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为何向欧洲蔓延

    11月13日,法国巴黎发生二战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法国总统奥朗德谴责这一暴行为“新形式的战争”,媒体则称之为欧洲版“9·11”事件。巴黎系列恐袭案是继今年初巴黎《查理周刊》事件之后,发生在欧洲的又一次重大恶性恐怖事件。英国、意大利等欧洲一些国家也受到威胁,声称对此事件负责的“伊斯兰国”一位头目甚至放言:“总有一天我们将占领欧洲!”

  巴黎恐袭事件与俄罗斯飞机埃及空难、黎巴嫩恐袭仅相隔数日,对欧洲形势和国际局势造成了巨大冲击。当前,全球恐怖活动呈蔓延趋势,欧洲则首当其冲,深受其害。人们不禁在问,为什么欧洲成了恐怖主义袭击的“重灾区”?

    乱源之始:中东

  地缘政治学中经常提及一条“伊斯兰弧”,指从北非到中东、西亚直至中亚和南亚乃至东南亚这片居住大批穆斯林的区带。多年来,这条弧线上的中东地区热点频发。如今这里危机频仍,不仅是欧洲难民潮的集中来源地,也成为最大的恐怖主义策源地。

  巴黎系列恐袭事件与中东乱局有着千丝万缕的直接联系。欧洲与中东及北非地区地理相近、地缘相连,人员往来密切。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埃及西奈半岛已经成为恐怖活动中心,恐怖主义向外蔓延的第一站就是欧洲大周边地区。对此,有德国媒体称,长期以来,欧美低估了中东失序和动乱的危害性,单靠加强援助难民,加强欧洲外部环境已不足以应对这一威胁。

  近期,俄罗斯、美国加大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使恐怖主义势力在叙利亚、伊朗等国的地面力量受到沉重打击,开始从军事行动转向有计划地对欧洲及其周边频繁实施恐怖袭击。英、法等欧洲国家高调介入中东事务,在外带头参加美主导的反恐联盟,对内加大反恐力度和对穆斯林人群的监控,由此成为宗教极端势力的眼中钉。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2001年“9·11”事件后,欧洲多国配合美国行动,派兵参与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这一政策招致伊斯兰极端势力报复,相继发生了西班牙马德里和英国伦敦连环爆炸案。

  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是中东与欧洲恐怖组织网络相互勾连的“叠加”效应。全球化时代,国际恐怖组织在全球各地发展秘密据点,利用网络、社交媒体协调行动,招兵买马,构建跨国跨区域的恐怖主义网,推进极端思想在全球扩散传播。另外,全球恐怖主义与本土恐怖主义沆瀣一气,产生了巨大破坏力。“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组织在发动“输入型”袭击的同时,更加注重利用本土极端分子发动恐怖袭击。在“伊斯兰国”崛起之时,不少欧洲极端分子赴中东参战,相当一部分已经回流本国并继续与极端恐怖组织相勾连。本次巴黎恐袭事件就是中东策划、本土实施、多点爆发的典型案例。

    内患之忧:欧洲

  近年来,欧洲承受着乌克兰、债务和难民等三重危机的打击,巴黎恐袭不啻雪上加霜。欧洲国家领导人和民众不安全感骤然上升的同时,也在反思恐袭中的自身原因。

  首先,欧洲经济的连年不景气,激化了欧洲社会的各种内部矛盾。欧洲遭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经济持续低迷,复苏乏力,失业率高居不下,社会底层处境更加艰难,特别是欧洲的穆斯林人。而法国部分地区穆斯林的青年失业率高达七成以上。受经济困境和前途无望等因素影响,欧洲穆斯林的失落感和不满增加,与主流社会的对立上升,矛盾进一步激化,给社会稳定埋下了隐患。

  其次,欧洲社会近年来的文明对峙和排外主义上升,刺激和伤害了欧洲穆斯林。近年来,西方连续发生亵渎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事件,《查理周刊》事件的发端就是刊登了此类“大不敬”的漫画。欧洲国家限制建造清真寺等针对穆斯林政策,引发当地穆斯林抗议和反弹。中东和北非穆斯林大量涌入,引发欧洲排外民族主义情绪、极端右翼势力力借机扩大影响。一些伊斯兰宗教势力也针锋相对,煽动欧洲穆斯林对政府和社会仇视。

