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丛生,折射时代变局

  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2016年欧美政治“逆袭”事件连番上演,不仅令西方世界猝不及防、陷入集体焦虑迷惘,也使国际战略格局猛遭冲撞,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

  冷战结束后,美国知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迫不及待地宣布“历史已经终结”,称世界开始进入西方制度一统天下的时代。20多年后,福山在《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中却以近乎绝望的口吻指出,西方政治制度已经“去功能化”,几乎无药可救。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也悲观地指出,制度羸弱症正导致西方民主面临“最危险的时期”。西方政界学界精英的心境何以如此大起大落?2016年西方世界的种种乱象,究竟说明了什么?

  时代变了。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样化、威胁多元化相互激荡,汇成时代大潮,冲击既有秩序,引发国际战略格局与国内利益格局分化重组。西方却依然沉醉在冷战胜利中自我麻痹,沉浸在全球化就是美国化、西方化的幻象中不能自已,沉迷于寻找传统地缘战略对手的冷战思维中难以自拔。西方在已然“扁平化”的世界里依旧追求等级秩序,在各种政治模式竞相绽放的新时代依旧热衷搞“颜色革命”,在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的多极化时代不肯放弃唯我独尊。西方不与时俱进调适心态,未能厉行深层次体制性变革,无力应对政治经济社会生态的深刻变化,是问题的总根源。

  以美国为例,一面是大资本家、大企业家继续从全球化中大获其利,一面是国内中产阶级尤其是产业工人大量失业,经济收入与社会地位同步下滑,政府的无所作为致使反精英、反权贵的阶级矛盾上升,也激起反全球化、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蔓延。特朗普的“逆袭”,正是这群“沉默的愤怒群体”集体发声的结果。

  西方变了。曾经自以为进入“后现代”的欧洲,突然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重灾区和中东难民的集散地,也因美国的战略收缩成为西方与俄罗斯地缘战略博弈的前沿阵地。一系列发展、安全、社会问题接踵而至,使宁静的欧陆倏忽间成为全球问题焦点。一些本应承担起责任的欧洲政治家们却选择以“民主”的名义将难题甩给民众,或干脆选择逃避,欧洲一体化面临严峻挑战。未来,特朗普的美国与欧洲是走向新一轮融合,还是会继续拉大美欧裂痕,尚未可知。美国自身面临的深刻的政治、经济结构性问题如何破解,深度的社会裂痕如何弥合,美国人自己都没底,世界也从中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感。

  一场世界性的大变局已拉开大幕。大变局考验政治家的智慧和担当,测试民众的心理和判断。昧于时局变化者往往因麻木不仁而铸成大错,误判时局变化者则可能因我行我素而酿成大祸,只有敏于时局变化者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我们都面临着这场时代大考。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标 签:
  • 时代变局,乱象,特朗普,颜色革命,民主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