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在叙利亚由“暗斗”转向“明争”

    9月初以来,有关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的消息引发世界舆论聚焦。先是以色列和土耳其媒体称俄罗斯开始向大马士革派遣战斗机和军事人员;随后英美媒体也声称,俄罗斯已向叙利亚派遣航空分遣队。9月8号,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法新社均称,数架俄罗斯安-124重型运输机飞抵拉塔基亚附近机场。9月9号,路透社称,俄已向叙利亚塔尔图斯派遣两艘坦克登陆舰,并部署少量海军步战人员。路透社还称,俄罗斯将向叙提供“铠甲”弹炮合一防空系统。9月13日,法新社报道称,俄正在拉塔基亚建设简易机场,跑道足以起降大型飞机。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已大方承认。“一石激起千层浪”,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引发美国强烈反应,由此使中东博弈正在进入“美俄时刻”。

    俄为何加大军事介入叙利亚

  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一直是个“公开的秘密”。巴沙尔政府能够在内外交困的内战中支撑至今,内因主要是叙利亚政府军忠心耿耿,没有出现大规模哗变或溃败,外因就是伊朗和俄罗斯等外部国家鼎力援助,这些援助就包括军事领域的相关合作。问题在于,过去相当长时期,俄罗斯在对叙军事介入问题上表现低调,甚至在8月初还计划撤离常驻叙利亚的俄公民。为何现在却增强在叙的军事存在,甚至普京还公开承认这点呢?说到底,是形势发展使然。

  首先,当前巴沙尔政府处境危急,亟需外部援手。经过长达四年多的血腥内战,叙利亚政府军疲态日显,尤其是兵源不足问题日趋凸显。据统计,自2011年3月冲突爆发的叙利亚内战,已造成政府军8万多人丧生。由于伤亡惨重,连忠于政府的叙利亚人也不愿服兵役。据说有7万叙利亚人逃脱兵役。巴沙尔所属的阿拉维派在叙利亚总人口中只有l5%左右,因此兵员紧张问题日趋凸显。2015年7月28日,巴沙尔总统首次公开承认,因阵亡、变节和逃避服兵役等情况,曾拥有近30万军力的叙利亚政府军规模减少近半,并坦承“军队感到疲乏”,“其他什么都有,但就是缺人”。因军力不足,叙政府军只能收缩战线,使“伊斯兰国”轻易夺下巴尔米拉,亲政府部队还退出伊德利卜省。据报道,叙利亚政府控制的领土面积不足25%。如果没有外部强援,巴沙尔政府很难长久支撑下去。

  巴沙尔政府续存对俄罗斯至关重要。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为数不多的忠实盟友,塔尔图斯港还是俄罗斯在海外的唯一军港,巴沙尔垮台将使俄罗斯在中东失去重要的立足点;从地区反恐看,巴沙尔政府是目前遏制“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向北高加索地区扩张的重要屏障。如果巴沙尔政府垮台,叙利亚很可能完全被极端恐怖势力占据,并将直接威胁俄罗斯南翼的安全。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高调示强,宣布将扩大对叙利亚军事介入。

  其次,欧洲难民潮引发的舆论变化,为俄罗斯强行介入叙利亚提供契机。2015年以来,欧洲正遭遇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目前已有数十万难民涌入欧洲,令欧盟国家焦头烂额、疲于应对。这些难民绝大部分来自战乱不断的西亚北非地区,其中80%难民来自内战犹酣的叙利亚。连年内战使叙利亚近半数国民流离失所,400万人流亡海外。欧洲国家要想遏制难民潮的势头,必须正本清源,设法结束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内部战乱。而这些国家当初陷入战乱,与美欧此前推行的“政权更替”政策直接相关。当年正是英法主导发动利比亚战争,以及在叙利亚策动政权更替,才使这些国家陷入战乱,制造出大量难民。普京9月4日称,难民潮是欧洲国家在中东和北非错误政策的“必然结果”。欧洲国家的外交政策“对美国亦步亦趋”。欧洲国家开始重新反思对叙政策。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普京承认并加大军事介入叙利亚,实际是适时引导叙利亚的政局走向,显示俄罗斯在地区事务上发言权和影响力。

