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府更迭下的内政外交

    11月8日,缅甸举行大选,选举产生联邦议会和省邦议会共1100多名议员(联邦和地方议会25%的议员是军人,其余75%为选举议席)。根据选委会公布的计票结果,昂山素季领导的最大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民盟)获得压倒性胜利:不仅在联邦议会人民院和民族院赢得过半席位,在14个省邦议会也占据主导地位,而军人支持的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惨败,议席数仅占联邦议席总数的6%左右,其他小党议席数更少。

  根据选后政治安排,2016年1月新议会将召开首次会议,选举产生新的人民院议长和民族院议长,2月,联邦议会将选举产生新总统和两名副总统,总统再组建政府。如果不出大的意外,民盟领导的政府将从2016年3月起执政5年。然而,缅甸政治生态复杂,也面临着复杂的民族、宗教矛盾,经济社会发展任务艰巨,民盟执政未必一帆风顺。中缅友好关系将总体向前发展,但存隐忧。

    大选特点鲜明

  第一,从举行时间上来看,这次大选是按照宪法规定期限举行的。缅甸1948年独立以来的大选,没有几次是规律的。比如,1990年大选和2010年大选间隔20年。而今年大选则与上次大选正好相隔5年。第二,民众投票踊跃,本次大选投票率高达80%,创了缅甸大选记录。因为,此次大选被各方寄予厚望,会给缅甸带来极大改变。第三,这次大选的参选政党是91个,是上次大选的两倍半。这次大选的议员候选人6000多个,是上次大选的近两倍。大选共有1万多名的国内外观察员监督大选。这些都是创了历史纪录的数字和事件。第四,大选公正性获得国内外基本认可。欧盟等西方观察员公开表示,大选基本是自由公正的,尽管存在一些问题和有待改善之处。选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向缅甸总统吴登盛致电,祝贺“缅甸历史性的大选取得成功”。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多国领导人也对缅甸大选平稳举行表示祝贺。

    民盟执政前景:喜忧参半

  强大的民意支持。联邦议会的很多委员会的负责人将由民盟议员担任,14个省邦议会的运作也基本将由民盟主导。民盟还将主导联邦议会人民院议长和民族院议长,主导总统候选人,主导总统提名的政府部长人选。民盟将主导新议会和新政府。大选前后,昂山素季和现任军政高层均展示出了难能可贵的和解、合作姿态,这对未来新政府的组建和新旧权力交接至关重要,实属缅甸之幸。昂山素季大选前后多次强调自己是昂山将军的女儿,与军队感情深厚,愿与军方合作,并邀请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总统吴登盛、联邦议长吴瑞曼举行有关国家和解的会晤,称要组建“和解政府”。而敏昂莱表示,将尊重大选结果,不会让“1990年军方否决民盟胜选结果”的事件重演,他将会与昂山素季和民盟合作,应昂山素季邀请参加高层政要有关国家和解的会晤。总统吴登盛对民盟胜选表示祝贺,承诺将在2016年3月本届政府届满时向新政府移交权力。

  然而,民盟未来5年执政,挑战也不少。

  第一,昂山素季亡夫和儿子是英国人,不符合宪法的总统任职资格条款,但她强调“将在总统之上”,新总统将没有权威,按照民盟政策施政,她作为执政党领导人可做出所有决策,无论谁当总统,她要“主政”。有人认为昂山素季言论违反民主原则和违背宪法。第二,缅甸面临着诸多复杂难题,而昂山素季和民盟长期在野,缺乏执政经验:政府军和多个民族武装的冲突仍在继续,佛教徒与罗兴亚人(穆斯林)的矛盾尖锐,经济落后,缅币贬值,农村贫困,贸易赤字,教育滞后,罢工迭起,等等。民盟从未在某个省邦执政过,其核心领导层多进入古稀、耄耋之年,又未重视中青年骨干的培养。有人担心民盟缺乏足够治国人才,未必能管理和发展好国家。第三,民盟核心成员同患难27年,此次大选后终于有望执政,面对着巨大的政治利益及其附带产生的经济收益以及其他诱人利益,民盟内部若因执政收益分配不均而产生矛盾,势必影响执政。第四,在政见和利益存在诸多分歧的情况下,昂山素季和军方未来发生利益摩擦乃至冲撞的可能性仍在。昂山素季和民盟一旦执政,推进民主化的速度必然更快,力度更大,其一旦再提修宪,用司法和行政力量削减军人权益,削减军费,整顿军人企业等,势必引发后者反弹。

    外交:势必继续推行“大国平衡”,对华总体友好

  昂山素季和民盟与西方关系密切,她在民盟胜选后,与西方多国驻缅使节、记者等会晤,希望西方政要尽快承认民盟胜选结果,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尽快访缅并向其祝贺,用国际支持来进一步提升她和民盟的声望,向缅甸军政当局施压,确保后者顺利向民盟交权。民盟未来若执政,必然积极发展与西方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缅甸就会倒向西方,也一般不会像有些国家那样配合美国在中国周边挑起事端,其总体也会延续缅甸长期以来的“大国平衡外交”策略,在大国间左右逢源,争取最大的国家利益。因为,缅甸是中南半岛第二大国土面积国家,封建时期曾是地区强国,但近现代又遭受英、日殖民统治,其民族主义情绪强烈,高度防范大国控制。缅甸上世纪50年代与中国、印度等共倡“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抵制美苏两大阵营的威逼利诱,独立自主,不“选边站队”。从缅甸历史发展、民主主义情绪、外交原则等因素综合分析看,昂山素季和民盟执政首先是维护缅甸国家利益,对美国未必完全言听计从,不会让美西方国家主导缅甸发展。一些国际媒体也认为,昂山素季和民盟未来若执政,其也会追求独立的外交政策,不会与美国、日本等“结盟”而制衡中国。

  昂山素季和民盟对华总体友好。2015年6月,她率团访华,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她表示,“缅中是邻居,而邻居不可选择,致力于两国友好关系发展至关重要。民盟重视缅中友好,钦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希望通过此访深化两党关系,推动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向前发展”。大选后的11月17日,昂山素季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缅甸将继续执行与所有国家友好相处的外交政策,更加重视与邻国的关系,继续奉行对华友好政策。

  中国在缅有很多投资,缅甸在中国“一带一路”推进中发挥重要作用,中国发展需要缅甸支持。而缅甸发展也需扩大对华合作,走互利双赢之路应是缅甸未来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基本取向。西方经济整体低迷,其投资和市场对缅经济的拉动作用尚远逊于中国,而中国是缅甸最大外资来源国、最大贸易伙伴国、最大顺差来源国、最大工程承包商和重要外援国。缅甸发展整体仍较落后,缅甸未来发展需要扩大对华合作。不仅如此,中缅两国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中国—东盟自贸区、“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多边框架下也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

  毋庸讳言,缅甸领导人和政府的更迭势必改变国家政治格局,势必有与前政府不同的施政方式,难免对中缅关系带来些许影响。第一,缅甸民间反对前军政府的情绪滋长,一些人提出重新审核前军政府与中国的合作项目,这些非理性民意会否迫使缅甸新政府做出相应举措?会否影响中缅经济合作?第二,民盟若执政,美国或解除大部分对缅制裁,整个西方世界也会以增加对缅投资和援助,势必会对中缅全方位合作形成更强有力的竞争。

 

标 签:
  • 缅甸历史,民盟,昂山素季,内政外交,政府部长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