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岂会止于西式民主

  中国的民主发展正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但关于如何推进中国民主政治建设,仍然有这样一种声音:西式民主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成熟稳定的制度模式和“近乎完美”的实现形式,可以速成,可以复制,可以推广,我们无需以“民族性”为借口另搞一套。这与福山曾经的逻辑不谋而合。福山认为,西式自由民主已经发展到了顶峰,是“人类意识形态进步的终点与人类统治的最后形态”,人类走向民主的步伐将终结于西式自由民主,历史的演进过程已走向完成,中国等非西方国家终将走上西方的民主发展道路。这些论调我们姑且称之为“民主终结论”或“民主顶峰论”。然而,世界历史发展真的会止步于西方民主吗?西方民主模式真的是民主发展的顶峰吗?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民主终结论”“民主顶峰论”违背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我们知道,“民主”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决定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并最终决定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列宁指出:“任何民主,和任何政治上层建筑一样……归根到底是为生产服务的,并且归根到底是由该社会中的生产关系决定的。”这说明,一个国家采取什么样的民主形式,归根结底要与这个国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很难想象,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经济基础迥异的不同国家,却能共享一套“普世”的民主模式。我们还知道,生产力是最革命、最活跃的因素,处于永恒的运动变化之中。很难想象,生产力永无止境地奔涌向前,而作为上层建筑的民主政治体制却可以任凭风浪起,我自岿然不动。

  “民主终结论”“民主顶峰论”违背民主发展的辩证法。民主不会速成,民主建设是一个过程。从专制到民主,从低级民主到高级民主,从较高级民主到更高级民主,从民主到民主的消亡,这是历史发展“活生生的辩证法”。民主推进到哪一步,是由其所处的历史阶段决定的。现阶段,西式民主还是低品质的民主。正因为如此,美国学者布莱恩·卡普兰指出,美国现在要做的是提高民主的“质”,而不是增加民主的“量”。资本主义民主存在自身无法克服的“软肋”和“硬伤”,不过是民主发展中的一个阶段——低级民主阶段。人类社会从专制走向低级民主历经几千年,从低级民主走向高级民主依然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民主终结论”“民主顶峰论”不符合基本的历史事实。根据福山的逻辑,西式民主因为完美而终结。然而,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西式民主远远谈不上完美。目前,西方掀起了一股反思西式民主的风潮。2014年3月1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封面文章《西方民主的病在哪儿》。该文直言:西方民主正在经历艰难时世。西式民主的“圣斗士”福山在其2014年9月出版的新著《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中公开承认:西式民主既可能是有效的,也可能是破坏性的;既可能解决问题,也可能加剧问题。在事实面前,他不得不放弃自己关于西式民主的幻想。如果人类的“民主梦”止步于今天、止步于西式民主,那真是太低估我们的超越性追求了。

  民主是人类的共同价值追求,但西式民主提供的仅仅是民主的一种版本,而非民主的最终版本。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不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成功开辟和坚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为实现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确立了正确方向。下一步,我们应立足实际、总结经验、学习借鉴,继续发展好我们自己的民主,而绝不能奉西式民主为圭臬。

 

标 签:
  • 民主,西式,民主发展,民主模式,民主政治建设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