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安全框架需要中国声音

  据BBC报道,美军21日派出“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到南海巡航,宣示航行自由。多名美国官员表示,“迪凯特”号到西沙群岛以及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中建岛和永兴岛附近海域巡航,但未有驶入有主权争议岛礁的12海里的范围内。而此次“航行自由”行动恰好是菲律宾总统在访华期间,宣布与华盛顿“分手”并重新与北京结盟之后进行的。

  路透社认为,美国最新的巡航活动预计将激怒北京,并可能使南海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而美国之音电台网则认为美国采取该行动,使其在亚洲的军事同盟关系有得有失。韩国和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助了美国一臂之力。日美韩都曾发表声明称,致力于海上“航行自由”,并强调所有国家都有权依照国际法在南海飞越、航行和行动。有外媒称,失去了菲律宾的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南海“大腿”相当于折断。但实际上“亚太再平衡”战略并不是要制衡中国,而是要从中国、印度以及地区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中获益。

  杜特尔特新政府改变了向美国“一边倒”政策,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不再充当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马前卒”角色。这种态度的转向对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乃至整个南海政策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

  如何看待“亚太再平衡”战略?其实我把它称为一种新的不平衡,学者约瑟夫·奈在相关评论中说得很清楚,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初衷是希望随着亚太地区新兴经济体的崛起,美国要在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中获益。但现在看来,亚太再平衡战略已经走偏了,更多的是军事平衡和军事的倾斜。反而以经济为抓手的TPP,已经石沉大海。美国过多地使用军事手段,与该战略的初衷是相悖的。近期正值美国大选,特朗普也一直批评奥巴马政府过度地使用“亚太再平衡”战略,过度地把菲律宾绑架在美国的战车上,指责美国政府失去菲律宾这个盟友。所以未来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在未来肯定会有所调整。但由于美国已经将军力的60%调整到亚太地区,如果再调整战略的话,会影响美国军工集团的既得利益。所以,美国还是会通过炒作南海问题来制造亚太的紧张局势,以获得预算增加的福利,这其实也是美国国内势力的博弈。现在的美国经济已经不能跟之前同日而语,美国大规模地利用纳税人的钱大规模地扩充军队,以致国家预算赤字达到20万亿美元,一度使美国的政府出现停摆,因此调整“亚太再平衡”战略是必然的。

  美国在亚太地区大量地使用军事力量,并不能彻底地改变亚太再平衡衰败的趋势。美国宣称的航行自由或飞越自由,只是军舰或一架飞机的航行自由,并不是本质上的自由。美国不是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利用海洋法公约去约束其他国家,这其实就是一种霸权主义的行径。而面对美国的霸权行径,我们可以采取多种手段来应对,首先要在军事上积极地应对,例如核查、跟踪,甚至驱离的办法,这也是最有效的办法;第二就是采取外交手段,要向国际社会表明美国的这种行为是违反相关的国际法,有损中美之间的互信,当然也需要加强与美国的对话沟通;第三个可以打媒体牌,通过媒体来聚焦美国的航行自由和飞越自由,表明我们的立场,可以更好地揭露美国的本质;第四个是经济手段。而中国应更多地采取军事和外交手段,媒体和经济手段要慎重。

  但针对美国所谓的“航海自由”,最根本的还是需要中国在亚太框架中,建立一个公正、合理的亚太安全新秩序,而新秩序要按照习主席提出的合作、可持续的亚太安全观去建立。因为现在的经济框架比较多,例如TPP等。但安全性框架比较少,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建立。因此,中国可以先做一些示范,比如说中国现在推动的南美合作机制就形成了一个多国的联合巡航机制,可以使双方都可以受益。另外,中国在构建安全框架里可以和发展中国家一起搭建更多的平台,比如亚信合作机制或多方地区论坛等。通过整合这些机制,发出更多公正、合理的声音。

  (受访专家: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刘林卿 采访整理)

 

标 签:
  • 号导弹,亚太安全,安全框架,亚太再平衡,迪凯特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