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军事变革迈向深水区

  2015年10月28日,美韩在韩国举行海上联合军演,美军派出最新核动力航母“里根”号参加演习。

  2016年1月16日,印度拉贾斯坦邦比卡内尔,法国和印度士兵举行联合军演。人民视觉

  2016年2月19日,俄罗斯普斯科夫,俄军空降部队在普斯科夫地区举行军演。人民视觉

  2015年10月14日,中国海军152舰艇编队在进行环球访问时,途经法国罗斯科夫以北海域时与法国海军举行联合演习。新华社发

  世界主要国家纷纷调整军事战略,加快推进军事变革,积蓄实力、择机发力,世界军事与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的互动日益明显

  2015年12月3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强调“新的多极化世界体制模式的形成过程,伴随着全球和地区不稳定的加剧”“在国际关系中,武力因素的作用没有下降”。作为2015年最后一天的重要事件,它也在提醒着我们,在国际格局和安全形势日趋复杂的大背景下,世界军事领域正在发生不容忽视的变化。

  国际格局和安全形势变化,战略竞争趋于激烈

  分析当前的世界发展大势,可以作出一个基本判断:在国际战略格局深刻演变、大国关系出现调整、热点地区动荡复杂、恐怖主义加速蔓延的形势下,多极化进程明显加快,安全形势稳中趋紧。

  多极格局发展进入“加速”期。2015年有几件大事值得关注:一是美联储加息让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一些国家受到不利影响;二是英国脱欧公投前景给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挑战;三是恐怖袭击频发,俄罗斯借势重返中东;四是日本强行通过新安保法,以法律形式解禁集体自卫权,欲彻底抛弃和平宪法。西方传统联盟的离心力正在增大,新兴国家群体和地区性组织的向心力正在增大,全球治理体系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逐步向多极共商转型,世界多极化格局加速发展。当然,从“一超独霸”“一超多强”到多极格局,是一个漫长进程,但2015年已经进入打破旧平衡、重构新平衡的加速阶段,有可能成为新旧格局转换的重要分水岭。

  大国战略博弈进入“近战”期。近年来,大国战略博弈逐步加剧,大国利益的碰撞加速向核心区域蔓延。美国极力维持其全球领导地位。俄罗斯努力在西部战线与西方形成战略均势,同时在叙利亚开辟第二战场,进一步争取战略主动。中国积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和改革强军战略取得实质性进展。日、印等国为谋求地区主导权而布局发力。种种迹象表明,大国博弈已呈现从战略层面向战役战术层面延伸之势,虽然发生大规模全面对抗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局部直面竞争或“近距离缠斗”的阶段已经到来。

  地区安全冲突进入“胶着”期。全球安全形势能够保持总体平稳,主要得益于大国之间保持既斗争又合作、斗而不破的基本态势。与此同时,地区安全热点问题热度不减,逐步呈现“胶着”状态,尤其是亚太、中东、东欧地区安全风险升级。由于地区安全热点问题涉及各方根本利益,一时难以解决,未来可能进入可控状态下的长期动荡阶段。如果冲突升级,可能迅速发展为多方参与的局部战争,这是有关各方都不愿看到的。

  国际格局和安全形势的发展变化与世界军事领域的发展变化相互呼应、相互影响。当前,在世界格局转换、体系变革的关键时期,各种战略力量围绕利益再分配的斗争趋于激烈,国家安全利益竞争趋于激烈,必然引发世界军事领域的全面调整、深刻变革。世界主要国家普遍感到,国家安全依然面临严峻挑战,推动战略调整和军事变革刻不容缓。

  军事部署向亚太、中东、东欧等地区聚焦

  2015年是一个“战略调整年”,世界主要国家着眼于对世界发展大势的总体判断和把握,纷纷推出各类“战略”文本,突出强调应对挑战、调整战略,盯住对手、加强部署,以取得更大战略主动。

