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70年之际,世界和平遭遇两大挑战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文章之十一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即将于2015年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而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主战场,中国届时还将首次组织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专题阅兵,目的是“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此番盛事值得期待,历史教训务必汲取,现实挑战尤需正视。        

  一、二战留给世人的四点惨痛经验教训

  首先,战前排外黩武等极右政治思潮在一些国家得势,导致其最终走上邪恶的不归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世界经济危机冲击、一战遗留问题发酵与国内社会矛盾激化等叠加,使得一些国家在政治上走向极端化,对外极端民族主义与对内极权主义甚嚣尘上、大行其道、上演“极端二重奏”,不仅形成组织,而且日渐坐大、成了气候。如德国被希特勒的纳粹党及其法西斯主义、仇视犹太人的种族主义所主宰,同时鼓吹颠覆一战后的“凡尔赛体系”、用武力攫取“日耳曼人的生存空间”;日本则被天皇与军方融为一体的军国主义所掌控,对外奉行征服亚洲乃至世界的侵略扩张政策。战前德国与日本意识形态的右倾化、极端化,使得这两个国家成为了二战的两大“战争策源地”,给世界与人类包括其本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时至今日,虽然经济全球化与格局多极化使得新的世界大战难以上演,但与二战前类似的国际及国内环境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如西方金融与债务危机影响犹存,其仍具有通过发动战争对外转嫁危机的“冲动”;欧洲极右排外势力抬头;日本安倍当局顽固右倾化;美国为把持霸权与主导权而不择手段压制新兴大国,凡此种种,使得世人对世界和平的现状与前景不无担忧。

  其次,战争初期西方大国唯利是图的外交政策尤其是“绥靖主义”助纣为虐,导致德、日法西斯得寸进尺、愈演愈烈、穷凶极恶。为维护其狭隘自私的大国利益,以及出于意识形态原因而敌视苏联,英、法、美三大国客观上纵容德、日法西斯与军国主义,主观上幻想“祸水东引”,结果害人终害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在欧洲,英、法两国对德国侵略东欧姑息养奸,不惜与德国达成以牺牲捷克苏台德地区换取所谓“和平”的“慕尼黑阴谋”,结果反而加速了二战欧洲战事的爆发;在亚洲,西方大国对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及其侵华野心隔岸观火、作壁上观,“国联”所谓的调查团“睁眼瞎”,美国对日本一味纵容、其对日宣战与参战“姗姗来迟”、直至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得手。时至今日,美国“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在为日本安倍政权的右倾化不断“松绑”,企图利用日本来“围堵”中国。

  再次,战时建立反法西斯的国际与国内统一战线实乃同盟国制胜法宝。面对欧、亚法西斯的猖狂进攻与“联手作恶”,中、美、英、苏四大国最终走到了一起,形成了团结互助的反法西斯国际统一战线,不仅在战略上协调东、西两大战场,而且对战后处置侵略者、设计新的国际秩序反复协商,最终加速了德、意、日法西斯的灭亡。与此同时,中国的国、共两党“兄弟阋墙、外御其侮”,为民族大义而搁置仇恨与纷争,成立抗日统一战线,共同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时至今日,当年的国际统一战线经过“冷战”的冲击及“冷战后”的分化重组而不复存在,特别是美国为维持霸权而挤压俄罗斯、围堵中国,其“冷战思维”使得美俄矛盾激化、中美竞争加剧。

  第四,战前及战时的民众、民意具有两重性,需要唤醒、教育和发动。一方面,战前德、日民众被法西斯与军国主义蛊惑、欺骗、愚弄,陷入极端民族主义狂热,乃至充当炮灰,最终成为战争的受害者;另一方面,苏联和中国为抵抗德、日法西斯侵略而掀起“人民战争”、“全民抗战”,中国共产党更是明确提出对日“持久战”方针,为打败侵略者奠定了牢固的民众基础。时至今日,面对安倍当局的倒行逆施与蠢蠢欲动,日本越来越多的民众不再甘心上当,而是自觉反对与抵制其篡改和平宪法的所谓“安保法案”。

  二、未来避免二战类似悲剧的几点思考

  首先,国际社会须坚决维护正确二战史观、共同抵制日本安倍当局右倾化逆流。安倍对“慰安妇”等战争罪行要么拒不认罪,要么两面三刀、口是心非,其顽固推行企图改变战后日本和平走向的“安保法案”,不仅引发国内强烈反弹,而且引起周边邻国不安。对此,中国将开展遏制日本右倾化野心的“新持久战”,不断增强自身实力,主动抢占历史话语权与道义制高点,并联合有关国家共同反制日本“异动”。

  其次,美国应对日本的错误史观负责,并应小心吞下日本右倾化的苦果。战后美国出于利用日本为其对苏联、新中国的冷战战略服务,对其战争罪行未作彻底清算,以至今日日本深陷错误史观、难以自拔。美国现在又出于利用日本以“制衡中国”的需要,放纵安倍的右倾化,其结果将是反被安倍利用来实现日本的所谓“正常国家”目标即大国野心,进而挑战美国的主导权。

  再次,国际社会应致力于总体维护及稳妥改革“战后秩序”。今年也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联合国是“战后秩序”的核心,应加强联合国及其安理会的权威。应打断日本成为安理会“新常任理事国”的“迷梦”,因为安理会改革未必要增加“新常任理事国”,且增加也不能搞唯利是图和“一切向钱看”,不能只强调日本对联合国捐款多,而应看其对二战罪行的反省是否真诚、彻底、到位(这也是安理会的根基),及其今后是否坚持走和平路线?其外交是否独立自主?

  最后,战后70年之际世界和平遭遇“两大挑战”,有关各方应加强协调对话,避免激化矛盾乃至陷入新的冲突。其中:

  一是美欧与俄罗斯因乌克兰问题而在东欧对抗。美欧继续联手“制裁”俄罗斯,美国2015年新版《国家军事战略》高弹“俄罗斯威胁论”,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声称美与其他主要强国开战的可能性“低但逐渐提高”,并指一旦开战将带来“巨大”后果。对此,应坚持“政治解决”乌克兰问题,美国不应利用其来分化欧俄、强化东欧军事部署、乃至推行所谓“新冷战”;

  二是美日为维持所谓“亚太主导权”而联手围堵中国。美国为遏阻中国一再为日本“松绑”,间接助推日本右倾化逆流甚嚣尘上,安倍政权强推“安保法案”有恃无恐、倒行逆施。为维护亚太和平稳定计,美国对亚太海洋争端不可一味“拉偏架”,亦需及早认清日本右倾化的危险性。

   (作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副所长、研究员)

 

标 签:
  • 1941年,安倍,冷战,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安理会改革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