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国际法遮羞的政治闹剧该结束了

  靠模糊标准、双重标准来谋求私利最大化的西方国家,举着国际法而行违法之实,其危害是明显的

  7月6日英国公布的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涵盖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决定、战争准备以及战后计划等各方面。值得关注的是,尽管民众关于伊战是否正当的追问始终不断,关于战争的定性,这份酝酿7年、长达260万字的报告竟然没有给出明确说法。从中,人们不难看到当今国际关系存在的某种现实。

  对伊拉克战争的反思,在英美两国早已兴起。但令人遗憾的是,那些战略人士鲜有介意战争性质的。他们中不乏为“伊拉克战争浪费了冷战留给美国的一手好牌”而叹息的人,至于问题的根子出在哪里,他们没什么兴趣面对。

  伊拉克战争究竟是什么性质?在这个问题上,国际社会早有共识。这是一场绕开联合国、以单边军事行动颠覆一个主权国家政权的战争,即非法战争,是非正义的。此番英国相关报告出炉后,《卫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明确写道:伊拉克战争的理论底色是罔顾国际法、挖空国际机构,这种理论不需要墓志铭,而应被彻底遗弃在伊拉克的沙漠中。

  虽然西方国家比任何人都喜欢把国际法挂在嘴边,但是,历史和现实一再表明,他们看待国际法,总是对人而不对己,且每每玩弄法律于股掌之上——将“非法”尊为“合法”,将“合法”抹黑为“非法”,总之就是混淆视听的伎俩!

  这样的例子俯拾皆是。2013年底以来的乌克兰危机,实质上是西方同俄罗斯之间的战略较量。回顾事态演进的整个脉络,西方俨然把国际法当成了对俄罗斯展开舆论攻击的一把匕首,而施用国际法时必须考量的是非曲直、历史经纬,却并不在他们的视野里。难怪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此回应道:“他们竟然还记得有国际法存在?好吧,晚一些知道总比不知道好……”

  近一段时间以来,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故伎重施的例子。它们在国际舞台上试图靠提高分贝来颠倒黑白,把“违反国际法”的莫须有罪名安在中国头上。

  这场政治闹剧的本质昭然于世。菲方诉求的实质是领土和海洋划界问题,中菲早已选择谈判协商作为解决相关争议的唯一方式。领土问题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调整范围,中国也早已于2006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有关规定将海洋划界争议排除适用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中国从一开始就表明不参与、不接受仲裁,更不会承认裁决,这完全符合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是尊重国际法、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完整性和权威性的行为。菲律宾违背“禁止反言”原则,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仲裁庭违法扩权、滥权,才是真正违背国际法之举。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背后的法理逻辑如此清楚,为何向来以“国际法官”自居的美国却在装糊涂?答案很简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从提起到推进的每一步,都是美国为维持自身在亚太地区主导地位而给中国精心设计的一个“局”,以国际法名义抹黑中国形象、挑拨中国同邻国关系恰是其预设目标之一。

  在海洋问题上,美国如果真的关心国际法治,为何自己“研究”《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几十年了还不愿意加入?自己不加入公约,也不敬重国际法,又有什么资格对别人指手画脚?“尼加拉瓜诉美国案”是另一个典型案例——美国挑战国际法规则、拒不执行国际法院判决的行为,以对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态度充分暴露了其虚伪性。如果国际法对美国利益有利,美国就高高祭起这面大旗,而如果可能约束了美国的行为,那么不管其多么正确,美国也会踩在脚下置之不理。

  从13年前的伊拉克战争到今天的南海仲裁案,一条共同的启示在于,靠模糊标准、双重标准来谋求私利最大化的西方国家,举着国际法而行违法之实,其危害是明显的——搅乱地区秩序,损害人民利益。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当下中国面对南海仲裁案坚持原则、据理力争,正是真正维护国际法治的担当之举。

 

 

标 签:
  • 国际法规则,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国际法治,政治,伊拉克战争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