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问题,中美应保持建设性沟通

  不久前,中美两国元首在华盛顿举行会谈。两国元首共同会见记者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中美双方在南海问题上有着诸多共同利益。

  他还指出,中美双方都支持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支持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支持维护各国依据国际法享有航行和飞越自由,支持通过对话管控分歧,支持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在协商一致基础上尽早完成“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建设性沟通。

  没错,中美双方在南海问题上的沟通应该保持“建设性”。对此,双方没有异议。

  然而美国军方一些人,如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斯科特·斯威夫特上将,却于近日在悉尼举行的一次海军会议上很不“建设性”地表示,“北京(在南海)造岛和在亚洲的海上胁迫行为不会不受惩罚”。

  这不是美国军方第一次发表很不“建设性”的话语。对于美国一些人士一再宣扬中国制造“海上威胁”,中国不得不与其理论理论。中国的行为合理、合情、合法,中国既不是世界上第一个进行岛礁建设的国家,也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真正的问题是,对于早已在南海长期造岛的国家,美国此前为何未予提出?在中国停止相关建造之后,美国对仍在南海继续造岛的国家为何不释放必将严惩的信号?

  很显然,美国某些军人罔顾国际法,并滥用双重甚至多重标准,以致于他们发表的一些很不具有建设性的观点,有时会误导人们对中美关系的认知。

  对于“海上威胁”的帽子,中国无法接受。中国在南海的现有活动,并未干扰任何他国在此地的正常航行。如果美国确实担心中国海军将来可能在南海阻碍他国的航行,或者相关岛礁建设将使中国拥有这种能力,那么对于这种担忧应该更多进行沟通,以增进彼此了解,而非直接扣帽子。事实上,中国过去没有在南海阻挡他国航行,将来也不会。

  斯上将还有一个奇妙的观点,“如果不勇敢面对像中国所表现的海上欺凌行为,那么这种行为就会扩大到陆地,变成一个‘摩擦点’”。乍一听,人们还以为是在说美国自己。检索历史不难发现,美国海军是于1893年从海上来到夏威夷并吞并这个岛国、是于1950年从海上来到中国台湾这片陆地并在此长期驻军,美国是于1964年从北部湾发起对北越的大规模轰炸、是于2003年从海路联合发动推翻伊拉克政府的行动的。这一切,都是从海上到陆上,但皆非中国所为。

  拥有极强忧患意识的美国,对未来愈加未雨绸缪——这一点可以理解。而要防范他国模仿美国在盛极时期的霸权行为,美国首先得改掉霸道作风。美国海军若有什么想不开,理应按照两国元首会谈达成的共识精神,与中方认真进行建设性对话,以消除误解、增加互信,而非四处散布一些并无依据的言论。

  中国坚决维护海上正当利益,但无意学习美国称霸。中国不会制造“海上威胁”,更不会惧怕海上霸权对中国施加“海上威胁”。鉴于在防范真正的“海上威胁”方面中美均有责任,两个大国理应保持建设性沟通、进行建设性对话。

  (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标 签:
  • 建设性,中美两国,他国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