列之前十多年关于“伊朗获得核武器将会威胁以色列生存”的言论将变成“谎言”;而如果不接受伊朗核协议的合法性,那么就意味着以色列可能会被国际社会孤立,尤其是自己最亲密的最“牢不可破的盟友”美国孤立。

  两难之下,内塔尼亚胡政府也只能骑虎难下,继续维持原有的立场。毕竟对于内塔尼亚胡个人来说,其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之所以能够自2009年之后在以色列历次大选中“屡战屡胜”,其关键就是宣扬“伊朗威胁论”,以此营造舆论,并且增强自己在以色列社会的影响力。以色列前总理奥尔默特曾经透露,内塔尼亚胡政府已经花费了20亿美元,来准备可能的针对伊朗核设施的武装突袭。在此背景下,内塔尼亚胡政府不大可能放弃当前的立场,加上有沙特和海湾国家“酸溜溜”的看着伊朗核协议的签订,内塔尼亚胡的团队在地区上并不是孤独的。

  当然了,在以色列国内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内塔尼亚胡的观点,许多学界人物认为内塔尼亚胡“政客而已”,在伊朗核问题上“太过夸大其词”。不过从以色列国家利益本身来说,伊核协议的签订不仅仅涉及到伊朗核问题的暂时解决,更是表明伊朗和西方以及国际主流社会可能重新接近。当前尽管以色列在“伊斯兰国”“叙利亚内战”和“阿富汗重建”等问题上,同美国和其他地区国家在情报和培训上享有重要合作,而且确实也在诸多地区敏感问题上代表美国发挥独特作用,但是毫无疑问,其影响力是有限的。以色列不可能代表美国直接抗击“伊斯兰国”,不可能公开介入阿富汗问题,,不可能公开和大规模的支持叙利亚国内政治派别。但是以色列不行,伊朗却可以。

  许多以色列学者更担心的是,随着美国和伊朗的“和解”,伊朗可能会在未来地区事务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当然了,这种设想太过天真,毕竟伊朗和美国之间的矛盾依旧根深蒂固。不过在具体问题上,伊朗和美国之间确实存在着诸多利益切合点。在此情况下,随着地区局势和国际格局的继续变化,谁能肯定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伊朗不会重新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重要的“安全支柱”呢?

  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能做的,就是在美国国会发动针对伊朗核协议的阻击战,通过自己独特的“院外集团”影响美国的外交决策。不过从当前来看,以色列的这张底牌显得有点单薄。且不说奥巴马多次强调自己将“强行通过”伊朗核协议;美国国会内部,以色列依靠的共和党能否争取到部分民主党党员的支持,以达到足够多的票数,还是未知数;就算在美国国内政治的“小计谋”真的“得逞”,别忘了,除了美国之外,“P5+1”还有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和德国,以色列几乎是在同整个国际社会作对。

  伊朗核协议的签订,让以色列成为了为数不多的“积极反对者”,尽管海湾国家也对于协议批评不已,但是以色列是反对者中“声音最大的”。当国际主流社会开始接纳伊朗时候,当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已经成果斐然时候,以色列的反对,会那么有用吗?

   (作者: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系博士研究生)

标 签:
  • 以色列,伊核,内塔尼亚胡,伊斯兰国,声音最大的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