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安全困局来自何方?

    不久前,某学院邀请我去做一个讲座,题目是“国际安全困局与治理”。乍看到题目,觉着很有意思,可讲的东西很多,但仔细一琢磨,想讲清这个“困局”还真不容易。

  近年来,每到年终,一些媒体都会发一些总结当年国际形势的文章。多数文章的基调都是:天下很不太平,要么是乱,要么是变,总之是不确定性大。甚至有人将“不确定性”说成是当今国际局势的基本特征,而这种“不确定性”在国际安全上表现得尤为显著。

  那么,当今的国际安全局势真的那么糟吗?我一直认为,尽管国际安全不断出现各式各样的乱局和变局,但是纵向比较,总体上还是好的,和平与发展这个时代主题并未被颠覆。虽然2016年“黑天鹅事件”频发,各种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兴风作浪,特别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面临内政外交的重大变局,但是认真审视起来,国际安全状况也并未比过去恶化多少。上述这种认识也得到国际智库研究数据的印证。据澳大利亚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最新研究成果显示,与去年相比,世界和平状况改善了0.28%。出现这种改善的主要原因在于国家机器的暴力活动有所减少,以及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带来的促进和平的滞后效应。尽管恐怖主义的暴力活动有所增加,但尚未能抵消国家机器暴力活动减少等正面因素的影响。

  如果从长时段来考察,那么国际安全形势可以说是今非昔比。德国《明镜》周刊网站2017年4月8日的文章指出,在20世纪,全世界平均5%的死亡者死于暴力,而当今这一比例仅有大约1%。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字,2015年全球总共死亡5600万人,其中约60万人死于暴力,相当于总数的1%;死于暴力的60万人中,47万人死于犯罪,而由战争杀死的只有11.9万人;相比之下,自杀的人数达79万,是战争受害者的6倍多。

  既然和平状况有明显改观,那么国际安全困局又从何而来呢?笔者以为,所谓困局更多是人们主观认识上的东西,是对国际安全局势的一种研判、认知。困局并不等于乱局,不意味国际安全局势的绝对恶化。虽然同过去相比,世界和平状况有明显改善,但是,当今的国际安全局势却更为复杂,更加难以把控,从而使不确定性凸显。这种复杂性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非传统安全;二是大国战略博弈。

  和平不等于安全。和平只是解决了传统安全问题,但是像恐怖主义这样的非传统安全问题,和平的作用就相当有限。美国小布什政府打了8年反恐战争,推翻了两个国家的政权,但是恐怖主义并未被有效遏制,恐怖组织还竟然建立了能撑住数年之久的“伊斯兰国”,有了自己的地盘。与此同时,暴恐袭击事件在欧洲频频发生,被袭击国家政府好像又拿不出有效的应对办法。恐怖主义似乎越反越恐,这恐怕是一些人形成“困局”认知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按说,“伊斯兰国”凭其实力无法同中东地区大国抗衡,更不用说美国、俄罗斯这样的世界级大国了,然而,“伊斯兰国”竟然坚持了如此之久。究其原因,主要在于那些反对“伊斯兰国”的国家们不能齐心协力,它们在打击“伊斯兰国”时都各怀心事,都试图借打击“伊斯兰国”来实现自己的战略利益。环视那些困扰国际社会的安全问题,凡是国际社会特别是大国能够携手共进的,就会取得明显成效,比如签署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反之则陷入僵局或困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国际安全困局主要是大国合作不畅造成的,或者说是大国合作的困局促成了国际安全困局。而大国关系受传统现实主义权力政治思维影响的现实,又使许多人对大国关系的前景不看好,“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在他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由此可见,解决国际安全困局的根本之道是加强国际合作,特别是大国合作。在全球化时代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核时代、网络时代,大国必须以合作为主要相处之道,通过合作实现共同利益,特别是要通过合作来避免冲突对抗。中国倡导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可谓是顺应时代潮流,也为破解国际安全困局提供了根本路径。

标 签:
  • 困局,国际安全,国际社会,国际局势,伊斯兰国
( 网站编辑:宋诚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