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与“伊核”有何不同

  伊核谈判达成协议后,国际舆论的关注点开始转至朝核问题上来。有人试图以伊核谈判为蓝本,来探寻朝核问题的出路。朝中社7月21日报道称,朝外务省发言人当天谴责美国将达成伊核协议与朝鲜相关联。近日美韩负责朝核问题的官员动作频频,似乎在进行外交攻势。笔者认为,由于形成原因不同,美国赋予朝核问题的战略目的不同,解决朝核问题的路径和前景也不尽相同。

  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起源正是由于冷战时期美国在韩国部署大量战术核武器而引起的。当时,美国为了冷战的战略需求,在韩国部署和储存了大量的战术核武器,主要类型有核地雷、核炮弹、陆基战术核武器和空基战术核武器等总数达1000件以上。不仅如此,1975年,美国国防部长施莱辛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承认:“这事想必众所周知,我们把战术核武器部署在南朝鲜。”并宣布:“假如情况要求使用战术核武器……我认为那需要认真考虑。”这被认为是美国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对朝鲜发出核威胁。1989年11月,美国还拒绝了朝鲜提出的建立朝鲜半岛无核区的建议。这些都对朝孕育核武开发战略产生了巨大影响。

  朝鲜一直认为,美国在韩国驻军并举行针对朝鲜的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对朝鲜进行持续威胁和恐吓,不断对朝实行敌视政策,使朝鲜不得不加强包括核遏制力在内的军事力量。2014年10月16日,朝鲜驻华使馆向环球网独家发布《朝鲜人权报告》指出,美国极端的核威胁迫使朝鲜采取“以核还核”的对抗。

  美国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责任何在,仍然坚持区别对待朝核和伊核。美国表示,在朝鲜用行动表现出无核化的诚意之前,不打算与朝鲜进行任何谈判。或许,美国并不打算真正解决朝核问题,而是让朝核问题长期存在,从而树立一个靶子,为美国正在实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服务。

  原因是,如果美国要真正解决朝核问题,就必须解决朝鲜合理的安全关切,使朝鲜摆脱冷战机制的束缚,对此,朝鲜有两条最基本的要求:一是要求将目前的停战协定变为和平协定;二是要求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美国若答应朝鲜这两条要求,就意味着朝鲜半岛冷战机制崩溃,美韩同盟和美在韩驻军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和理由,甚至会波及美日同盟,这显然不符合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更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相悖。所以,美国不仅不会满足朝鲜这两条基本要求,而且还会继续坚持对朝强硬政策并继续妖魔化朝鲜。

  韩美同盟对韩国来说是一把双刃剑,虽然“保护”着韩国免遭来自朝鲜的“威胁”,但也成为朝韩和解与走向统一的绊脚石。韩国的有识之士似乎已经对此有所认识,近年来,韩国民间的反美情绪好像在不断累积。据媒体报道,韩国社会近年来不时发生反美的极端言论或行为,其中包括美驻韩大使遇袭事件等。

  韩国统一部原长官丁世铉近日表示,应该改变对朝政策的模式,有必要从改善韩朝关系做起。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提出了在首尔和平壤建立经济团体联络事务所等划时代的韩朝经合构想,并认为,朝核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韩国不可避免要在朝核问题上采取双轨战略,在与美国、中国等国际社会合作为解决朝核问题作出努力的同时,通过经济交流合作改善韩朝关系。即使是为了营造环境使韩国能够在解决朝核问题上发挥主导作用,韩国也必须积极改善韩朝关系。如果放任不管,韩朝关系不仅会进一步恶化,还会使得70年分裂的隔阂更加根深蒂固。

  上述分析当然是有道理的,说明在韩国已有不少人认识到,在朝核问题和朝韩关系上,美国与韩国的利益不尽相同。问题是能否上升为韩国政府的决策,却还存在许多变数,或许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同时也是美国、韩国政府和韩国社会的新生力量长期博弈的过程。

  韩国统一部长官洪容杓7月14日针对伊朗核谈判达成协议对朝核问题带来的影响这一问题表示,韩方并未将朝鲜无核化作为解决韩朝间问题的前提条件,即使尚未实现半岛无核化,也要为构筑统一基础、恢复民族认同感而扩大韩朝间的交流与合作。韩国官方此前也不乏类似的表态,但朴槿惠总统的任期已经过半,至今在改善朝韩关系方面仍未取得实际性成果,时间在考验着朴槿惠政府的诚意。

  中国外长王毅在伊核谈判达成协议后表示,事实再次证明,任何国际争端,只有通过谈判和对话,才能得到彻底解决。笔者认为,事实也证明,靠制裁和施压是达不到目的的。诚然,朝鲜半岛应尽早实现无核化,也应正视该问题形成的原因和美国应承担的责任。如真正让朝鲜弃核,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应该拿出诚意,不对朝鲜进行威胁、打击,解除对朝鲜的制裁,促进朝韩民族和解,不设前提条件同朝鲜对话,使朝鲜真正感到有安全感,这才有朝鲜弃核的希望。美国能否做到这一点,或是否愿意调整现有亚太战略目标,就让时间来检验吧。

  (作者为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标 签:
  • 朝核问题,伊核,朝核,核地雷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