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极端主义不是宗教

  宗教极端主义不属于某个民族,是人类的公敌,也是一切宗教、一切民族的公敌

  本世纪以来,宗教极端主义空前活跃,它与恐怖主义相结合,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安全威胁。宗教极端主义不是宗教,但往往是宗教的异化物,是对原有宗教的歪曲、亵渎、糟蹋,它的目的、思想主张、组织形式、活动方式、心理情感都不在原有的宗教范畴,却依然打着宗教旗号,在信仰上极端化、行为上狂热化,把宗教政治化、组织诡秘化,以此为其罪恶目的服务。

  当代宗教极端主义的产生有着复杂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

  首先,宗教的异化和蜕变产生了“种子”。宗教思想的本质是对超自然、超人间力量的崇拜,超验性、非理性是其主要特点。不过为了适应各种社会的要求,各种宗教中也具有大量现实、理性的因素,用以指导信徒追求和向往未来世界的美好生活。但如果将宗教中的超验性、非理性因素扩大化,就容易成为宗教极端主义。

  其次,西方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催生“种子”发育。历史上西方列强的殖民统治在广大殖民地结怨甚深。当代西方国家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是造成反西方情绪的直接因素。西方现代文化的泛滥给一些国家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价值观造成巨大冲击。因此,一些国家在宗教复兴和逐渐向政治回归的过程中,反西方化的呼声变得越来越强烈。

  第三,政治、经济矛盾的现实土壤使“种子”扎根。一些国家动乱不已,贫困、失业严重和两极分化的加剧造成国内矛盾尖锐化,成为宗教极端主义滋生和蔓延的国内根源。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不同民族和宗教之间的矛盾加深,民族分离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泛滥。各种国内政治矛盾的畸形化和极端化,往往也成为当代宗教极端主义产生的直接原因。

  宗教极端主义一般都具有极端性、狂热性和蛊惑性,常常能够蒙蔽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宗教极端主义不一定都会演变成恐怖主义,但是各种恐怖主义的背后大多具有宗教极端主义作为思想支撑。

  宗教极端主义不是宗教,不属于某个民族,是人类的公敌,也是一切宗教、一切民族的公敌。深受其害的,不仅是被他们凶残杀害的无辜群众、被他们骤然破坏的和谐安宁,更是被他们所冒充、亵渎、糟蹋的宗教。暴恐分子如此恶毒、残暴、凶狠地反人类、反社会、反宗教,竟然还打着“宗教”的旗号!哪一个宗教不向往和平、珍爱生命?哪一个宗教会蛊惑信教群众、煽动仇恨杀戮?

  伊斯兰教的“伊斯兰”,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本意就是“和平”。《古兰经》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全体入在和平教中。”宗教极端主义根本就不是宗教。2000年《世界宗教与精神领袖千年和平大会宣言》指出:“我们的世界被暴力、灾难、战争和各种毁灭行为所破坏,而这些行为常常被说成‘以宗教的名义’。”

  宗教极端主义分子制造暴恐事件,绝不是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但当宗教极端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相结合时,就会产生很大的破坏力量。

  反恐必须依靠国际社会精诚团结,携手合作。恐怖主义是国际社会的“毒瘤”,非一国努力所能消除。

  (作者为中国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

标 签:
  • 宗教,宗教极端主义,国际社会,宗教思想,宗教问题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