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投票难

    作为民主党内的领跑者,希拉里经常要面临共和党参选人的围剿,这也迫使她练成了一身以寡击众的绝活。

  在德州一所大学的毕业礼上,希拉里对四位共和党对手点名道姓批评:德州前州长佩里“签署歧视少数族裔选民的法案……并为《投票权法案》(遭高院)部分废除而鼓掌”;威斯康辛州州长沃克“缩短了提早投票的时限并签署法案让大学生更难投票”;“杰布·布什则在2000年犯下严重错误,删掉了大量选民”;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否决了一项延长提早投票时限的法案”;并在最后指出“共和党蓄意的,系统性的试图阻止数以百万计的美国选民投票”。

  希拉里此次对四个政敌的批评和攻击,直指美国选举制度的核心问题:投票难。

  美国总统大选每次都进行得热火朝天,每次活动下面看似都是人山人海,每次大选感觉都关乎美国和世界命运一样,两党候选人的竞选经费也是水涨船高,可实际上美国大选投票人数却少得可怜:2012年总统大选只有57.5%的合资格选民投票,尽管从2008年到2012年美国多了800万合资格选民。而2014年中期选举投票率只有36.4%,二战以来最低。对比欧洲国家动辄百分之八九十的投票率,美国投票率低得让人都怀疑他们民主程度不够高了——虽然美国最热衷在世界上推广民主。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美国“太民主”了,导致民众“民主疲劳”。相比欧洲各国顶多选个政党,选个议员,然后再由党内部任命政府官员的“不民主”做法,美国开放给选举的岗位太多。不仅总统、州长、市长等各级政府首脑可以选,各级议会议员可以选,甚至连治安官、检察官、法官、州务卿、检察长、警察局长、学区委员等各种各样的官员都要“竞选上岗”。据说全世界参与选举的法官没有美国一个州的多,这就是美国选民的苦恼。

  另一个原因是美国选举日选得不好。当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选八月八日八点八分这样的黄道吉日,而是因为他们选了一个“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之后的星期二”这样的奇葩日子。选这个日子当初是因为建国初期的美国还是一个农业国,选举再重要也不能影响农业生产,所以必须选在既不要插秧也不要收获又不是太冷的11月。同时那时候投票站都设在每个郡的郡府所在地,在火车汽车飞机都没有的年代,农民平均要乘马车一天的工夫才能到达投票站,而周末又是安息日和礼拜日,所以最快只能周一出发,因此大选日就选在了周二。但这一传统却和现代高节奏的工业社会格格不入,美国人周二上了一天班都累死了,哪里还有精神去投票站排队。

  还有所谓的选民登记制度。这方面美国可谓“独树一帜”,是西方民主国家中唯一不积极主动为选民注册的国家。在欧洲,政府要么“贴心”地为选民在申办身份证和参与人口普查的时候提供自动登记服务,要么就“粗暴”地立法规定“强制投票”。而美国各级政府在选民登记事务上非常消极,等到选举的时候查登记状况却很积极,没有登记的人统统没有投票资格。不过这个制度最初就是“打压选举”的制度创新,目的就是阻挠南部的黑人和北部的新移民参与选举。

  美国两党也是这一局面的始作俑者之一。为了能让在任的政客更长久地待在职位上,每十年一次的选区重划都成了科学和艺术的结晶,结果大多数选区都出现某一党独大的现象,以至于在任官员经常甚至连个走过场的竞争对手都没有。这种连差额选举都谈不上的选举自然无法激起选民参政议政的热情,投不投票反正都是他。最后甚至出现美国人口最多选区最多的加州在21世纪前十年仅仅一位议员败选的夸张现象。

  而金钱把选举变了味之后,选举就不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游戏了。草根人物想在最基层的选举中出头通常面临巨大困难,这里面最困难的就是钱。当你还在挨个敲门求选票的时候,你的竞争对手已经买下电视台电台几十个时段滚动轰炸家家户户了。这一方面阻挠了普通人从政之路;另一方面让普通人对选举产生愤世嫉俗的看法,认为选举就是金钱的游戏,认为自己的选票无足轻重,认为自己的声音没人倾听,然后就不投票了。

  美国选举“赢家通吃”的规则也很打击选民的积极性。因为美国采用了选举人团这样的间接选举制,所以会出现普选票和选举人票比例差异很大的扭曲现象,造成扭曲的原因就是“赢家通吃“的规则。一个候选人只要在某个州拿下51%的普选票,就可以拿下该州100%的选举人票。这直接导致在大多数州都成了两党的基本盘,纽约州的共和党再拼这个州也是民主党的,德州的民主党再不甘这个州也是共和党的。如今美国大选已经变成“少数人的游戏”,两党候选人置八成民众于不顾,集中火力围攻所谓的“战场州”,奥巴马在2008年也仅仅跑了14个州而已。

  在美国想投票?挺难的。

 

 

标 签:
  • 美国选举制度,美国总统,美国大选,赢家通吃,投票率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