  美国聚焦大国挑战,突出加强亚太地区海空力量部署。美国发布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国家军事战略》《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特别是首次发布《亚太海上安全战略》,并将大国挑战提升为首要安全威胁,将“印亚太”地区视为“海外关键利益区”。在国防预算紧缩的情况下,美国军事部署继续保持全球相对收缩、亚太持续加强的态势。2020年前,美国计划将60%的海军和海外空军力量部署在亚太地区。未来几年,预计有近400架F—35战斗机进入美军服役,其中大部分或部署到亚太地区,首批F—35战斗机计划于2017年派驻日本。

  俄罗斯强调美国和北约安全威胁,突出加强北极和中东的军事存在。俄罗斯发布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军事学说》《海洋学说》,明确提出美国及北约是其面临的主要安全威胁。俄采取“稳住东西两翼、南北双向突破”的策略,极大改善了不利态势。在西线,俄频频举行大规模军演,进一步加强陆上防卫力量,以遏制北约东扩。在东线,加强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军事基地和太平洋舰队建设,强化对阿拉斯加与日本本土的战略威慑。在北部方向,进一步强化北极地区军事建设,据报道计划新建6个基地、440个基础设施。在南部方向,成功介入叙利亚危机,与美直接展开战略博弈,凸显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和国际影响力。

  日本以应对中、朝、俄等所谓“传统威胁”为名,突出加强西南诸岛军事部署。日本与美国联合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强行通过新安保法,以法律形式解禁集体自卫权,为日本在西太地区乃至全球挑起事端,提供了法律基础。日本加快推动“日美军事一体化”进程,进一步加强西南诸岛军事部署。

  印度着眼构建“军事大国”和“地区强国”,突出加强中印边境和海上军事部署。印坚持“印度的印度洋”之梦想,持续加强海上力量建设,并计划在自己主导下,在塞舌尔、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和斯里兰卡部署40余座海岸监控雷达站点。

  欧洲有关国家结合各自实际,突出加强重点地区军事部署。乌克兰危机、恐怖袭击、难民问题,欧洲正面临冷战后最严峻的安全形势。英国出台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及战略防务与安全评估》,认为未来5年恐怖主义、网络安全和国际军事冲突是重大威胁。乌克兰颁布新版《军事学说》,明确将俄罗斯列为头号威胁。欧洲有关国家军事部署调整主要关注三大地区,即东欧、中东和非洲地区。特别是在东欧地区,美国增加预置装备和设施,北约快速反应部队规模由目前的1.3万人增至约3万人,并重点加强东欧方向的常态化部署。

  装备技术创新发展,从“大规模杀伤”向“精确控制”转变

  为应对安全威胁,世界主要国家普遍重视军事技术的竞争优势,大力加强前瞻性、先导性、探索性技术研究,提高武器装备远程精确化、智能化、隐身化、无人化、高速化水平,作战能力持续增长。

  军事技术多点突破,迅速转化到武器装备研发领域。在信息技术领域,计算机处理能力不断提升,计算速度最高突破每秒5.49亿亿次,且更为尖端的量子密码通信技术逐步进入实用化阶段。在航空航天领域,美国正在研究以F—15战机为平台,从高空发射小型卫星,以大幅缩减作战准备时间,并将其成本降低60倍左右;俄罗斯发射“宇宙”系列卫星,展示了精准的轨道交会和对接变轨能力。在智能技术领域,“下一代机器人”浮出水面。在定向能技术领域,美国研制的新型光纤式激光可成功从1.6千米外击中一辆货车的引擎,陆军成功测试陆基战术激光武器。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加紧实施第三次“抵消战略”,大力发展“颠覆性技术”,并在电磁轨道炮、无人系统、防空反导、3D打印、脑控技术等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企图保持军事技术的长期优势。

