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压之下尤须强化反省意识

  不找到欧洲难民危机的根源,不解决好“怎么看”问题,“怎么办”自然无从谈起

  “欧洲临床死亡,无力共同应对难民危机。历史学家们肯定会将这一事件作为欧洲解体的开端。”

  《法兰西晚报》社论的笔调或许有点过于悲怆。然而,二战后这场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所带来的深层冲击,却是实实在在的。欧盟国家之间因这场危机出现的紧张关系和封闭隔绝倾向,都需要足够长的时间和强有力的行动去消化。

  现实的确很难让人乐观起来。2015年欧盟各成员国承诺两年内转移安置16万难民,而去年9月至今年4月中旬,实际转移安置难民仅1145人。欧盟委员会5月18日在一份报告中承认难民分摊安置计划的实施进度不理想,同时呼吁各成员国切实采取行动,共同承担安置难民的责任。

  无论是欧盟内部的磋商协调,还是同土耳其之间一波三折的协议,其最重要的目标还是要“赢得对欧盟外部边境的完全控制”。显然,这充其量是一种应激反应,同从根本上解决难民危机相去甚远。难民危机不消除,欧盟的压力就不可能得到缓解。怀着这样一种清醒,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如是写道:欧盟必须找到应对办法,而不是变成一座堡垒,让绝望的人们死在其护栏上。

  应对办法何在?首先在人们的思想深处。不找到难民危机的根源,不解决好“怎么看”问题,“怎么办”自然无从谈起。综观欧洲政界和思想界围绕难民危机的言论,既有强烈历史感和现实感、又勇于将自己“摆进去”的反省实在是难以找到。与之相对照,那种摆脱一切道义负担的坦然,以及继续按自己的意志大刀阔斧改造世界的霸气,着实令人印象深刻。

  为什么某些中东国家出现了那么多难民?一位在世界上享有相当高知名度的欧洲历史学家讲得十分干脆:“那是因为他们的国家崩溃了。而欧洲人长期忽略的事实是,促使叙利亚人背井离乡的并不是自然灾害。”在这位学者看来,只要不解决伊斯兰世界的“自我分裂”,难民危机就不可能结束。“西方需要为中东和抵抗伊斯兰极端运动制定一项连贯的战略。”随后,他格外强调了对某些中东国家进行军事干预的必要性,以及帮助这些国家在文化和文明方面实现发展、向西方靠拢的重要性。

  然而,对西方国家昔日的殖民行径和近年来多次实施的军事干预,中东国家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5月16日,是西方殖民主义者瓜分阿拉伯世界的《赛克斯—皮科协定》签署100周年纪念日。中东媒体纷纷刊发文章,重温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提醒人们正视现实挑战,避免再次陷入任人宰割的危险境地。埃及《金字塔报》社论写道:阿拉伯民族曾经遭到欺骗和出卖。今天西方试图摆脱对中东现状成因的责任,但我们不会再次受到影响。因为我们很清楚,鼓动分裂,就是西方的伎俩。

  燃烧的房屋和垂死的儿童只是整个危机的一小部分。这是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埃利亚松几天前在首次世界人道主义峰会上讲的一句话。他同时强调,“过于关注人道危机本身而非预警和解决引发危机的冲突根源”,是一件充满风险的事情。

标 签:
  • 难民,自我分裂,怎么办,金字塔报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