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撤走“爱国者”意在向俄示好

    美国撤走“爱国者”导弹,一方面表明美国不愿与俄罗斯发生正面冲突和对抗,另一方面,说世界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中俄欧印正在走近,美国独揽霸权的企图正在破产。

  近期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对“伊斯兰国”的大规模空袭行动,严重的刺激了美国,美国斟酌再三认为:“应审时度势,没有必要和俄罗斯太较真,甚至不顾土耳其的反对,宣布撤走“爱国者导弹”,在关键时刻出买了盟友。

  美国培养的叙反对派

  长期以来,叙境内并不存在反对派武装,只是有些党派长期持不同政见,秘密从事政治活动。2011年3月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叙境内外的一些反对党派纷纷走向前台。

  最初,叙利亚反对派实力较弱,影响力较小,随着不断整合不断壮大要推翻巴沙尔政权。

  美国认为出现了整合中东的时机,重新拾起了“大中东计划”,发动顔色革命,推翻突尼斯、利比亚、也门政权,在中地区加紧培养叙反对派,并通过欧盟向叙反对派输出武器,企图通过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整合中东。美国拿出大约31.62亿元人民币开始训练叙利亚反对派,指使欧洲盟友向反对派提供武器,全面向叙政府军发动进攻。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叙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为借口展开对叙制裁,并准备对叙组织大规模空袭。在俄罗斯的斡旋下,叙同意放弃了化学武器,在我国帮助下转移出了在叙的化武器换得了暂时的和解。

  反对派由于力量分散,缺乏统一指挥,各有个的目标,虽然多次向政府军发动进攻成效不大,长时间的内乱为 “伊斯兰国”极端恐怖集团提供了生息繁演的机会,不但从欧盟获得了武器还逐渐从中坐大,“伊斯兰国”(IS)中的多数人曾经是美国当年培养倒巴沙尔的反对派 。“伊斯兰国”坐大后,在叙伊边境连续对叙伊政府军发动进攻,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屠杀平民,抢劫银行的、控制油田,连下伊拉克数城,扬言建立伊斯兰世界。美国不得发动对“伊斯兰国”的空中打击,一年多的空中袭击基本无效,10月12日奥巴马总统承认,美国在叙利亚遭受挫败。

  奥巴马在接受美国CBS采访评价叙利亚局势时说:“我可没有说一年之内就能搞定。叙利亚对整个国际社会都一直是个难题。“毫无疑问那没有做成。”他同时表示,自己从一开始就对这个训练项目持“怀疑”态度。只要阿萨德政府不下台,叙利亚反对派就很难打败“伊斯兰国”,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做到改变叙利亚的内部结构。

  叙利亚战事拉长已经让恐怖分子和极端组织将自己塑造成为了对抗什叶派的逊尼派领袖。他们的残暴行径和在伊拉克的惨败给其名誉带来的耻辱已经被雪洗,他们在叙利亚展现出的勇气和理想主义反而提升了他们的形象。

  俄罗斯此次抓住,美国一年多打击“伊斯兰国”无效,主动出击使美国有苦难言,俄罗斯的空中突击,既打击了“伊斯兰国”,也打击了美国和西方培养的反对派武装,稳定了阿沙德政权,筑固了俄罗斯在叙的海外基地,在土耳其报导说击落俄飞机的情况下,美国确定撤走部署在土耳其的爱国者导弹,显然是怕与俄罗斯发生正面冲突,用以缓解美俄之间的矛盾。

  欧盟不想被美当枪使

  2013年英国首相卡梅伦以英国国会没能过对叙利亚动武为名拒绝了向叙动武,随后德国、奥地利也明确表示不支持美国对叙利亚动武;原来表现最积极的法国也强调要等联合国的调查结果再考虑动武。虽然美国自说自话的先说得到了十国支持,后又说得到了十五国的支持,可最终也仅有美国的两个中东伙伴同意支持美国对叙利亚动武,对叙动武问题使美国的号召力由峰值落入峰谷,欧盟不想再被美国当枪使。

  2 013年底从乌克兰危机暴发,2014年乌克兰举行公投大选,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宣布独立,俄收回克里米亚,欧盟对俄进行贸易制裁与俄罗斯反制裁,至2015年2月,俄德法乌四国领导人齐聚明斯克会谈,以求化解持续了10个月的乌克兰危机,使美国被排除在外,充分说明了欧盟在选择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和对美国的排斥。

  9月9日,奥地利外长库尔茨成为第一个公开表示应在反恐问题上和大马士革当局合作的西方领导人。他称,“巴沙尔过去的罪行不应忘记,但反恐斗争必须务实”,反恐是国际社会首要任务,没有俄罗斯、伊朗的合作,不与巴沙尔当局打交道是不现实的。

