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什米尔冲突缘何再起

    近来,克什米尔地区局势再度紧张。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军警与示威民众发生大规模对抗,伤亡不断出现。

  骚乱的起因是7月8日印度军警击毙了伯汉·瓦尼。瓦尼虽然只有22岁,却是近年来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崛起的一支重要反印武装的指挥官。他生于书香门第,从小学业优良,口才极好,是风靡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网红”,在社交媒体上极具号召力。印度方面悬赏100万卢比,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

  瓦尼之死立即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引发骚乱。7月9日,上万人参加的瓦尼葬礼成为骚乱的动员会。此后,抗议铺天盖地,此起彼伏,很快升级为暴力冲突。当局立即实行宵禁,军警开枪镇压,造成多人死亡,包括军警在内数千人受伤。

  克什米尔问题再度引起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关系紧张。双方相互指责不断升级,显现出全面对抗的态势。作为南亚的两个拥核大国,印巴对抗最后发展成为全面战争的可能性虽然只是1%,但目前双方解决克什米尔争端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两国都认为,事关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没有妥协的余地。印巴两国政府立场尖锐对立,反映在政治、军事、外交、舆论乃至社会和文化等诸多领域。

  在政治上,新德里指责伊斯兰堡“支持恐怖分子”,要对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动荡负责。印度总理莫迪取消了参加11月在伊斯兰堡举行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领导人会议,会议被迫推迟。在独立日讲话中,莫迪特别感谢巴方的俾路支省、吉尔吉特地区对他的“感激与善意”,这在巴方看来无异于公开挑战。莫迪还称,印度要在“消除贫困、提升识字率、增加就业”的竞争中战胜巴基斯坦。

  在军事上,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军营在9月18日遭受猛烈军事袭击,数十名印度军人伤亡,印度指责巴基斯坦在幕后指使。随后,印巴军队不时在分界线发生摩擦和交火,双方各有死伤。9月30日,印度声称在克什米尔地区进行了“外科手术式打击”,数小时后印巴军队在控制线激烈交火,巴击毙14名印度士兵,巴方也有2名军人阵亡。

  随着印巴关系的持续恶化,印度关闭了克什米尔的报纸,辞退在印工作的所有巴基斯坦电影工作人员。

  巴基斯坦对印度给予了同样有力的反击。巴方与俄罗斯不久前在巴北部地区首次举行了联合军演,战机在多地进行了高速公路起降训练。巴基斯坦的影院老板们决定禁止上映印度电影。

  在政治上,巴基斯坦政府表示将坚定不移地支持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民众争取民族自决的努力。外交上,巴总理谢里夫、克什米尔总督查谟等人在纽约呼吁联合国、国际社会履行68年前对克什米尔地区人民许下的承诺,并要求印度就克什米尔问题进行谈判。巴还发表声明,批评莫迪拒绝出席伊斯兰堡南亚区域合作联盟领导人会议“已违反了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

  巴方这一系列“克什米尔问题国际化”的举动,展示出“巴攻印守”的态势,对印度形成了很大国际压力。

  针对当前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的紧张局势,美国呼吁双方停止相互攻击,通过谈判和平相处。美国同时竭力淡化最近美印联合军演,避免造成美方卷入南亚紧张局势的印象。不过,美印最近签署了《后勤合作协定》。在伊斯兰堡看来,美国在处理印巴关系上有倾向性,应当保持警醒。

  克什米尔争端源于1947年的印巴分治。半个多世纪以来,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的武装冲突从未中断过。克什米尔问题发展到当前的地步,原因可以追溯到殖民主义“分而治之”的不光彩政策。当年,老殖民者全然不顾当事国的核心利益,埋留祸根,以便“离岸”操控,甚至不排除有心有朝一日“卷土重来”。近70年来,印巴双方几次爆发热战,都与克什米尔争端不无关系。克什米尔冲突对印巴双方影响之深,已远远超出印巴的建国理念(世俗主义与宗教立国)分歧。目前,印方虽然难以接受巴方提出的克什米尔“公投、入巴”的主张,但却不乏将当前克什米尔冲突主因归结于新德里的声音。近期,《印度斯坦时报》称,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当前的骚乱是新德里政策酿成的苦果。印度反对党(国大党)代表人物奇丹巴拉姆强力发声,承认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确实存在“人心向背”的问题,克什米尔问题之所以多年得不到解决,就是因为新德里对克什米尔人主张的“高度自治”不情愿、不重视。印度其他反对党也对执政的印人党提出警告——单靠安全控制和经济发展,并不能解决克什米尔“人心向背”的问题。

  巴基斯坦首任总理阿里·汗曾说过,“克什米尔就像是巴基斯坦头上的一顶帽子。如果我们允许印度取走我们头上的帽子,那就会永远受印度的摆布”。到现在为止,这一观念仍深深地影响着当代巴基斯坦人,他们不会在克什米尔问题上让步。有巴基斯坦学者认为,当今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脱印”运动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土生土长的武装分子人数超过外来者,这一事实充分表明了“脱印”运动的本土性特征。

  中国与巴基斯坦和印度都是邻国,克什米尔地区邻近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巴经济走廊”部分项目经过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给当地人民和地区发展带去了实惠和支持,这不应受到第三方非议。多年来,中国希望克什米尔地区实现和平稳定,希望印巴双方保持克制,支持发展中国家维护民族独立、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克什米尔争端不断延续,这与大多数国家不希望其发展成为“南亚之痛、亚洲之痛”的意愿是背道而驰的。

  (光明日报伊斯兰堡10月7日电)

标 签:
  • 克什米尔地区,克什米尔争端,克什米尔问题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