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翼会引发欧洲“选举地震”吗?

  图为2月17日,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的支持者参加集会。 来源:新华社

  极右翼政党的发展,让欧洲各国的主流政党开始改变一些政策和执政理念。美国《华盛顿邮报》日前称,意大利前总理伦齐和其他民主党人已经开始关注“对选民来说重要的事情”,如失业率。

  左右抗衡争选民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在日前辞去党魁一职后,意大利前总理伦齐决定通过竞争来选择自己是否继续担任该党党魁。这表明,意大利在今年6月举行新一届大选可能性不大,过渡政府还将继续执政一段时间。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伦齐辞去党魁这一做法,是为了弥合中左派政党内部的分歧,以共同应对新一届大选中极右翼政党的冲击。此前,伦齐因为推动宪法改革公投失败而宣布辞去总理职务,并表示希望尽快举行新一届大选。

  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21日称,德国政府已草拟一项新的法律,允许德国当局在对申请庇护者的国籍感到怀疑时,可以查看其手机和电脑信息。据悉,此次制定新法律是德国总理默克尔为展示政府收紧移民政策的决心,避免其难民制度遭滥用的措施之一。此前,德国总理因为开放难民政策遭到了极右翼政党——选择党的批评,其寻求下届总理连任的希望也受到挑战。

  荷兰将在今年3月举行议会选举。极右翼的自由党借助民众对外来移民不满的心理,有望在3月的议会选举中获得33个席位并成为荷兰第一大政党。据悉,荷兰当局也因此收紧了移民政策,希望在选举中赢得更多选民的支持。

  2月17日,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阿蒙称,要与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协商共同参与大选,以此来对抗极右翼候选人勒庞。

  经济萧条是诱因

  极右翼政党的集体崛起和发展,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欧洲经济整体上萎靡不振,是极右翼势力逐渐崛起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极右翼民粹政党盛行的地方,经济发展总是不太好,经济原因是一系列社会危机和政治问题的根源。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意大利工业产量至少萎缩了25%。很多意大利人将欧元的问世与几近萧条的经济联系在一起。极右翼政党借此将欧元视为意大利的灾难,认为它夺走了汇率贬值工具并创造了一个通缩环境,加重了债务负担。路透社的报道称,意大利极右翼的“五星运动”党正是借助于民众对欧元的不满来赢得选民的支持。

  欧洲国家政治体制难以适用于各国经济普遍增长乏力的状况也是极右翼反建制力量兴起的重要原因。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意大利现在的政治体制和政治文化传统,更加适用于经济繁荣的环境。而现在,经济发展缓慢、银行危机严重,国家想对一些社会和经济资源进行重新分配,就需要适度地集权来打破原有的经济和政治格局。然而,意大利民众在心理上没有意识到这一变化,仍旧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更多的利益。因此,极右翼政党借助于民众和精英的分歧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

  整个国际环境的变化也推动了极右翼力量的发展。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1月21日,欧洲各国极右翼政党领袖在德国召开极右翼欧洲议会党团大会,荷兰极右翼自由党领导人维尔德斯表示,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预示着欧洲也会发生相似的变化,西方的人民在觉醒,他们正在挣脱政治正确的束缚。

  随着不断加剧的不平等、薪资停滞不前、工作不安全感与对社会分裂的关切交织在一起,难以控制的移民和恐怖主义令这一切雪上加霜。这些因素催生了一股反移民、反建制、反精英的民众能量,英国《金融时报》称。王义桅表示,像“五星运动”这些极右翼政党,采用网络传播的方式动员民众,激起民众对现状的不满和对传统价值观的反感,这样原始而简单的方法使得极右翼的主张得以更快更广泛地传播。

  各国民粹互影响

  就意大利而言,伦齐辞去总理后又辞去党魁职务,是为了应对目前微妙的政治局势和经济状况。在今后,意大利真蒂洛尼领导的过渡政府的主要任务就是把政治局面尽量维持到2018年的选举,并且要确保民主党等左派的支持率不会下降太多,崔洪建表示。像德国、荷兰等国收紧移民政策,能否挽回选民的支持还需要继续观察。

  对于2017年各国的选举,崔洪建表示,极右翼政党能否上台执政有两种情况:一个是能够单独组阁,另一个参与建立联合政府。目前来看,极右翼政党单独组阁的可能性不会太大。不过,法国的政治形势还存在不确定性。如果把国民阵线赢得总统大选作为“底线”的话,他们从来没有如此近地接近这一目标。一旦勒庞赢得了选举,这对于整个欧洲极右翼将是很大的鼓舞。风起于青萍之末,各国极右翼之间相互促进和影响,掀起更大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浪潮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王义桅则表示,虽然各国极右翼政党能否直接赢得选举难以确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议会中越来越占据更多的席位,这对欧洲的政坛和政治生态造成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而且一旦勒庞当选法国总统,欧洲可能会陷入分裂,而德国也可能会“另起炉灶”。总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的欧洲各国正在承受着全球化的负面作用,欧洲一体化的道路也将更加艰难。

标 签:
  • 极右翼政党,欧洲经济,极右翼势力,金融时报,欧洲议会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