  再次,“伊斯兰国”对俄罗斯威胁增大。2014年兴起的“伊斯兰国”非常敌视俄罗斯,该组织因不满普京支持巴沙尔政府,声称俄罗斯和西方国家一样,是“伊斯兰国”的敌人,曾扬言要打到俄罗斯,并扬言解放车臣和整个高加索地区。此后,该组织曾出资7000万美元,在中亚开辟新战场。而俄罗斯是世界上信奉伊斯兰教人数较多的国家之一。伊斯兰人数仅次于东正教,俄罗斯穆斯林超过25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数的15%,其中不乏“伊斯兰国”的同情支持者。据俄罗斯专家称,IS组织中有1000多名俄罗斯人。对俄本土安全构成一定威胁。但俄罗斯2014年忙于应对乌克兰危机,无暇顾及打击“伊斯兰国”。目前,随着乌克兰危机局部缓解,俄罗斯的安全关注重点逐渐转移。与此同时,由于美国主导的反恐联盟“出工不出力”,“伊斯兰国”在2015年持续壮大,其活动范围遍及西亚北非各个国家,极端思想继续向外渗透。在此背景下,俄需要将目光转向中东,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投入更多资本。而军事介入叙利亚、扶植巴沙尔政府就是重要步骤。

    美为何反应强烈

  面对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的新态势,美国反应强烈。9月8号,美国国务卿克里称,对俄在叙利亚建立军事设施的做法“深感忧虑”。美国还向北约成员国保加利亚和希腊施压,拒绝俄飞机飞越其领空。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称,“俄罗斯的有关行动会进一步恶化叙利亚局势,这些行动会导致更多人员死亡,会令难民潮进一步扩大,甚至会有与在叙利亚作战的反伊斯兰国的美军及盟友发生军事对抗的风险”。美国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介入反应如此强烈,主要原因有以下三方面。

  首先,近年俄美关系持续紧张,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美国强烈反应。围绕反导、车臣、中亚“颜色革命”、斯诺登事件等问题,美国与俄罗斯已经持续较量多年。尤其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俄矛盾更趋白热化。2014年9月,奥巴马在联大会发言时,将俄罗斯、“伊斯兰国”组织及埃博拉疫情并称为当今世界和平面临的三大威胁。2015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强调,要用制裁及其他手段使俄罗斯承受破坏乌克兰主权与领土完整的代价,并同盟友一道遏制俄罗斯未来可能的胁迫行为。2015年7月1日,美国国防部公布的2015年度《美国国家军事战略》,称俄“好用武力手段实现国家目的”,“俄方及其代理势力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地区的安全”。美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在任命听证会上称,俄罗斯是会对美国构成存亡威胁的国家,鉴于其拥有核武器,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大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双方关系高度敌对的情况下,美国对俄罗斯在叙利亚加大军事行动,自然高度警惕,充满戒备。

  其次,美国担心俄罗斯与其争夺中东主导权。近年来,美国整体实力日趋下降,中东政策明显失败,奥巴马总统又急于战略东移,因此在中东战略收缩加快。然而,尽管如此,美国实际是想要低成本维护中东统治,而不肯放弃在中东的主导权。而近年来,俄罗斯在中东则明显由守势转向攻势,地区影响力日趋回升。中东乱局为俄罗斯在中东抓牌、改善与地区国家关系提供了新机遇。近年,俄与埃及、伊拉克、叙利亚乃至沙特等国的关系都在加强。当前俄在叙利亚加大军事介入,某种意义就是俄在中东填补权力空白、挤压美国影响力的新信号。德国《明镜》周刊称,俄罗斯帮助叙利亚,背后是其新的中东战略。在美国将大选之际,欧洲又陷入叙难民危机之时,俄罗斯出其不意地开始针对美国展开行动。对西方来说,这是要与西方争夺中东秩序。

  再次,从国家层面看,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目标大相径庭。尽管美俄都力主打击“伊斯兰国”,但美国政策优先重点是推翻巴沙尔政府,乃至借“伊斯兰国”来消耗叙利亚政府军的实力,因此对打击“伊斯兰国”出工不出力。俄罗斯则恰恰相反,其一直力保巴沙尔政府,并将巴沙尔政府作为打击“伊斯兰国”重点依靠力量。俄外长拉夫罗夫日前表示,俄罗斯多次呼吁“国际联盟”在联合国主导下与叙利亚政府合作,因为叙政府军是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的最积极力量。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较量,本质是对巴沙尔政府去留问题的博弈,是按照哪种思路来解决叙利亚危机。而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就是要力挺巴沙尔,使叙利亚危机朝着俄罗斯期待的政策方向演进。这显然是美国所不能容忍的。美国总统奥巴马9月11日公开称,“俄罗斯现在推行的‘加码押注’阿萨德战略是一个巨大错误”。

  总之,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是中东政治中的一件大事。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不仅为巴沙尔政府继续掌权注入强心剂,还使美俄博弈日趋公开化,双方日趋由“暗斗”转向“明争”。动荡不定的中东乱局又增添一大新变数。

 

标 签:
  • 俄美关系,伊斯兰国,美欧,登陆舰,防空系统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