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面临的党内挑战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共和党也在参众两院继续占据优势。按美国政治惯例,当行政权和立法权都在一党掌控下时,新任总统就能顺利将自己的多数竞选主张转化为实际政策。那么,在接下来的执政中,特朗普是否就能“大展宏图”呢?

  情况远非如过往惯例表现出的乐观。目前,民主党在国会仍然具有雄厚实力,而且绝大多数主流媒体也依然“一边倒”持反特朗普立场。更值得注意的是,共和党内仍然存在大量潜在的特朗普反对者。执政后,特朗普恐怕首先就要面对国会共和党人的挑战。

  整合国会共和党的直接障碍

  党纪废弛的共和党。美国两党的组织结构和政党纪律都相当松散。在议会制国家,议员不允许在重大议题上做出与本党决定相反的投票行为,违者将遭受严惩。但在美国,议员投票反对本党重大议题的情形并不罕见,也极少受到党纪处罚。

  不过,美国两党党纪再松弛,最基本的“政治规矩”还是有的:议员可以以个人身份投反对票,但不能在党内组党与“中央”唱对台戏。然而,茶党的兴起则将共和党仅存的“政治规矩”毁于一旦。2010年,共和党众议员米歇尔·巴克曼正式在众议院内成立茶党党团,有40多位共和党众议员加入其中,并与克鲁兹、兰德·保罗等共和党参议员保持紧密联系。多年来,茶党党团一贯不与共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不仅外战内行,三番五次将奥巴马政府逼入“关门危机”;内战同样内行,打得共和党建制派毫无还手之力,其辉煌战绩包括逼前任众议长博纳(共和党籍)辞职,进而让众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卡锡不敢按惯例接任,主动声明放弃。

  其实,共和党建制派的国会席位比茶党党团多一倍不止,尚且溃不成军,落到“大党被小党绑架”的地步。在国会内毫无根基的特朗普,将来如何应对茶党的挑战?并且,由于上百年的“政治规矩”已被打破,共和党建制派也有可能学习茶党做法向特朗普发起挑战。

  私怨与公愤。特朗普和保罗·瑞恩、麦凯恩等国会共和党领袖还有数不清的私怨。瑞恩最为典型,在去年10月“黄段子门”发生后,他率先声明“不再支持特朗普竞选”,并四处活动。特朗普大怒,在推特上公开表示“当选后必撤瑞恩议长之职”。后来,特朗普挺过难关,选举风向变化,瑞恩又重新表示支持。然而,在胜选演讲中,特朗普却没有提及作为国会领袖、共和党最高公职者的瑞恩,这一举动不符合过往惯例,可见他并没有原谅瑞恩。

  当然,短期内清算瑞恩不符合特朗普的执政需要。但是,瑞恩的表现已经成功挑起了特朗普支持者的公愤,民意并不会像政治家那样权衡利弊。更何况瑞恩在共和党内本身就是一个弱势领袖,觊觎其权势者大有人在。为了争权夺利和迎合民意,难保共和党内不会有人以“清君侧”之名主动向瑞恩发难。然而,这表面上看是为特朗普“复仇”,其实只会让特朗普整合国会、有效施政的难度进一步加大,并激化他与众多反对过他的党内高层的潜在矛盾。

  “百日新政”演说。以上还只是和某些高层的个人矛盾,特朗普在“百日新政”演讲中提出的“设定国会成员的任期上限”“所有白宫与国会官员离职5年内不能担任政治说客”“所有白宫与国会官员终身不能担任其他国家政府的政治说客”等施政纲领则让他站在了整个国会的对立面。这些主张确实是民意所向,但也触动了所有议员的根本利益,这包括那些在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高层。去年12月以来,作为大选获胜方的共和党参议员们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调查,竭力降低特朗普这位共和党籍总统的当选合法性。

    深层分歧

  全球化之争。特朗普能够当选,最为关键的支持来自美国蓝领和许多中产阶级的反全球化运动,这帮助他一举赢得了俄亥俄、北卡罗莱纳等摇摆州以及威斯康辛、密歇根、宾夕法尼亚等铁杆蓝州。反TPP、与中墨等国打贸易战、“把工作带回美国”等竞选主张都是特朗普对这股诉求的回应。在上任后,作为一个缺乏党内根基的总统,特朗普也必须继续依赖广大民众的支持。

  然而,短期内在群众中还无法孕育出一大批可以担任要职的政治精英(特别是议员)。为了选票,共和党议员也会迎合民众的一些诉求,例如国会两党领袖与特朗普都已经反复声明“不会批准TPP”。但是,两党议员也各有利益集团支持,他们也就必须迎合利益集团需求,继续支持全球化。换言之,在接下来的美国政坛,反全球化的群众运动与受益于全球化的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对立将长期存在。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必然被推上冲突的风口浪尖。

  共和党党内意识形态分歧。此外,美国两党一直非常强调意识形态,即民主党的“自由主义”和共和党的“保守主义”。在共和党内,不信仰保守主义价值观往往被视作是极其严重的挑衅。而特朗普自参选以来在共和党内屡次就此问题遭批。

  这一分歧甚至体现在特朗普竞选主张和本届共和党党纲上。2016年7月的共和党党代会(特朗普在本次大会获得正式提名)通过了被称为“史上最保守”的党纲。然而,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党纲体现了我的竞选主张,但有的内容我不同意。”作为党的领袖,如此非议党纲,放眼世界也是极其罕见的。

  具体来说,特朗普与共和党的意识形态纷争体现在两个方面。与共和党建制派的冲突集中在社会议题上。堕胎、同性恋和控枪是美国三大主流社会议题。然而,除了在控枪上与共和党传统一致外,特朗普在堕胎和同性恋议题上的立场相当“不保守”,其主张甚至类似于2008年的希拉里。与茶党的冲突则体现在经济议题上,反“奥巴马医保”是极度崇尚“小政府”理念的茶党的核心主张。然而,特朗普虽然也要废除“奥巴马医保”,但是他也主张全民医保,这与茶党理念严重不符。这些都将导致他在党内受到严重挑战。

  由此可见,特朗普的执政之路困难重重,荆棘密布。

标 签:
  • 特朗普,瑞恩,百日新政,保守主义,政治规矩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