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宗泽:“领导世界”从来就是个虚构故事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不久前就上任后的“百日维新”发表视频讲话称,他的执政将基于“美国优先”原则,并广泛谈及能源、规则、安全、移民、种族等方面将采取的措施,其中最引人注目之处恐怕在于上任第一天就将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在选举期间还威胁说美国将退出全球气候变化协定,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说不,而拟议中的跨大西洋投资与贸易协定(TTIP)已经无疾而终。

  有人称美国已经厌倦了“领导”世界,不再热衷于当“世界警察”,或许将从世界事务中抽身,有人哀叹美国治理下的世界秩序将命悬一线,还有人担心没有了美国的“领导”世界将大乱临头。而受到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现象”的刺激,欧洲多国右翼势力趁机蠢蠢欲动,民粹主义滋生。欧洲近年来深陷主权债务危机、安全危机、难民危机、恐怖袭击等的恶性循环,欧洲人的淡定已经荡然无存。事实上,亚洲也难说是高枕无忧。那么,美国新孤立主义是否会大行其道?谁来“领导世界”?中国会“领导世界”吗?

  首先,“领导世界”不过是一种自我陶醉的想象。美国并没有领导过世界,所谓的全球“领导”名不副实。冷战时期,世界一分为二,有苏联与美国分庭抗礼,美国最多是西方的“一家之长”。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确一度想领导世界,但那种“单极时刻”则犹如夜空中的烟火,炫丽却短暂。随后美军坠入两场旷日持久战争的泥潭。2008年金融危机接踵而至,一种挥之不去的压抑伴随奥巴马总统的这八年白宫生涯。曾几何时,奥巴马雄心万丈,誓言“变革”,但在美国极化政治每况愈下的残酷现实面前,他也只是徒增几丝白发。特朗普以“让美国重新强大”的口号再次拨动那些不甘平凡的神经,但很多人也忽然发现,真正的威胁是在国内,特朗普所说的“让美国重新强大”首先是美国的国内要强大。

  其次,中国戴不了“领导世界”的高帽,但可以发挥引导作用。在当前全球化面临新的十字路口之际,中国又一次被推到世界舞台的中央。2008年金融危机让中国瞬间坐上主桌,从此便一直处于国际聚光灯下。中国在金融危机后托举起世界经济复苏与增长的希望,国际地位大幅跃升。不久前,一位亚洲国家的外交官对笔者说,过去但凡遇到重大问题,人们都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华盛顿;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把目光投向北京,希望中国提供答案,希望从中国的表态中获取信心。

  现在,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从参与者向引导者转型:一是发挥先进观念的引领作用。中国倡导建立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等,这些理念均具有时代的先进性。二是实践的示范作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来正渐入佳境,目前已经获得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并取得一些“早期收获”,其核心原则就是共商共建共享、双赢或多赢。今年中国成功主办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强调创新、改革与开放,创造了多个第一,为G20打下深深的烙印。习近平主席在亚太经合组织第24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表示,要引领经济全球化向更加包容普惠的方向发展,这一讲话就是对当前反全球化思潮的回应,为亚太地区一体化注入强大信心。

  今年以来,国际大舞台上不断上演一部又一部充满惊悚“意外”的大片,“黑天鹅”仿佛喜欢扎堆而来、让人惊魂不定。今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让人意外,尽管如此,11月美国大选的对决结果再一次让人们感受到意外的撞击。当然,还有7月发生的土耳其政变以及随后的土耳其与美国、俄罗斯关系的逆转,韩国“亲信干政”的风云变幻等等。一个又一个意外事件俨然一张张拼图,拼出一个越来越愤怒与不安的世界。

  上述意外事件的频繁显现既是原因也是结果。这恰恰说明,世界处于关键的当口,世界安全形势动荡难宁、地缘政治博弈加剧、世界经济动力不足、各国宏观经济政策分化、保护主义抬头、反全球化思潮泛起等多风险叠加。在此混沌不清的时刻,世界对中国有期待,希望中国承担更大责任。中国与世界命运与共:世界安,则中国安。世界乱,中国也不能完全幸免,实际上中国经济新常态就是国际大背景下的折射。

  “领导世界”原本就是个虚构的故事,世界需要的不是领导而是平等参与。因此,当晨昏线的交替孕育着一个新的世界时,中国需要为新世界而呐喊。

    (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研究员)

标 签:
  • 领导,世界警察,世界安全,世界秩序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