  再次,欧洲在警力、安防和反恐情报方面防备相对松懈,给恐怖分子以可乘之机。作为恐怖组织的首要袭击目标,美国近年来不断提升本土化安全。随之产生了“挤出效应”,迫使恐怖组织将重点转向欧洲。较之于美国,欧洲申根条约成员国实行边境开放,人员自由流动,来自中东、北非难民和移民中混入不少宗教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加之欧洲各国安全监管水平参差不齐,缺乏有效的边界管理,就为恐怖分子策划实施恐怖袭击提供了便利。

    反恐前景:并不乐观

  巴黎袭恐事件案发于欧洲中心城市,对法国民众及世界人民心理造成极大冲击,也拉响了欧洲和全球反恐警报。目前,事件后续影响仍在发酵中,欧洲国家深切意识到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也有志于凝聚社会共识、加强反恐能力。但是,欧洲反恐形势面临着不少问题。

  反恐会不会“越反越恐”?法国誓言将进行反恐战争并将彻底消灭“伊斯兰国”,而极端恐怖组织则扬言要发动更多针对西方的恐怖主义。随着“伊斯兰国”遭受军事打击压力上升,其武装分子“化整为零”,在域外国家制造更多的恐怖袭击的可能性也随之加大。据报道,来自欧洲的“伊斯兰国”圣战分子约3000人。这些人如果回流到欧洲,将成为可能随时引爆的“定时炸弹”。他们凭借身份、语言、熟悉环境等优势,令欧洲警方防不胜防。

  反恐政策协调不易。欧盟内部任命了反恐协调员,但主要反恐力量仍集中在欧洲各国政府手中,各国面临的恐怖威胁评估不同,在情报交流上仍存在顾虑,在如何分担反恐资金方面意见不一,在统一行动上更是各有打算。

  反恐可能引发更大难民潮。巴黎事件后,欧洲社会愈发谈“伊斯兰”色变,穆斯林和主流族群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右翼保守势力更加得势,社会反移民政策呼声不断提高。这导致欧盟内部寻求统一难民政策难上加难。波兰候任欧洲事务部长就表示,鉴于恐袭事件后的新局势,波兰不可能按照欧盟配额标准接收难民。德国、瑞典等主要难民接收国因内部社会和政治压力上升,极有可能收紧现有的移民政策。反之,欧洲在难民政策问题上的调整,又会加大土耳其、黎巴嫩、约旦、埃及等国原本就不堪重负的难民压力,引发更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

  此外,欧洲反恐升级将与中东地区局部冲突之间产生某种联动关系,其“共振”和叠加效应将更加明显,对全球反恐及欧洲、中东地区形势发展带来更加复杂深刻的影响和变化。

    反恐合作:多管齐下

  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反恐将成为欧洲社会最大的关切和压倒性议题。是否能在短时期内对恐怖主义势力实行有效遏制,将对欧洲安全形势和未来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欧洲各国已紧急提升安全级别,强化安保措施,并加大反恐投入,在加强监视、收集公民数据、强化边境管理方面正准备出台更多措施。例如,法国宣布今后3年将在反恐方面投入超过7亿欧元,严厉打击美化恐怖主义的言行。英国安全情报部门加大了对人员和技术投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增派了1900名安全及情报人员,赋予了情报机构更大的信息追踪权,还强化了对网络和社交媒体的监控。欧美也商定进一步加强反恐合作和情报交流。

  反恐战争是一场世界性的斗争,必须加强国际合作,运用军事安全等综合手段消灭国际恐怖主义的现实紧迫威胁。也要看到,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产生和蔓延,背后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等复杂原因,仅靠军事打击和安保措施可能治标,但难治本。从长远看,需要从源头上入手,妥善解决中东地区热点问题,大力改善有关国家经济民生,化解社会矛盾,消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也需要广大伊斯兰世界采取切实措施,倡导包容温和的宗教思想,正本清源,剔除恐怖主义的思想根源,还需要国际社会采取有效措施,有效疏导,防范出现文明冲突和“以暴制暴”。这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标 签:
  • 圣战分子,欧洲经济,欧洲安全,伊斯兰,伊斯兰国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