  武器装备加速更新换代,精确打击能力进一步提升。在陆军武器装备方面,美国研发“转弯”子弹,可更改轨迹并自行引导射向移动目标;俄罗斯推出“阿玛塔”T—14新型主战坦克,以取代现役的T—90坦克,其陆军装备现代化水平超过30%。在海军武器装备方面,日本“加贺”号直升机航母下水,今后可能装载垂直起降的改进型F—35战机;印度首艘国产弹道导弹核潜艇“歼敌者”号出海试航,使其成为世界第六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在空军武器装备方面,美俄加紧研制第六代战机。美国正研制LRS-B隐形轰炸机、KC—46A加油机;俄罗斯正研发PAK—DA新型隐形战略轰炸机和米格—35新式轻型歼击机,其第五代战机T—50将很快装备部队。在太空装备方面,俄罗斯对部署在塔吉克斯坦的“视窗—M”光电太空监视系统进行现代化升级,计划于2018年前建成包括10颗卫星、新一代太空飞行器在内的“统一太空系统”,不仅能抵御来自太空的导弹攻击,还具备摧毁对手卫星的能力;日本计划在2023年后把实际用于情报侦察的卫星从4颗增加至8颗,并发射2颗与地面进行数据通信中转的卫星。

  从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发展情况看,世界主要国家进一步重视发展远程精确打击、高超声速、无人自主攻击、网电、太空武器等,其毁伤机理正加快从“大规模杀伤”向“精确控制”转变。未来作战时,可能更加强调定点毁伤、心理震慑相结合的有效控制,关于战争目标、强度、方式、规模和持续时间的可控性可能显著增强。

  理论推陈出新,高端联合作战与非常规作战理论并行发展

  美俄等国根据安全威胁的变化,利用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技术优势,持续推动作战理论创新,并呈现出高端联合作战与非常规作战理论并行发展的趋势。

  美国加快发展高端的一体化联合作战理论,将“全球一体化作战”提升为“国家军事战略”的核心举措,其实质是在国防资源受限、整体能力削弱的情况下,仍能通过实现作战资源和能力跨领域、跨地域、跨机构乃至跨国的合理配置与有效融合,提升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决定性投送力量的能力。美国发布“快速集结联合概念”,旨在改进作战方式,提升攻击的速度、效果和效率,要求应对一场危机时能够在30—45天内进行响应和集结。美国将“空海一体战”概念更名为“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联合概念”,核心是扩大地面和两栖部队作用,加强与盟国、伙伴的一体化和互操作能力。

  应注意的是,空天、网络、无人等新兴领域的新概念、新理论接续推出。美国空军发布“空军未来作战概念”,核心是提高“作战敏捷性”;依托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技术,推动形成全维一体、多源渗透的“全球监视—打击网络”;探索依托人机一体化协同行动,从多维度、多方向对敌防御体系实施全方位战术压制。俄罗斯加强水下无人作战力量建设,深入研究水下破袭、反潜、反航母战法。在不远的将来,网络、太空、深海、无人等领域作战理论也许会有惊人发展,可能推动出现更多的新型作战样式。

  实践表明,高技术手段对于隐蔽性较强、采取非对称作战方式的低端对手或恐怖组织,效果并不理想,甚至使军事强国陷入耗资巨大、久拖不决的泥潭。因此,美、俄等国更加重视非常规作战理论研究,并取得显著成效。

  美国将“混合战争”理论引入官方文件和有关条令,明确将反暴乱、战后维稳重建、提供国际支援等能力建设融入一般任务部队,以培养“混合作战勇士”。在《2015—2018年美国参联会主席联合训练指南》中,明确将特种作战部队与常规部队的整合等列为重点训练内容。俄强调,安全威胁加速向信息领域转移,煽动民众抗议及操纵信息舆论已成为西方国家的新型对抗方式。俄提出将深入探索网络攻防、电子斗争、特种作战等方式的运用。

  (作者单位均为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

  制图:刘慧

 

标 签:
  • 战略,世界军事,军事大国,军事技术,反航母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