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缠烂打漂不白日本施暴历史

  对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接受中国之邀参加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日本政府和执政党的恼羞成怒仍在发酵。媒体报道,9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亲信、自民党总裁助理荻生田光一在电视节目中公开指责潘基文。

  荻生田光一声称,国际社会已经觉察出韩国人没有能力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一职。他认为,潘基文参加中国阅兵式,相当于世界杯裁判长参加特定国家的比赛,因而是不恰当的行为。这是日本当局因为潘基文出席中国阅兵而第六次对他提出批评。一而再再而三纠缠潘基文,日本有关方面已呈偏执心态。

  荻生的言论极为荒谬。当代日本不愿纪念当年的日本军国主义被打败,难道当年战胜国的后代也无权庆祝胜利吗?今年举行阅兵等纪念活动的国家,又岂止中国一个?如果联合国应对中国纪念抗战保持中立,那么世界各国是否都应保持“中立”而拒绝接受邀请?事实上,在维护公平正义、维护和平方面,联合国怎么可能中立?在道义面前,有正义感的国家怎么可能中立?面对反侵略的大是大非,任何国家如果采取中立态度,最后都将难逃噩运。

  当年中国人民在极端艰苦条件下浴血奋战,有效抗击了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军,为亚太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刚刚就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先生就曾表示,“没有中国面对日本侵略者的坚韧和勇气,我们的战争历史将以完全不同的形式结束。”正因如此,中国的抗战得到世界多国的援助。

  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为的是回顾历史,捍卫和平,而非寻求与战败国的后代为敌。应该说,日本战后70年的和平发展确实有些成绩,目前世界上还没有谁将当代日本等同于日本军国主义。但是,如果日本当局自己一定要在当代日本与军国主义日本之间画等号,认为参加纪念抗战相关活动就是与当代日本为敌,那么人们不得不怀疑日本领导人的政治素养。荻生们的言论不仅仅是侮辱潘基文,更侮辱了所有来华参加阅兵的各国政要以及参加阅兵的各国军队,也羞辱了当代日本。

  中国阅兵是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更是为了展望未来,巩固和平。在关于过去与未来的问题上,日本一方面要将过去与未来进行切割,另一方面却将过去和当下紧紧关联,甚至得出为了尊重当代日本就应对纪念抗战保持中立的荒诞结论。这只能凸显其内心的阴暗、龌龊。众所周知,告别施暴历史的最好方式就是承认暴行,坦诚道歉,悔过自新,痛改前非。但是日本恰恰相反。这不能不让世人担忧:未来日本可能会与军国主义日本产生某种关联。

  这种担忧,联合国有,世界各国有,日本广大民众也都有。

  (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标 签:
  • 日本军国主义,日本当局,日本首相,日本侵略军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