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何迈不过通胀这道坎

  日本央行日前举行的金融政策会议讨论了日本和国际经济形势及物价动向,决定为实现2%的物价上涨率促进日本经济增长,继续维持现行以负利率为主,引导收益率曲线的大规模金融缓和政策不变。同时,将物价稳定上涨2%的实现目标从2018年延后至2019年。这次已是第六次宣布延期。

  日前,日本金融政策会议决定短期利率维持去年开始实行的负利率政策不变,即日本央行对各金融机构在央行的部分活期存款收取0.1%的管理费,长期利率则以实现10年期国债零利率为目标,保持每年收购80万亿日元国债的规模。日本央行希望通过这种金融宽松政策大规模向市场释放资金,刺激物价上涨。但是,自大规模金融宽松政策实施4年以来,消费者物价指数始终保持在零点几的低位,因而实现物价上涨2%就成了长远目标。

  在日本首相安倍二次执政任命黑田东彦为日本央行行长后,日本央行2013年4月份推出多维量化宽松政策,原计划用两年时间实现物价指数稳定上涨2%。但这一目标始终难以兑现,这次已是第六次宣布延期。

  日本央行“经济物价形势展望报告”同时降低了物价指数走势预测,将2017年物价指数从1.4%降为1.1%,2018年从1.7%降到1.5%,2019年从1.9%降到1.8%。下调物价指数预测的原因主要是,企业担心提高商品价格会影响销量,因而在加薪等经营环境变化时,企业宁愿靠降低其他成本消化压力。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日本央行没有采用以前延期物价指数上涨目标时追加金融缓和政策的做法。因为在世界经济复苏背景下,出口增加可能带动设备投资和消费复苏。加之,近期日本汇率稳定使企业受益,同时用工缺口增加,企业加薪将有可能带动物价上涨。

  日本央行从去年秋天开始在展望报告的末尾都写有这样一句话:“为维持物价上升势头,将适时调整政策”。现在看来,维持原有金融宽松政策不变,似乎日本央行对维持物价上升势头有信心。也有观点认为,日本央行可用的货币政策工具几乎已用尽。如果继续加大负利率幅度将会进一步压缩金融机构的利润空间,甚至引发地方中小银行破产等严重副作用,国债收购额也因此无扩大空间。企业及市场对追加金融对策本来不抱希望。

  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永浜利广形象地比喻日本经济像一艘帆船,因遇上了油价下跌、世界经济发展的顺风而前行,一旦美国经济扩张期结束,这艘帆船就有倾覆的危险。这反映出日本经济自身增长动力不足。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的任期到2018年春天即将结束。事实证明,其2%的通胀目标在任期内实现无望,黑田对此用一句外交辞令“表示遗憾”收场。有分析认为,这样早早宣布延期,本身就是一种金融操作手段,有利于下调日本长期利率。由于欧美金融政策趋于逐步收紧量宽政策,海外长期利率上升可能波及日本并带动日元升值,日本央行的表态将打消这种幻想。也有评论认为,黑田早早宣布通胀目标延期的目的是释放压力,如果等到年底时宣布,正值讨论新总裁人选的关键阶段,舆论压力将不利于其连任。

标 签:
  • 日本央行,通胀目标,日本首相,日本经济,长期利率
( 网站编辑:曾嘉雯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