  2日,经由土耳其外交部发表一份联合声明,美国、法国、德国、英国、土耳其、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对俄方行动表示担忧。同日,普京访问了巴黎,与乌克兰、法国和德国领导人就乌克兰局势会谈。德国总理默克尔着重强调应对数以十万计的难民涌入欧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并强调 “多年来,我们都清楚,只有与俄罗斯合作才会有解决方案,而不是跟俄罗斯作对。”

  德国默克尔在巴黎与俄罗斯、法国和乌克兰举行完诺曼底四国会谈时表示,乌克兰希望解决国内领土危机,但这不涉及克里米亚。这意味着德国为首的欧盟已经接受了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乌克兰局势的谈判不再涉及克里米亚问题。将围绕俄罗斯主张的乌克兰实施联邦制进行,这样乌克兰中央政府对东部的控制就会削弱,俄罗斯就能提升在东部的影响力,过去西方不认可俄罗斯的观点,甚至根本不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如今西方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退却,就使欧盟与俄罗斯谈判有了新的平衡点和讨价还价的基础。

  德国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的原因在于,欧盟正在陷入一个巨大困境,若“伊斯兰国”在中东继续猖獗,则欧盟将面临巨大的难民潮。而乌克兰的局势进一步恶化,将会出现更大的难民潮。随着欧盟的让步,俄罗斯和欧盟达成某种和解协议的可能使乌克兰局势和欧盟与俄罗斯关系出现新的变化。

  美国不想与俄直接对抗

  尽管土耳其坚决反对,美国还是从土撤走了“爱国者”防空导弹,使土耳其防空能力大为失色,事实上谁都知道美国本土不差那几枚导弹,美军此举是向俄罗斯示好。奥巴马表示,俄罗斯并没有威胁到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美国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国家”。

  随着欧盟放弃了克里米亚属乌克兰,欧俄有了新的战略平衡点,欧盟支持俄罗斯在打击“伊斯兰国”中的地位和作用,俄欧关系可能进一步走近。欧盟是俄罗斯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俄罗斯也是欧盟的主要贸易伙伴,双方采取制裁与反裁真正受到伤害的是欧俄双方,而美要求欧盟制裁俄罗斯,美却没有受到丝毫损失,这也是欧盟与俄罗斯走近的真实原因。冬季临近,俄罗斯是欧盟能源的主要提供国,欧俄关系紧张,中东战火不断欧盟的能源必然会受到影响,这也是欧盟所不愿看到的结果。

  美国主导的“TPP”谈判排除了欧盟、中国、印度,而“TTIP”谈判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结果,中印正在继续区域贸易由化、便利化和动态平衡,扩大双向投资,启动两国区域贸易安排谈判,开展在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大项目合作,共同倡议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推动中印两个大市场更紧密连接。

  为此,世界战略格局将发生新的变化,欧俄走近,迫使美国不得不重新考虑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根本就没考虑与美国联合行动,更有直接代替美国之势,并提出伊拉克提出正式邀请,俄罗斯可能把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延伸到伊拉克。欧盟不愿为美国当枪使的决心和意志也让美国必须重新思考美国对欧元所发动的一系列打压活动,正遭受欧盟拒绝和阻止。10月下旬,习近平主席将访问英国,德国提出要提前访问中国要求,要使是中国2025计划与德国工业4.0版对接,强化城镇化、工业化、农业化与信息化的合作,涉及领域包括节能环保、交通、高端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默克尔访华是想利用多变的世界外交背景寻求最佳盟友,充分展现中德合作的优势 ,拓展中德在“一带一路”建设上的合作空间、在中东局势美俄剑拔弩张的情况下与中国进行沟通,以利于随机应变。在“TPP”达成协议后,促进中德关系,趋热打铁,强化与我政治、经济上的深入合作。

  中俄战略协作正不断取得新的成果,双方支持相互默契愈走愈近,俄罗斯坚决支持中国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在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中国积极的伸出了援助之手,在远东地区开发上双方合作不断拓展,在航天、航空、核能等高科技领域合作正向新领域突进。

  中欧俄关系正在走近,虽然中美关系将继续维持在不冲突、不对抗范围内,但中国与欧俄走近必将有利于中国提出的世界多极化政治理念的实施。

  中印是两个发展中的大国,在贸易和知识产权方而有着诸多共同利益,中印全域自由贸易谈判继续进行,将对冲“TPP”谈判成果。

  美国撤走“爱国者”导弹,一方面表明美国不愿与俄罗斯发生正面冲突和对抗,另一方面,说世界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中俄欧印正在走近,美国独揽霸权的企图正在破产。

  (作者:国防大学教授)

 

标 签:
  • 爱国者导弹,俄罗斯,示好,俄欧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