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缺失,美国青年患上“政治冷漠症”

  “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逐渐对政党政治感到失望,对今年的大选投票更是提不起兴致。”现年19岁、今年首次有投票权的奥利弗·博格对本报记者说,11月8日总统选举,他很可能放弃投票,因为“没人可选”。作为约占美国总人口1/4的“千禧一代”的一员,博格的想法反映出不少同龄人对政治的冷漠。

  《华尔街日报》与全国广播公司10月17日共同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仅有54%的18岁至34岁年轻选民对今年大选有兴趣,较2012年下滑了6个百分点,与8年前的大选相比更是下降了30个百分点。今年9月盖洛普公司的民调结果也显示,与8年前相比,今年的年轻选民投票欲望大幅下降。专家认为,年轻选民投票率屡创新低的事实,体现出他们对美国两党政治的厌烦和对“美式民主”的失望。

  被忽视——

  “他们似乎并不关心我们”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盖洛普公司高级顾问莉迪亚·萨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的选情可谓“奇异”,年轻选民和其他群体之间拉开了较大差距,对希拉里和特朗普这两位候选人的认可度也出现分歧。她说,“无论是4年前还是8年前,年轻选民都是所有年龄段中最为积极支持奥巴马的群体,当时年轻选民对奥巴马的支持率超过60%。8年后的今天,年轻选民的期待更高而不是更低,前后对比,他们对今年的候选人更感到失望。”

  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专业的大三学生基斯·尤德尔告诉本报记者,美国“千禧一代”的确对现状感到相当失望,希望看到改变,也期待总统候选人能够触及此类议题,然而可惜的是,“他们似乎并不关心我们”。

  学生贷款问题成为当前年轻选民最为关注的议题之一,却鲜被政治家们提及,这对年轻一代的投票兴趣产生了负面影响。今年大选最后一场电视辩论拉开帷幕的前一天,一位身穿T恤短裤的白人男子手举标语牌,上面写着“要向学生贷款讨公平”。他叫艾伦·柯林奇,自2005年起关注美国学生贷款问题,著有《学生贷款丑闻》一书,并创办了“学生贷款公平”网站,多年来四处奔走,为莘莘学子发声。

  美国的学生贷款问题到底有多严重?美国非营利机构“大学入学与成功协会”最新年度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美国大学生贷款总额创下历史新高。数据显示,68%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都背负学生贷款,且他们的平均贷款额较去年增长了4%,达到30100美元。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大学毕业生在未来10年内每月将背负至少300美元的还债压力。

  本报记者采访的10多位大学生几乎都提到了学生贷款问题。博格还谈到了他女朋友的情况。“她今年18岁,刚上大一,却差点因为没有申请到联邦政府的学生贷款而辍学。因为家里负担不起更好学校的学杂费,她只好选择一所在本州内的大学,以享受州内居民的低学费政策。尽管如此,她依然需要每年贷款1.5万美元,仅能用于学校的食宿和其他学杂费。”他叹了口气说,“那些常青藤学校每年筹集的捐款金额数以千万美元计,但只用来服务于大约1.5万名学生。这还叫社会的公平吗?”

  不满意——

  “我们推崇的民主出了问题”

  过去10年间,政治僵局几乎成为美国政治的同义词。国会两大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往往立场相左、针锋相对,两极化背景下的“府院之争”不断恶化,甚至在地方层面,州级立法机构里政党间也很难真正妥协,整个国家机器常常面临“停摆”,僵局难破。

  对于“千禧一代”而言,他们自出生以来见证了“9·11”恐怖袭击事件、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多场局部战争,加上几乎习以为常的党派争吵和僵局,造成许多年轻人形成对政治持“不感冒”、不满意、不参与的态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麦考特尼民主研究所常务主任克里斯托弗·比姆撰文称,“众多美国年轻人拥抱民主党党内初选竞选人桑德斯而不是民主”,反映出他们对“美式民主”的疑惑、失望甚至厌烦。

  来自关岛、20岁的内华达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杰瑞德·德尔加多也认为,华盛顿的政治两极化问题愈发严重,国会几乎毫无作为,许多重要法案都无法通过,这是在阻碍整个国家向前发展。与他同校的心理学专业大二学生凯尔·凯利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切怪象归根结底,是我们推崇的民主出了问题。我们看到,并不是所有人的声音和立场都能够被很好表达,那些有权有钱的上流阶层占据了舆论高地。我们当中很多人都在某种程度上受压迫,这种压迫来自强权、金钱政治或不公待遇。”

  还有一些低收入、未曾进入大学的美国年轻人也对当前的政治环境感到无奈。30岁的拉美裔小伙迪亚哥·科尔圭拉来自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他目前在一家当地非政府组织工作。他告诉本报记者:“很多年轻人的生活是在挣扎,房贷、保险、医疗等压得我们喘不过气。”

  比姆指出,政治淡漠一方面是由于美国政治本身存在诸多问题,譬如政党腐败、官僚低效等,这违反了年轻一代对效率和公平的追求,另一方面则是源于年轻人对政治家和政治机构的不信任。哈佛大学政治研究院曾做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18至29岁的年轻人中只有37%信任总统,25%信任联邦政府,27%信任国会。

  “对政治缺乏信任引发年轻一代对政治患上冷漠症。”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政治学教授大卫·达摩尔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的两位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活动中所触及的问题似乎与年轻选民关系不大。“在当前的总统选举过程中,有可能涉及年轻人的话题早已被候选人互相攻击的政治丑闻盖过。”

  (人民日报洛杉矶10月27日电)

 

标 签:
  • 选民,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信任缺失,政治冷漠症,美国大学生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