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应全球化潮流的新倡议

    冷战结束以后,全球经济经历了持久的增长与繁荣,各国间的相互贸易与投资达到了较大规模,信息、技术、人员的流动日渐频繁而广泛,这一切构成了经济全球化“黄金三十年”的图景。然而,随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特别是近期相继出现英国“脱欧”、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等事件,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的浪潮相互交织,“反全球化”“去全球化”的声音不绝于耳,给曾经风光无限的经济全球化蒙上了厚厚的阴影。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世界经济处于下行期的时候,全球经济‘蛋糕’不容易做大,甚至变小了,增长和分配、资本和劳动、效率和公平的矛盾就会更加突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会感受到压力和冲击。”全球化的困境既在于经济增长,也在于财富分配,而“一带一路”倡议为全球化的增长改进与分配改革提出了“中国方案”。

  “一带一路”倡议是对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的修正和补充。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传统全球经济治理机构将“华盛顿共识”奉为圭臬,过度强调市场放任和削减管制。换言之,国际金融危机不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必然产物,而是金融资本过度逐利、金融监管严重缺失的结果。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是放弃关于“自由市场”的迷信,将市场经济建立在科学管制之上。“一带一路”倡议秉承共商、共享、共建原则,坚持和谐包容、市场运作、互利共赢。与新自由主义推广不受约束的所谓“普世价值”不同,“一带一路”倡议在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平等互利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遵循市场规律和国际通行规则,充分尊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各类企业的主体地位,同时发挥好政府与地区之间的协调与监管角色。“一带一路”致力于推进务实全方位合作,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解决全球化过程中的分配不公问题,推进全球经济走向公平、包容、普惠的发展道路。由于市场机制的局限性,资源分配通常无法达到“帕累托改进”的要求,造成市场失灵。经济全球化并非是一个“帕累托改进”过程,收益被不均匀甚至不公正地分配于不同国家或人群,从而制造出了全球化的获益者与受损者。由于在技术、基础设施等方面缺乏竞争力,发展中国家普遍处于全球产业分工的边缘位置。因此,如果片面强调经济全球化的自由和效率,竞争力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在分工、产出、销售、收益等方面会处于不利地位,财富日益集中于发达国家和极少数富人阶层手中。“一带一路”通过外商直接投资与产能对接合作,推动中国一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和资本密集型企业走出去,与沿线国家一道重塑产业链分布,创造性地推进沿线的发展中国家承接新一轮的全球产业分工转移,使其加深在全球产业链中的融入程度,进而提升整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现代化和工业化水平。因此,“一带一路”倡议对于促进世界经济复苏、全球包容性发展、塑造经济全球化新动力都具有重要意义。

  “一带一路”倡议在运作方式上符合经济全球化的深层次规律。经济全球化的主体除了包含世界各国,还依赖跨国公司、民间团体、各国民众的直接参与。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的合作能够缓解融资困难或者不足,降低潜在的金融风险。二战以后,美国曾一直扮演着全球经济治理的领导角色,由美国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促进了全球化的发展。不过,随着特朗普政府将关注的重心转向国内,美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意愿大大下降。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其他大国担当起维持和推进全球化进程、最大限度地释放全球化积极潜能的责任。“一带一路”体现了中国对国际合作以及全球治理模式创新的积极贡献,彰显了中国的负责任大国形象。“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的单边行动,需要沿线各国政府、国有与民营企业、国际组织与民间团体等各个方面相互配合、通力合作。在项目建设与运营方面,要做到取长补短、科学规划、重在落实,避免重复建设、恶性竞争、影响大局。此外,还应发挥好智库、大学等研究机构的智力支持作用,既要着眼于现实性的对策研究,也不可忽视总结性与前瞻性研究。

  “一带一路”推动全球化向更广泛、更深入的方向发展。在“黄金三十年”以前,全球化也曾有长时间摸索与探索的过程。从16世纪开始的殖民体系扩张到一战前全球市场初步形成,经济全球化呈现出从点到面、从局部到全局的发展路径。虽然中间又经历两次世界大战、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以及持续半个世纪的冷战对抗,使全球化在较长时间里出现了停滞。但即便如此,资本、贸易、技术、制度等要素仍朝着有利于经济全球化的方向发展。因此,在冷战结束不久,长久处于压抑状态的全球化诸要素开始喷薄而出,产生上世纪90年代以来高速、广泛、持久的经济增长。“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包罗万象、涉及广泛的系统性工程。建设“一带一路”需要做到不断在实践中摸索,不断与沿线各国相互交流与学习。尤其应注意与沿线重点国家、重点港口、重要节点城市进行优先合作,发挥合作的示范和引领作用,不断积累可操作的、可复制的合作经验,推动“一带一路”从双边线性合作为主到区域的多层面合作模式的转型升级。

  全球化符合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有利于增进世界各国的长期增长,所以仍然是当今世界的主流和时代发展的潮流。我们切不可因噎废食、因小失大,走向与邻为壑、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歧途。“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恰逢全球化处于历史转折点的关键时刻,有利于引领世界各国坚定信心、迎难而上,共同应对全球化出现的困难,最终走出一条生产要素优化配置、产业分工包容改进、贸易收益公平分配的新型全球化之路。

标 签:
  • 一带一路,倡议,经济全球化,帕累托改进,互不干涉内政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