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核不扩散还有多远?

    “这还是联合国成立71年来第一次通过这样的投票。”

  《赫芬顿邮报》的话或许可以表明联合国10月27日投票通过的这项要求启动《禁止核武器条约》谈判的决议案有多么“来之不易”。此次决议案由墨西哥、奥地利、巴西、爱尔兰、尼日利亚和南非于10月13日提出。经过几个月的谈判,许多国家不断对此项决议案表示支持。彭博社称,国际社会认为“是时候讨论禁止核武器了”。

  不过,在这次投票中,曾经遭受过核爆的日本却投了“反对票”,而颇有意思的是,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就在同一天,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裁军及国际安全委员会)也以多数赞成通过了由日本主导的废除核武器决议案。

  日本如此“两面派”,正说明了全球真正实现“无核化”尚且任重而道远。

  难以理解的行为?

  作为世界上唯一曾经遭受核武器袭击的国家,日本政府在二战后一直大力宣传“核爆历史”,努力打造战争受害者形象,对外则宣称致力于推进全球无核化进程。不过,这显然与它实际的选择“心口不一”。10月27日,当联合国大会投票启动《禁止核武器条约》指定谈判时,日本政府却投下了反对票。

  据英国《卫报》报道,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裁军及国际安全委员会)以123票支持,38票反对,16票弃权的投票结果决定“在2017年3月召开联合国大会谈判达成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来禁止使用核武器,最终实现完全的消除”。该决议案将于12月在全体联合国大会上进行投票。

  对于日本投出反对票的举动,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解释说:“条约会助长拥核国家和无核国家之间的对立,让两方的分歧进一步加剧(所以日本投下了反对票)。”据《赫芬顿邮报》报道,美国奥巴马政府也强烈反对这一决议案,并且试图说服所有的国家尤其是其盟国投反对票。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回应这一问题时称:“就因为是被核爆国家,所以我们应该现实地带领世界实现全球无核化。这次,我国提出的彻底废除核武器议案,也得到了美国的首度认可。”

  安倍所称的这份“废核”议案,日本已连续23年向联大提交。在27日,这项决议也获得了通过。据日本媒体报道,该决议有167国投了赞成票,包括去年弃权的美国。该决议案确认了对加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机制的决心,敦促各国为2020年NPT审议大会的成功尽最大努力以及所有相关国家尽早启动《禁止生产核武器裂变材料公约》(FMCT)谈判。

  日本的这种行为如何理解?

  无法放弃的立场

  “太丢人了。国际社会会怎么看日本呢?说到底日本还是看着美国的脸色行事啊。”这是日本民众在知道日本此次“两面派”的行为后作出的反应。其实,这已经充分说明了日本如此“站队”的原因。

  《禁止核武器条约》概要明确表示,使用核武器是违法的。“美国一直以来对奥地利提出的禁止核武器案持反对意见。限制核武器的使用,等于实际剥夺了美国拥有核武器的价值。日本反对此案,也是为了美国的核保护伞。”外交学院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周永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美国驻联合国裁军委员会的特别代表罗伯特·伍德也在联合国演讲时说道:“一个依靠核武器来保障安全的国家怎么可能加入一次旨在反对甚至消除核武器的谈判?而且核武器在世界一些地方扮演着维持和平与稳定的角色。因此禁止核武器的条约具有破坏地区安全的风险。”

  用简单易懂的话讲,“禁核”是希望有核国家承诺不使用核武器,最终致力于实现无核化的世界;而日本多年努力推动的“废核”的关键词则是“核不扩散”,也就意味着将核武器掌握在负责任的国家手里。

  “我们看问题要从两方面看,一个是禁核案,另一个是废核案。日本一边自己号召联合国的其他成员国在废核上投赞成票,反过来又在奥地利主导的禁核案上投反对票。所以,这件事情说明,日本在‘废核’议题里标榜的核武‘反人道’,并不是为全人类考虑的,而是从本国的利益出发。”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到。

  “日本始终是站在美国那边的。”吕耀东补充说。

  任重而道远的前路

  事实上,安倍口中的“废核议案”已经连续向联大提交了23年,但该议案本身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更多的是在展现“姿态”。然而对于具有约束力的禁核条约,日本却毫不犹豫地选择去抱美国的“大腿”,尽管日本媒体尽力想把此次日本政府反对禁核条约的举动解读为屈服于美国的压力,但全世界依然对这样扭曲的立场表示了难以理解。

  这种“自相矛盾”的背后,或许也正说明了全球无核化的道路有多么艰难。据德国之声报道,尽管禁核面临核武大国的反对,禁核决议依旧决定启动相关条约的谈判程序。首次会谈初步确定在明年3月和6月。

  虽然说没有核武器国家的参与,这项决议案不可能成功。但是有分析也称,支持者认为制定禁止核武器的条约将会产生道德影响力,从而促使这些国家解除核武器,建立起禁止发展、拥有和使用核武器的国际规范。

  然而,某些核武大国并不愿意放弃“核威慑”。日本原子弹氢弹受害者团体协会27日向奥巴马发去请求书,要求美国不要在投票问题上向日本施压。请求书中引用了奥巴马在广岛的演讲,称“有核国家应该从核震慑的理论中跳出来,拿出追求无核武世界的勇气”,并批判美国“打着核震慑的旗号向别国施压”。

  “全球核不扩散的愿望是有的,然而,美国霸权主义的一些做法使一些国家的安全受到了威胁,想要实现全球核不扩散还需从长计议。”吕耀东说到。

  “美国和西方国家应该先做出相应的让步,放低姿态,保障不对朝鲜等其他国家使用核武器。另外,日本的右翼势力长期有呼声,要求拥有核武器。而日本本身也拥有核材料和相关的技术。因此,国际社会应加强对日本核材料的监督,尤其对武器级的核材料要予以销毁或转移。总之,国际社会要加强合作,特别是拥核国家要禁止核材料的输出。只有核大国和全世界进行合作才能做到这一点。”周永生表示。

  路漫漫其修远。但无论多艰难,无核化的道路也依旧值得努力下去。

标 签:
  • 核材料,决议案,两面派,姿态,禁止核武器条约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