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不需要“民主教师爷”

  西方一些人不顾自身民主模式无可回避的弊端,毫无现实感地自我标榜民主样本,又一次暴露了傲慢与偏见

  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选举于当地时间9月19日落下帷幕,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在本届俄国家杜马选举中获得54.19%的选票,成为国家杜马第一大党。此次杜马选举被克里姆林宫官员称为“俄罗斯现代史最干净的一次”,俄方采取了多项措施以增加选举透明度、确保公平公正。然而,“最干净的选举”一如既往受到一些西方舆论的质疑与批评,俄罗斯的民主状况也再次遭遇非议。

  英国《金融时报》称,俄罗斯选举还远没有实现真正的自由。“美国之音”将俄杜马选举视为“管控式民主”,并援引反对派人民自由党领导人卡西亚诺夫的话称选举是装样子骗人。甚至面对本次选举平稳进行、并未发生大规模投诉和抗议事件的事实,西方媒体也给出了自己独特的注释:“德国之声”称,在俄罗斯很难说有什么真正自由公平的选举,过去几年来对反对派的“重手镇压”,让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批评者要么被赶到国外,要不就被政治边缘化,因此现在不太可能出现抗议示威。

  西方攻击俄罗斯的民主状况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欧洲议会曾提交300多页的报告,对俄罗斯民主状况提出严厉批评,认为俄罗斯“很难称得上是一个民主国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曾称:“在理论上俄罗斯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没有一位客观的观察家这么认为。普京就是国家,每一项重大决策都得由他来定。”尤其在当下俄罗斯和西方关系降到低点之际,方方面面的对立似乎已经让俄罗斯各界对西方今天的非议早有预料。今年3月,普京在颁布有关选举的总统令后就曾表示,西方相关部门早已准备好了干扰2016年杜马选举和2018年总统选举计划,会继续通过各种方式来破坏俄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扰乱俄国内稳定。

  分析西方舆论对于俄罗斯以往各类选举的指责可见,一些西方人士对俄罗斯民主模式的认知似乎陷入“有罪推定”的困境无法自拔,始终将俄罗斯视为独裁和不民主的存在。谈及俄罗斯此前的国内民主改革,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应用分析系主任沙克列伊娜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西方一些人无视俄罗斯国内稳定对于其他地区经济利益的影响,一直尝试用新的“铁幕”来限制俄罗斯,以图助长俄罗斯国内的极端思潮,使俄罗斯在国际上更为孤立。

  正如普京曾说:“经常有人给我们俄罗斯上民主课。但是,那些给我们上课的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自己却不愿学习。”近年来,西方民主导致的选举政党对立、社会分裂、国家治理低效等问题凸显。今年的英国脱欧事件与美国大选中暴露的种种问题更是让越来越多西方人士对自身制度展开深刻反思。《纽约时报》近期刊文指出,出于各种原因,选民越发难以通过投票真正影响政策。当人们不断往自动售货机里塞钱,而自动售货机却无动于衷或吐出与他们的选择截然相反的商品时,一些人就会脚踢或掀翻自动售货机。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指出,西方民主正在经历艰难时世。

  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本就是俄罗斯的内部事务,与其他国家无关。西方一些人不顾自身民主模式无可回避的弊端,毫无现实感地自我标榜民主样本,又一次暴露了傲慢与偏见。然而,面对俄罗斯这样一个清醒地走自己道路的强大国家,西方民主教师爷在傲慢与偏见中又能收获什么呢,除了失落情绪的宣泄。

 

标 签:
  • 民主模式,俄罗斯国家杜马,俄罗斯总统普京,纽约时报,德国之声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