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觉醒搅动世界格局

    前段时间,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在打击毒品、菲美军演等问题上同美国产生摩擦,引起国际舆论哗然,也为研究者们提出了新课题。有人从中美博弈角度审视此事,也有人从政党政治角度看菲律宾对外政策变化,还有人从杜特尔特个人的视角来探究问题,因为杜特尔特与当下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行事风格极其相似。笔者以为,如果将杜特尔特同美国闹别扭与前不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因未遂政变问题同美国政要吵架并亲近普京联系起来,可以发现一个趋势性的现象,就是美国的盟友们越来越寻求独立自主,越来越珍视主权。我们可以将这种现象称作主权觉醒。

  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形成以来,主权国家就成为国际政治的基本行为主体,在法理上,各主权国家不论大小强弱都是平等的。与之相应,各国都非常珍视主权,将之视为最核心的国家利益之一。然而,在弱肉强食的强权政治时代,小国的主权往往得不到大国的尊重,迫使许多小国同其关系较为密切的大国结成军事同盟,以得到安全保障。而与大国结盟意味着要牺牲一定的主权。至于殖民主义时代的广大殖民地,更是连主权都没有,被排除在国际政治的主体之外。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国际政治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其突出表现之一就是主权觉醒。促成这一变局的重要推手就是联合国。联合国将维护国家主权作为一项宗旨,使得那些加入联合国的小国的主权得到很大程度的保障,小国被大国兼并、分割的事情大为减少。联合国的存在还促进了民族解放运动的新高潮。那些摆脱了殖民统治的民族纷纷建立自己的主权国家并加入联合国。联合国成立时只有51个成员国,现在已经有193个,其中绝大多数后加入的成员国都是从殖民地中“解放”出来的新主权国家。这些国家更为珍视主权。有的国家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导者和践行者,还有的国家发起了不结盟运动,以促进发展中国家走独立自主的道路,维护国家主权。在冷战期间,广大发展中国家形成了独立于美苏两大集团之外的第三世界。

  然而,由于冷战对抗以及强权政治横行等原因,有些中小国家还是走上了结盟的道路,希望通过结盟来获取大国提供的安全保障,也可以搭上大国经济发展的便车,使自己实现较快速的发展。历史现实也展示出了结盟的许多好处。就拿美国的盟友来说,一些国家确实通过牺牲局部的主权换来了安全保障和发展条件。对这些国家来说,主权觉醒还不够彻底,因为国家之上还有一个“主人”。

  随着时代变迁,特别是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深化,同大国结盟的弊端日益显现。大国所提供的安全保障越来越虚拟化,因为许多没有同大国结盟的小国,同样安然无恙。而大国却总是试图将盟友作为其对外战略的棋子、“巧实力外交”的工具,挑动它们同自己的战略竞争对手对抗,而自己从中渔利。在这种国际政治游戏中,牺牲的是小国的发展利益和长远的安全利益。严酷的现实促使这些大国的盟友们进一步觉醒起来,更加珍视主权和独立自主地位,一切从本国的根本利益出发,而不是唯盟主的马首是瞻。近期菲律宾和土耳其所表现出来的“抗美”倾向,正是这种主权觉醒的体现。当然,直至目前,美菲、美土之间的争斗还属于“同盟内部矛盾”,无论土耳其还是菲律宾,仍然表示继续留在盟内。但是,不管怎样,这种主权觉醒严重冲击了大国战略格局,同时也是世界格局非极化的体现。

  如果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主权觉醒,以往的主角基本上是不结盟国家,像法国和德国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这种“盟内造反”只是个案,那么近期菲律宾和土耳其这些美国盟友的举动可算作主权觉醒的新气象。这种新气象能否成为主权觉醒的新气候,一方面取决于美国怎样调整其结盟政策,另一方面更在于国际安全环境的变化是否有利于主权觉醒。如何改善国际安全环境,使得世界各国无论大小强弱,都能享受和平、安心发展,是全球安全治理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也是世界各国都有责任为之付出努力的伟大事业。

 

 

标 签:
  • 主权国家,世界格局,盟友,主人,和平与发展时代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