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日本执意废除“不战条款”

  日本有责任切实记取历史教训,恪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承诺,在军事安全政策上慎重行事,多做有利于增进与邻国互信的事情

  11月16日,日本参议院宪法审查会时隔约9个月再度启动了关于修宪的实质性讨论。这是日本国会中的“修宪派”在今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获得足够席位后,各党派首次在国会就修宪正式展开讨论。尽管与在野党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但当下主导政府且一直致力于修改“和平宪法”的自民党仍野心难挡。

  在国会力促修宪的同时,安倍政府还在逐步坐实频频被指“违宪”的新安保法。本月,先是作为“利剑”军演的一部分,日美首次实施反映新安保法内容的联合演习;其后日本政府又赋予了日本自卫队在南苏丹进行“驰援护卫”的新任务。这些都引发日本社会各界强烈反对,新安保法也被指作赤裸裸的“战争法”。

  “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日本“和平宪法”的核心不战原则,是安倍政府自上台以来就不断想要解脱的“枷锁”。如果说修宪是明修栈道,那么新安保法就是暗度甚至明度陈仓。后者实际已经解禁了集体自卫权,日本自卫队主动参与战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也就是在事实上将“和平宪法”踩在了脚下。

  但已经习惯装傻充愣、黑白颠倒的安倍政府却并不满足于此,追求成为能光明正大“打仗”的“正常国家”,才是加速保守化倾向的安倍政府必不可少的一环。对战后历届内阁推行的内外政策进行否定和修正、推翻其对二战的反省和道歉,在钓鱼岛、南海制造紧张局势,四处结交所谓的“友邦”,不断挑拨中国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对内对外的种种举动,让“是否会改变二战以后和平发展道路”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对日本的最严重关注。

  “反对将孩子和年轻人送上战场”“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是历史的暴行”“修改宪法是日本的退化”……自去年9月安倍政府强行通过新安保法以来,日本全国各地反对新安保法的民众集会游行已经超过300次,激愤的民众高呼口号,强烈要求废除新安保法。日本全国各地都有民众以新安保法违宪以及因卷入战争和恐怖袭击的不安和恐惧等遭受精神折磨为由把日本政府告上法庭。恰如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不久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安倍虽然使新安保法得以通过,却从未成功地消除公众的担忧。人们担心在华盛顿指使下,东京会在某时某地卷入与日本防务毫不相干的冲突。”

  鼓吹修宪的势力,的确把日本社会搅得心神不宁,但受伤害的可能将不仅仅是日本人民。新安保法允许日本自卫队在全球范围内活动,可以为美国等盟国的军事活动提供支援,并且可以先发制人采取军事行动,这些都为亚太地区安全局势增加了不确定因素。谋求修宪、力推新安保法,企图彻底废除“不战条款”对日本外交、军事和海外行动的最后限制,进而与二战后日本的和平体制彻底告别。反观历史,日本政府的行径已经在拉响警报。

  70年前,日本众议院审议宪法草案小委员会委员长芦田均曾言:“放弃战争的宣言是所有经历过导致数千万死难者的大战的人们所希望的,是迈向世界和平的康庄大道。”70年后,“和平宪法”的重要性不能被漠视,这是日本人民的定心丸,也是曾经受日本军队蹂躏过的国家的安心剂,更是消除东亚和平潜在威胁的重要一环。

  为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与稳定真正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这是国际社会每一个成员的本分和天职。日本只有切实记取历史教训,恪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承诺,在军事安全政策上慎重行事,多做有利于增进与邻国互信的事情,才能真正“正常”起来。日本人民对此是清楚的。一些右翼势力若还是执迷不悟,顽固走向外扩张的老路,只能将日本带上歧途。

标 签:
  • 安保法,日本自卫队,和平宪法,南苏丹,日本众议院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